Actions

Work Header

相对笔记

Chapter Text

kit挥了挥魔杖,给自己施了个温暖咒。

他出来时匆忙得可以说是有些狼狈,以至于忘了披件外袍或围巾什么的,他不会真的蠢得不知道这个时候天文塔该有多冷,一想到这,kit更是差点在天文塔长得看不到头的楼梯上骂出声。

虽然现在远没到他入睡的时间,但这也不代表他愿意离开温暖的公共休息室,像个呆头呆脑的傻瓜一样,闯进霍格沃茨城堡冷飕飕的夜里,更别提他还得小心翼翼地躲过巡夜的级长们,努力地不吵醒沿路的画像。而kit把这一切都归咎于他两个不靠谱的好友。

该死的beam直到刚刚才告诉他,他弄丢了他们仨明天就要上交的魔法史作业,就落在上次他们偷偷制作魔药的天文塔顶,而这名和他相识六年的斯莱特林显然预知了kit会如何的大发雷霆,连告知消息的纸条也是麻烦kit平时很照顾的可爱学妹代之递交,纸条里还顺带提了自己今晚和一名漂亮的赫奇帕奇女孩不得缺席的重要约会,外加几句没有诚意的撒娇。可怜的学妹看着原本还舒服窝在公共休息室的长椅上昏昏欲睡的kit学长看到纸条后蹦了起来,嘴里像是念着要往beam学长的南瓜汁里加蟾蜍口水之类的话,气冲冲地抄起魔杖就冲出了休息室。

这事怎么想也不该是他去做,他伟大的拉文克劳级长兼半个学校少男少女们的梦中情人——pha先生,本可以利用职位的便利,借着巡夜的名号就能轻松拿到事关他们最后成绩的魔法史作业,可今天魔药课一结束,pha和beam就像约好了一样,马上不见了踪影,直到他在休息室收到那张该死的字条,pha都还没回来。

 

见色忘义,重色轻友。kit一路走着边在脑海里搜寻着可以向两位好友报复的点子,给他们的枕头抹脱发药水——不,这对付不了beam,他可混不进斯莱特林的老蛇窝;把他们的肥皂泡过药水,让他们洗过之后浑身散发让人难以接近的怪味——不,平时和他俩靠得最近的就是他,这对他一点益处都没有......

他最后挫败地数落起自己的幼稚,明明知道跟魔药有关的恶作剧马上就会被两个好友识破。(他们三人魔药课分数一直不低,尤其是pha,他听说了大家都称他们为魔药三人帮,这或多或少让人有些尴尬,但跟pha待久了就必须得习惯这一点)

天文塔顶被堆积起了一些杂物,有因不明原因被落在这稀奇百怪的书本(里面甚至有麻瓜小说),有藏着秘密或者宝藏的箱子,有积满了灰、布满了裂痕的坩埚,kit不敢亮起荧光闪烁,只能弯着腰借着微弱的月光在地上艰难摸索着。他们的作业应该是被beam包进牛皮纸里了,还是丝巾?该死的beam总是秉持着斯莱特林精致骚包的那一套,也许他可以偷偷地把beam最喜欢的那瓶香水倒掉,至于pha,他可以告诉yo学弟pha私底下的糗事————

“嘿,kit。”

“梅林的胡子!”

kit被吓了一跳,腿一软地坐进了一堆书里,在认清出声打破宁静的人后,他咬牙切齿地开口,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惊魂未定,“forth!我差点被你吓死!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在你来的一个小时前就在这了。”

剩下半个学校少男少女的梦中情人——格兰芬多级长兼魁地奇球队队长forth,好笑地盯着陷进书堆里显得格外娇小的拉文克劳生。他本想早些跟kit打招呼,奈何人一上来就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地上,完全没有注意到杵在窗台边上的自己。

kit挣扎了一下,意外发现自己手边的书下正压着自己找了一整晚的魔法史作业,心里默念因祸生福,“这么晚了你在这干嘛?”

“巡夜啊。”

kit怀疑地看着他,视线瞥向了他上衣口袋露出来的麻瓜香烟盒一角。forth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坦率地笑了笑,并没有说些什么以作解释,只是伸出手示意要拉他起身。

 

forth和他们三人还算是熟悉。forth是kit所见过的最典型的格兰芬多,有着高大强壮的体魄,即使是级长,也表现出对规则的大胆无畏,从入学开始就获得了很高的人气,两年前他和pha分别被选为自己学院的级长,几个人才算是真正的相识,在校园里遇到能聊上几句,偶尔还会约着在霍格莫德喝上两杯。无论从怎样的角度,kit都很欣赏forth,甚至有些羡慕,beam平时喜欢嘲笑格兰芬多人都是群没有脑子的蠢狮子,但就连他也对forth有着很高的评价。

 

 

kit学着forth的样子往塔底下看,霍格沃茨的夜色说不上美,黑夜模糊了校园的轮廓,他只能勉强地指出黑湖和入口的位置。突然,他漫不经心地开口。

“你喜欢yo?”

他的声音马上被夜风吹散。出口的那一瞬间,kit马上意识到这个话题有多么不合时宜,他在心里痛骂自己的脑子不清醒,搜肠刮肚地思考能说些什么挽救一下尴尬的局面。

forth看了他一眼,也许是被他脸上的窘迫逗笑了,“他很可爱不是吗。”

kit对forth的话表示同意,yo学弟的确具备了所有受人宠爱的特质,十六岁的赫奇帕奇五年级男孩可以说是赫奇帕奇的吉祥物,可爱的长相,乖巧的性格,善良的品性,好相处的个性,作为pha的挚友,他更是陪着pha从人进入霍格沃茨起就痴汉一样地暗暗盯着人家,见证了学弟几年来的成长和蜕变。就连他,也不由自主地想要对yo多照顾一些。

“你知道……”

“我知道他喜欢pha,而且他们应该已经在一起了吧。”

forth打断了kit犹犹疑疑的发言,视线看向禁林更远些的方向,脸上还挂着笑,但声音里却没有轻松和笑意。

 

pha在关注了yo学弟长达四年后的某一天,终于领悟到自己是喜欢yo学弟的,在经历了毫无骨气的自我否定和磨磨蹭蹭的互相试探后,在yo学弟备考OWLs期间,以补习的名义对学弟展开全方位的爱的攻略。在陪pha去对学弟嘘寒问暖的期间,能经常看到forth来找yo学弟的身影,在确定forth是在追求yo后,pha对这个竞争对手很是警惕。

而在前几天,暗恋多年的拉文克劳级长终于和心爱的人互通心意,正式进入黏黏腻腻的热恋期。

 

 

kit能感受到身边的人的心情低落,这是他不熟悉的forth。可他不擅长说安慰的话,尤其是对着像身边格兰芬多这样六英尺的大高个,尤其是对这种求而不得的感情挫败,所以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选择一言不发。

他们就这样沉默地对着霍格沃茨的夜空站了很久,直到迎面吹来了一阵冷风,kit哆嗦了一下,发现温暖咒已经失效了很久,而自己也下意识地向散发着温暖体温的forth越靠越近,forth的声音就在咫尺边上响起,呼出的热气尽数喷在他的右耳上。

“我才发现你穿得这么少。”

forth挥动魔杖,给他施了个温暖咒,把温热的掌心盖在他裸露的后颈上,forth略高的体温迅速温暖了那一小块被风吹得冰凉的皮肤。kit敏感地缩了缩,想躲过接触,又本能地在舒服的温度下放松了身体,他抬头便撞进forth的目光里。高大的格兰芬多微蹙起眉头——kit很少见forth在他们这群好友面前露出这样类似严肃紧绷的表情,深邃的眼睛比这夜景里的任何一处都要黑,要亮。

“快回去吧。”

 

走到楼梯边,kit转过身来,浓厚的阴影笼罩了他半个身子,forth只能勉强看清kit的下半边脸,那人上扬着嘴角,脸颊挤出明显的凹陷,里面盛满了那个夜晚最温暖清亮的月光,像是被这个夜施放了荧光闪烁,他听到了那人温柔而又坚定的声音。

“forth,你还会遇到更好的,对的那一个。”

 

这是个不怎么样的安慰,forth对着kit露出了kit所熟悉的那种轻松的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安静地看着今晚惊喜之客的背影,摸了摸衬衫口袋里的烟盒,直至离开,也没有点燃今晚的第一支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