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相对笔记

Chapter Text

圣诞节无疑是一年之中最令人兴奋的存在。

霍格沃茨的每个角落都被大肆布置了一番,铃铛,花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憎恨这玩意儿,因为这些该死的冬青木花环是红绿相间的),几乎仅相隔几米就放置了一棵圣诞树,走廊上的肖像走动着,争相想要在别的画里找到些什么来装点自己的地盘,甚至有学生给盔甲都戴上了圣诞帽。

大厅里的学生们聚成一团热烈地讨论着假期,而kit没精打采地趴在拉文克劳的长桌上,栗咖色的头发松散地盖住眼睛,像是给自己圈出了一小块隔绝的空间,对充斥了整个校园的节日气氛置若罔闻。(beam形容说以为拉文克劳的长桌上摊着一块漏了气的大号黑色气球)

父亲和母亲带着奶奶去往美洲旅行,姐姐和姐夫没有回家的打算,而平时最宠自己的大哥也正为了一桩难搞的生意在外忙得焦头烂额,比起回到空荡荡只有家养小精灵的家里,kit选择了留在霍格沃茨度过这个圣诞假期。

在霍格沃茨度过圣诞其实是个不坏的主意,三年级的圣诞节kit也是在学校过的,只是当时留下来的还有pha和beam,而这次pha和yo约好了要去旅行,beam也要跟随父母去拜访家族的长辈。没有了好友们的陪伴,他已经预感到了这个假期的索然无味。

beam拖着打包好的行李,坐到了kit的身边,“可怜的kitty!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回家吧!”

“跟着你去见可怕的Jarujittranon夫人吗?「 Kerdthongtavee家小兔崽子竟然是个没有出息的拉文克劳,这简直是Kerdthongtavee家的耻辱!我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能容忍你的存在,是我就哭着给家族照片墙上的每一个祖先道歉!」”kit翻了个白眼,捏着嗓子模仿着Jarujittranon夫人阴森森的语气。

beam瘪了瘪嘴,他也还记得两个家族见面时鸡飞狗跳的场景。beam的外婆是个典型的斯莱特林,嘴上无时无刻挂着贵族至上那一套,对一个斯莱特林的纯血家族培养出一个拉文克劳感到难以接受,而kit的奶奶最宝贝这个年纪最小的孙子,两个快七十岁的斯莱特林完全忘了贵族的礼仪和修养,大喊大叫着,各种恶咒在会客厅里飞来飞去。

“学长!”

ming拖着行李走了过来,自然地拉过beam的行李,但是被beam抢了回去。

kit对站到一起的两人感到有些不解,“你们一起回去?”

“还有pha和yo,他们已经到外面了。”

脑海里有个模糊的念头飞过, kit眯着眼盯着beam,扯开嘴角挤出两个酒窝。

beam无所畏惧地回看着他,露出了他永远都模仿不来的斯莱特林式假笑,“forth也要留校哦。”

“再见了kitty!”

“再见kitkat学长!”

kit恶狠狠地看着两个人露出相似的笑后转身离开的背影,莫名觉得自己输了一回。

 

 

假期的第一天kit一觉睡到了中午,他慢吞吞地整理好着装,对午餐都兴致缺缺。窗外的景被满天的白所覆盖,霍格沃茨一下变得空荡许多,在通往大厅的路上都见不到几个人。

跟也留校的sutee打过招呼,kit在只有三四个人的拉文克劳的长桌边坐下。别的桌子边人也不多,forth坐在格兰芬多高年级的位子那,正看着一份预言家日报。

kit不着痕迹地打量着,forth的确长得很帅气,那种帅气跟pha不一样。forth一直都把头发往后梳,露出饱满的额头,加上他高大的身形和健康的肤色,整个人显得精神挺拔。他有着硬朗的眉眼,使他不笑的时候很有威慑力,但forth对每个人都总是笑着,直接地,自信地,耀眼夺目地。而forth的眼睛——那像是一双捕猎者的眼,他还记得被forth近距离盯着时的感觉——像是被一只志在必得的狮子锁住,只能呆呆地露出脖颈,被咬住喉咙吞骨噬血。

forth发现了他,对他露出了他刚刚在心里形容的那种「耀眼」的笑,kit像是被撞破了什么难堪的秘密,心虚地错开了视线,给对方回应了一个干巴巴的笑。

兴许是错觉,他最近愈发频繁地能遇见forth,在课堂以外的场合,比如在某节课堂结束后的教室门口,某段走廊的某张画像前,他甚至在拉文克劳休息室前遇到了宣称仅仅是路过的forth。(要知道拉文克劳的休息室在一座该死的塔楼顶)

forth是他们的好友,kit很感谢pha和yo的恋情并没有改变这一点,而且他能感觉到forth和他们的关系比起过去还要更亲近了。

这是件好事,但他总觉得有些东西正悄悄地改变,而他对此无法控制甚至毫无头绪。

beam阴阳怪气地说着“forth也留校哦”的样子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嗨,kit。”

他头脑风暴的话题中心向他走了过来,“我听说你落单了。”

被戳到痛处的kit皱着脸地点点头,没有意识到自己可怜兮兮的样子像是在跟forth撒娇。

“你今天有什么打算?”

“图书馆看书?”kit迟疑地说道,这的确是他今天的打算,他知道这听起来无聊极了。

forth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好像他有什么更好的消遣假期的主意。

“要一起去霍格莫德吗?”

kit答应了这个邀约,沉闷的心情此刻被投掷了一把漂亮的金尘,对这个预想中会糟糕透顶的假期升起了微小的期待。

 

 

霍格莫德比以往都还要热闹,四处布满了洋溢着圣诞气息的节日装饰。

他们先是去了蜂蜜公爵糖果店买了糖果,期间forth还被几个热情的女生围堵得差点出不来,然后去了几间kit熟悉的魔药原料店,给魔药三人帮的原料库补货填充。

这样的体验有些新奇——单独地和forth在霍格莫德闲逛。

过去的霍格莫德周末他只会在三把扫帚看到捧着黄油啤酒的forth,然后魔药三人帮会加入进喝酒的行列,聊聊某个学院的漂亮女孩又或者是占卜课上教授出了什么糗,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他在这跟魔药原料铺的老板讨价还价,forth在自己身后盯着旁边的一排药罐子想搞清那分别都是些什么。

“还有别的地方要去吗?”

走出魔药原料铺,forth自然地向kit伸出手,想要接过那几个看起来就很轻的羊皮纸袋。

kit躲过了forth的手,摇了摇头,是回答他的问题也是在拒绝他多余的好意。

forth没有坚持那不该用在kit身上的绅士风度,“那随便逛逛?”

“好。”

 

kit偷偷地在几间适合选购礼物的店前多留意了一会儿。

其实给pha、beam和yo的圣诞礼物他早就选好了(ming就算了吧,最多在见到他的时候送他一盒怪味豆),在平安夜当晚会有猫头鹰准时送往他们所在的地方。

他是觉得,也许他该给forth准备一份圣诞礼物。

其实在给pha他们挑礼物的时候,kit就已经在考虑了,但是迟迟没法决定要给forth送些什么。他不认为forth缺魔法扫帚,袖口、围巾之类精致豪华的饰品又感觉和forth不太相称,他和forth之间的关系又不大适合送过分贵重的礼物,左思右想地到现在也没下定主意。

突然,他的视线被一个橱窗里的东西吸引,和身边的forth打过招呼,他推开了那家店的门。

 

 

不知不觉地天色暗了下来,他们没有再走进任何一家店,意外地forth没有提出去三把扫帚的建议,两人只是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远离了喧闹的人群,往霍格莫德边缘的一处空地走去。

夕阳橙黄色的光辉披在白雪覆盖的小山坡上,小树林里传来松鼠又或是鸟类的鸣叫,他们靠在木栅栏边,影子被拉得很长,成为了静谧温和的黄昏景致中一部分。

“你是说你大哥曾经是斯莱特林的级长!”

kit对forth震惊的模样有些得意,但其实这事儿并不是什么秘密,“是啊,我全家都是斯莱特林,除了我。”

kit的家族是数一数二有势力的纯血家族,很久以前还做过跟黑魔法扯上关系的生意,到了这几代家里的生意开始正常化,仅仅是跟一些珍贵魔药的制作销售有关,最过界的也不过是暗地里给一些危险的魔药交易连连线。一家子都是斯莱特林,但家里人都不再像过去纯血巫师家族那样对分院和血统那么执着,对最小的孩子kit万般宠溺,尊重并支持他自己的看法。

forth对这些个古老的出名的巫师家族有所耳闻,但他很难将眼前的人和一个斯莱特林家族联系起来。

他背靠在栏杆看着kit,呼出的气在空中泛起了白雾,遮不住kit被冻得泛红的鼻头,他放松惬意的笑着,酒窝和上扬的嘴角在围巾下半隐半现,在夕阳的暖光下柔软得像是块要融化的棉花糖。

他一定是他们家的宝贝,所有人都爱他,forth想。

“我的父亲是个麻瓜。”说起自己的家人时,forth的语气比平时更轻柔了些。

“他是个工程师。” kit对这个职业感到很陌生,forth给他解释道就是负责一些工程项目建造,kit轻轻点了点头,其实对forth所说的东西还是一头雾水。

“去过麻瓜的地方吗?”

“和pha他们去过一回,但什么都不懂,又不敢在麻瓜面前露馅,一天下来一直在同一个地方打转。”

forth笑着看kit撅起嘴露出了懊恼又委屈的神情,忍住伸手揉乱他栗色头发的冲动。

“这个圣诞节,跟我一起去麻瓜曼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