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相对笔记

Chapter Text

如果kit的同寝室友们没有回家的话,他们必定会惊讶于kit在圣诞节这天起得有多早,然后八卦地看着kit在衣柜前挑挑拣拣的举动,调侃他今天究竟是跟哪个学院的女孩有约会。

这不是一个该死的约会,他只是醒得比较早!kit咬牙切齿地对着空荡荡的寝室解释。

他几乎把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穿过了一遍,最后选择了一套礼服。

脑子里响起一个纠结的声音,这会不会太夸张了?另一个不耐烦的声音盖了过去,这是他最低调的一套了,深蓝色的长袍上没有印花,只是别上了他们家的家徽。他也没有别的什么更好的选择了,总不能穿拉文克劳的制服吧,毕竟是应了forth的邀请,他不想穿的太随便......

乱七八糟的声音在脑子里争吵着,他打领带的手都在微微发抖,kit 不愿意承认自己有些紧张。在镜子前磨蹭到了和forth约定时间的前一刻,他深呼吸了一口,走出了休息室。

forth正倚在休息室前的墙边,不知道已经到了多久。他穿着深蓝色的长袖衬衫(其实是麻瓜的工装衬衫)和黑色长裤,道着早安向kit走了过来,“早啊,kit。”

kit注意到forth的目光最后落在自己的穿着上,他故作镇定地也道了早,却看见forth皱起了眉。

他的心迅速地往下坠落,像是被毫不留情地扔进桃金娘的盥洗室的某个马桶里,冰冷刺骨的水溅了一地,他的脑袋里回荡着桃金娘尖锐刺耳的哭声和刻薄犀利的笑声。

kit不确定自己露出了怎样难看的表情。

下一秒,他感觉到forth抓住了他的手腕,带着他大步地往某个地方走去,最后他们停在了胖妇人的画像前,“forth?”

“你今天很好看。”forth这才转过头来,笑着对他说。

kit的脸又烧了起来,他觉得他的心从沉落的地方弹飞起来,速度快地像骑上了一把火箭帚,他怀疑这一条走廊上的画像都能听到他噗通噗通的愚蠢的心跳声。

“但是不能穿成这样去曼谷,先不论这在麻瓜的世界里会有些怪,曼谷的冬天并不冷,你这样穿会很热。”forth解释道。

胖妇人美滋滋地吃着一串葡萄,不怀好意地看着格兰芬多现任级长在圣诞节的清早带回了一个脸红的小拉文克劳,羞涩地咯咯笑个没停,听到口令也迟迟不开门,扭扭捏捏了很久才让他们进去。

感谢梅林,格兰芬多的休息室没有人。forth带着kit径直走进自己的寝室,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套麻瓜衣服给他。kit小心地打量着forth的寝室——非常的格兰芬多,满目尽是猩红色,他在一个角落看到一把光轮,那应该是forth的。

接过了forth手里单薄的针织毛衣和牛仔裤,他犹豫了会儿,快速地就地换上。

他红着脸低头卷起过长的衣袖,forth的衣服对他来说有些大,他听见forth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走吧。”

kit觉得forth的脸也有点红。

 

 

曼谷的冬天果然不冷,大街上甚至有露出胳膊的人。

kit跟在forth的身边,眼睛发亮地张望周围的一切,拽着forth的衣袖一刻不停地发问,他的样子让forth想起了第一次看魁地奇球赛的自己。

曼谷复杂而多面,交错密集的小街小巷和线条锐利的顶天高楼,堵在停滞路上的豪车和穿梭其中飞快的摩托,它使人无法一下说出对它的第一印象,开放的,神秘的,传统的,冷静的,热情的,没有任何一个词语可以简单的将它概括,所有以为的矛盾都在这里找到了和谐,它就像是另一个属于麻瓜世界巨大的对角巷。

在正式开启闯荡麻瓜曼谷的旅程前,他们决定先找家服装店,给kit买套合身的麻瓜衣服。

然而,刚推开一间门面简单的男士服装店的玻璃门,店里就炸开了两把疯狂的尖叫声。

kit和forth站在门口,像被施了石化咒,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推开门的姿势,里面的两个留着长发、身姿妖娆、雌雄难辨的导购在看到他们之后就失去理智地语无伦次着,大概都是些惊叹的话,中间还掺杂了一些连forth都不明白的词语(帅逼、帅得人合不拢腿之类的)。

kit和forth对这种场景其实不陌生,pha每次出现在比较热闹的地方就会引起类似的反应,而forth每次赢得球赛后的一个月都会经历女孩们(还有部分男孩)不分场合的热情围堵,但对这次的曼谷之旅他们没有预想过会有这么一出,而且这两位女士(姑且是女士)实在是...惊人超群...

麻瓜都这样?kit看向身边同样表情尴尬的forth,forth僵硬地摇了摇头。

 

率先回过神来,把kit往店内推了推,forth礼貌地开口,试图唤回激动得快昏过去的两个导购的神智,“咳,你好,请帮他选几套衣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他在跟我说话!”

“清醒点吧婊子!他很明显在叫我!”

“在叫我!”

“叫我!”

“女士们————”

两个导购马上噤声,中了迷魂咒一样痴痴地看着forth。

“谁都可以,请给他选几套衣服。”

挂着那副如梦似幻的表情,两人大力地点头,嘴里碎碎念着这件你穿着好看、这套跟你绝配,效率极高地给kit选了好几套衣服,把抱着一大堆衣服的kit领去了试衣间。

尴尬的笑了笑,forth躲过两位导购过分炽热的视线,随手拿起了一本店内的杂志。杂志里是穿着时尚的麻瓜模特,他随意地翻看着,想象着这里边的衣服kit穿起来会怎么样。

边上的导购手舞足蹈地窃窃私语着,forth依稀听到了‘可爱’‘酒窝’‘肌肉’‘荷尔蒙’几个词。她们越讲越激动地拔高了音量,“呃咦,这绝对是一对好吗!外面的帅哥看小酒窝的眼神——哦嚯!我要是被他这么看着立马高潮瞬间怀孕好吗!”

手里的杂志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forth心不在焉地盯着页面里密密麻麻的字,直到导购们又开始夸张地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好看!”

kit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卫衣和卡其色长裤,难为情地微微笑着,抿着嘴露出两个酒窝,眼里跳动着新奇的期待的光。

forth盯着他不自觉地又开始出神,他是怎么看kit的?

“forth?”kit像是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了,露出疑惑又紧张的神情。

“嗯,很适合你。”他现在是不是就在用导购所形容的那种眼神看着kit呢——

一旁传来导购暧昧的笑声,forth赶紧给导购递去了一张卡,阻止了kit下意识地往身上找金加隆的举动,结过账谢过两位导购拉着kit匆匆地离开了。

 

 

走出服装店,kit才想起来,他们魔药三人帮上一回就是因为没有麻瓜的货币才一整天哪儿都没去成。这意味着这一整天都将由forth包揽所有的费用。

forth走在他的前边,浑身浸泡在冬日明媚的阳光下,温柔而耀眼地回过头问他,“饿了吧,我们去吃东西。”

这开始该死地像个约会,kit懊恼地想。

他们在一家牌匾不明显、店面很小的炒粉店解决了午餐。kit很喜欢店里炒粉酸酸辣辣的口味,还有那杯味道香甜的泰式奶茶,那绝对可以和帕笛芙夫人茶馆里的焦糖白巧克力有得一比,不,也许要更甚一筹。

forth开口打断了他异想天开的比较,“kit,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他呆呆地点了点头,然后无聊地站在花坛旁,数着不远处交通灯亮起绿灯的次数,不去猜测forth为什么不带上自己。

 

突然,一个留着胡子、身材宽腴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个男人从几分钟前就在十几米外一直盯着他。

“这么可爱的弟弟怎么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里,哥哥陪你吧。”

kit没有掩饰嫌弃的表情,他沉下脸往另一边退了几步,“走开。”

“嗷,还是个暴脾气的美人——”

kit在心里模拟着几十种施咒的场景,无论他怎么后退,男人还是死皮赖脸地靠了上来,脸上的笑越来越猥琐,嘴里说出的话更是让kit反胃得要把刚刚的午餐吐出来,甚至伸手想要触碰kit。他后悔没把一些他们平时无聊做的恶作剧魔药带在身上,至少魔法部追究不到魔药的使用。

在kit要忍无可忍时,一具强壮的身体从后面紧紧地揽住了他,“从我男朋友身边滚开。”

forth阴沉地看着那个男人,kit从未见过forth这样的表情,不带笑意,没有怜悯,他毫不怀疑forth下一秒就能拿出魔杖给这个麻瓜一个不可饶恕咒。

然后他感觉到forth亲昵地贴着自己的耳朵,深情的声音侵占了他的大脑,“对不起宝贝,我来晚了。”

他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因为‘宝贝’两个字涌上了脸颊,贴近forth那半边的身体瘫软地使不上劲。

那个欺软怕硬的流氓明显被forth给吓住了,战战兢兢地退了两步,逞强着没有落荒而逃。

forth只是更亲密地搂着他转身走开,没有再看那麻瓜一眼。

 

 

“够了forth。”

kit停下了脚步,他实在受不了forth不时投射过来自责而关怀的目光。

刚走出那个路口,forth就松开了他,一副做错事的表情跟在他身后,不停地道歉,“我真的很抱歉。”

kit用力地翻了个白眼,他要耗尽他的耐心了,看在梅林的份上,格兰芬多的级长怎么能在一件比坩埚炸裂还要不痛不痒的破事上纠结磨叽这么久,“我已经说了好几次没关系了,我真的没事,而且这不是你的错。”

他绷起脸,凝视着forth的眼,强硬地说,“听着,我不是碰了就碎的玻璃娃娃,即便不能用魔法,我总能直接揍他吧。”

forth稍微舒展开因为愧疚一直紧绷着的眉眼,显然认为他刚刚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

注意到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长正偷偷打量着他的身板,kit故作凶狠地挥了挥拳头,“你找打?”

forth摇了摇头笑着走上前和kit肩并肩,两个人幼稚地打闹了起来,把沉闷的气氛彻底地抛到脑后。

 

又走了一会儿,kit露出纠结的表情,像是想说些什么,又对着forth欲言又止,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kit小声地开口,“不要抽那么多烟。”

forth心虚地隔着口袋摸了摸香烟盒突出的轮廓,又开始生起自己的气。都是因为去买这玩意儿,kit才会遇到那种事,那完完全全就是他的错。出于某种他也解释不清的顾虑,forth不大愿意让kit看到他买烟,虽然很早前,周围的一片朋友包括魔药三人帮就已经知道他有这个嗜好。

“虽然我不知道具体那东西有些什么坏处,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东西。”kit厌恶地说。他并不喜欢香烟的味道,闻起来像是调制失败的某种魔药,他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多高年级生对它视作珍宝。

“好,kit说了我就不抽了。”forth郑重地承诺道。

“什么叫我说了!这是为了我吗!这是为了你自己!那玩意儿绝对是什么麻瓜的慢性毒药!你.....”

kit还在喋喋不休着,forth盯着他皱着眉认真的神情和湿润的不停张合的嘴

——这一次,他可以确定自己就是在用那种眼神看着kit。

forth举起手做出投降状,“好好好,我知道了。要吃芒果糯米饭吗?”

“那是什么?”听到又一种没吃过的食物,kit马上被吸引了注意,忽略了forth哄小孩一样的语气。

 

 

他们逛了一整天,但丝毫不感觉到累。

forth带着kit走遍了自己熟悉的街道,去自己曾经常去的餐厅吃自己喜爱的麻瓜食物,还在一个广场边看了一场圣诞节歌唱比赛。他给kit说着那些麻瓜世界里的事:说他在魔力觉醒时以为自己得了什么怪病,吓得离家出走;说他曾经在的麻瓜学校和霍格沃茨有多不同,但无关魔法也还是有很多斯莱特林那样的混蛋存在(对不起了beam);说在麻瓜世界里虽然没有魁地奇球赛,但有很多有趣的运动类型......

最后,他们在一棵巨大的装饰精美的圣诞树前坐下,kit手里还捧着一大个椰子冰淇淋,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

今天绝对的棒极了,比他所能够预想的,比他所期待的都还要好上好几倍,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向beam和pha炫耀,他过了个多么精彩的圣诞节。

而beam会补上一句——和forth一起,他想。

 

圣诞树旁的商店里传来欢快的圣诞颂歌,聚集在圣诞树边的人越来越多,成双成对的情侣和密友都拿出了一个比照相机要小得多的小盒子(forth说那叫手机)在拍照。

“圣诞快乐。”

forth从延展袋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着蓝色镜面纸的盒子。forth示意他拆开,盒子里黑色的天鹅绒布中央躺着一只白色的羽毛笔,羽毛的尖端是漂亮的雀蓝色。

kit抚过柔软的羽毛边缘,愉悦而温柔地说,“谢谢,也谢谢你今天带我来曼谷”,也从口袋里拿出他给forth准备的圣诞礼物。

“金色飞贼?”

那其实并不是魁地奇比赛会用到的真的金色飞贼,是个做成金色飞贼造型的盒子——用来储存声音。

kit屏气敛息地盯着forth打开了盒子。

里边存着一首forth不知道名字的古老歌谣,但他注意到,“这是你唱的?”

kit涨红着脸听着自己的歌声,努力克制住找个地方躲起来的冲动。他几乎不在外人面前唱歌,从小奶奶就爱教他一些老歌谣,也特别喜欢听他唱,只有回到家里为讨长辈开心他才会唱几首。

他知道这种音盒通常是情侣之间互相记录爱语用的,但当他看到橱窗里的这个金色飞贼造型的音盒时,他就决定了要买下它,他觉得forth会喜欢。

“谢谢,我很喜欢。”他听见forth说。

kit挖了一大口冰淇淋,脸颊发烫地胡思乱想着,是喜欢这个音盒,还是喜欢里面的歌呢。

 

 

霎那间,夜空中绽放开璀璨的烟火,人群中响起笑声和惊呼声,他们站起身来,惊喜地看着绚丽的颜色接踵泼洒在如同墨蓝色画布的空中,流光溢彩。

forth注视着身边仰着头的kit,斑斓的光映在他的脸上,在迷幻的交错的颜色间像是一场梦,仿佛下一秒就会无情地消失。突然kit转过头来,愉悦地露出两个漂亮的酒窝,毫无保留地朝他笑着,澄澈、干净的眼睛映出了他的影子,嘴巴一张一合地说了些什么,轰响的烟火声淹没了他的声音。

他醒了过来,低下头想听清kit说了些什么。

“你的圣诞节愿望是什么?”

forth凑近kit的耳边,“我今天不许愿。”

kit疑惑地歪着头,这个说法听起来太怪了,“为什么?”

他看到forth挂上了一副称得上调皮的笑,“把愿望留着,明天一起许。”

 

“明天是我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