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相对笔记

Chapter Text

kit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看到了向他招手的两个好友,beam积极地喊着他的名字,而pha敷衍地看了他一眼,把想上车找他的小男友的迫不及待都写在脸上。

“啊!kitty,想不想我啊?一定很想我吧!一整个暑期都待在家里学习是不是很辛苦啊?我可是给你飞了好多猫头鹰,是不是每天都收猫头鹰收到累啊!”beam在列车狭窄的过道上执着地一定要勾着他的肩膀走,别有深意地看着他,絮絮叨叨着假期在家过得有多无聊,不停地对他问东问西却阴阳怪气地另有所指。

pha走在前头,迅速地找到了yo和ming所在的车厢。车厢里的两个准六年级生正热烈地讨论着假期和即将开始的新学年,听见车厢门被拉开的声音,精神地跟他们打过招呼。pha一下挤到yo的身边,两个人黏在一起又开启了屏蔽全世界的小情侣模式,后面的kit和beam无奈地看着那排拥挤地坐了三个人的座位,摇摇头坐到了对排。

yo在假期把pha带回了家,pha紧张得一日三餐地给他们飞猫头鹰,beam坏心眼地给他出主意,让pha穿上最庄重的礼服带上足够多的玫瑰,去拜访yo学弟那位拥有许多传说的父亲,要不是kit拦着,被爱情冲刷掉智商的拉文克劳级长可真的会那么做。得到了yo家人的认可后,pha整个人容光焕发,更加肆无忌惮地到处宣告着主权。

毕竟还有另外两个学长在,yo瞪了眼自己毫无形象的痴汉男朋友,清了清嗓子但止不住脸上甜蜜的笑意,“咳,这是学长们待在学校的最后一年了。”

对了,他们现在是七年级生了,在结束NEWTs考试后他们就要离开霍格沃茨了,这个事实让人难过。仅仅是离校的两个月假期就已经让他想念起了学校,离开这两个字深深刺进那些霍格沃茨的美好的回忆里,万圣节舞会,飞行课,魁地奇,魔药课,kit毫不怀疑自己甚至会舍不得总压榨他们魔药三人帮制作魔药的大白鲨教授。

而后kit想起了forth。

 

他和forth已经一个假期没见了。

从那个吻至今,他和forth已经在一起半年多了。

圣诞假期结束的那晚他忐忑不安得几乎没睡,他不擅长面对这种情况,他不知道该怎么向两个好友开口。结果,pha和beam根本没有给他坦白的机会。pha回到拉文克劳寝室的第一句话就是:“和forth的圣诞节过得怎么样?”而总是第一时间来跟他打招呼的beam则是在大厅无视了自己,直接跑去了格兰芬多的长桌,挤进了一堆狮子里,勾着forth的脖子热切地问他:喜不喜欢kitty送的圣诞礼物啊?

他在两个好友面前根本藏不住半点秘密,他都怀疑他们在自己身上施了监视咒。

回想这半年,在kit看来,他和forth之间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只是在校园里打招呼的次数多了,擦肩而过后心照不宣的对视多了,手牵着手的闲逛多了,属于对方的独处时间多了,共享的秘密多了,甜蜜温暖的情话多了......

反正比起坐在他对面的那一对,kit觉得他和forth只不过是比朋友更亲近而已。

kit整个暑期都为了陪身体不适的奶奶待在家里,还被大哥勒令为NEWTs考试补习,而forth一直在曼谷忙着为霍格沃茨的最后一年做准备,两人竟两个月都没有机会能见上一面,forth的猫头鹰倒是没有停过,大哥一开始还会不耐烦地想赶走频繁拜访kit的猫头鹰,到后来每天都自然地接过forth的那只猫头鹰,还擅自给本来就有名字的猫头鹰取名叫准时。

 

kit冷眼看着对排难受地挤了三个六英尺高个的车厢座位。ming从beam进入车厢起就没有移开过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可当beam回望过去时又迅速地看向别处。

beam冷笑着把目光转向窗外,ming笑吟吟的声音响起,“学长们假期过得怎么样?”

他没有马上得到回答,kit无语地瞟了眼执意打算不开口的beam,干巴巴地开口,“在家,无聊。”

“beam学长呢?有没有在哪里邂逅某位佳人?”

beam嗤笑一声,这才回过脸, “听起来,你貌似有一段不得不说的难忘艳遇啊。”

ming没有接下这个话题,只是一如既往地挂着那副一点都不格兰芬多的笑,“学长得抓紧机会了,你只剩一年去说服你去年没能约成功的五年级生了。”

kit假装没看到他们磨蹭到一起的脚尖,在心里恶狠狠地撬开这两个花花公子的嘴,往里头灌上一锅的强力吐真剂。他真是受够这两个冤家的别扭和磨叽了。

 

 

列车稳稳地前行着,车厢外传来学生们吵吵闹闹和老妇人推着餐车询问的声音,kit盯着pha头顶上行李架的一角发呆,不自觉地时不时望向车厢门口。

“我去买些吃的,顺便买份唱唱反调。”

他最后还是站了起来,beam迅速换上那副戏谑的表情看着他。kit被他盯得心里发怵,低下头整理了一下没有皱褶的领口走出了车厢。

kit往前走了几个车厢,终于看到了他两个月未见的男朋友。

forth和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几个队员坐在一个车厢,还有赫奇帕奇队的队长,几个人神采飞扬地开怀大笑着,看起来是在讨论假期保加利亚队和爱尔兰队那场精彩的球赛。

kit往边上挪了挪,试图把自己藏在一个更隐蔽的角落。他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奇怪,像是特地来找他的格兰芬多恋人,又像是万千forth的爱慕者之一仅仅是偷窥forth生活的一角。

也许该被灌吐真剂的还有他自己,他也不喜欢自己的别扭和磨叽。

kit看多了几眼forth灿烂的笑脸,悄悄地转身往回走。放弃回到那个挤着两对情侣的车厢,他在列车尾找到了一个空车厢。

他对唱唱反调里颠三倒四的文章兴味索然,把买来的东西都丢到了一边,蜷起身子靠着窗睡着了。

 

 

“我想卸任队长了,我觉得ming是下一任队长的一个不错人选。他去年的表现很出色,展现出了很好的大局观和战术意识。”forth对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里的另一个七年级生说。

“当然,我不会马上决定,我先跟他说一声,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大家再一起考察一下,他究竟适不适合。”说着,forth就站了起来。

lam惊讶地拉着他,“也不用这么着急吧,这就去找ming说?”

“不,我去找我的男朋友。”

forth对那群被酸得龇牙咧嘴的损友们甩甩手,给爆发出夸张的起哄声的车厢拉上了门。

果然,ming、yo和魔药三人帮挤在了一个车厢里。forth对着向他打招呼的ming和yo点点头,他环视了一圈,拥挤的车厢里只有四个人,ming和beam坐在一边,另一边是那对黏腻的小情侣——kit不在。

beam的视线越过他,看了看他的身后,似是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揶揄,“kit去找你了,他怎么没跟你一起?”

yo觉得奇怪,kit学长明明说是去买吃的了啊......

但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对此说些什么,他只能把疑问放回肚子里。

forth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别过车厢。他把整辆列车都走了遍,终于在列车尾找到了他独睡的恋人。

forth小心地走进车厢,关上了厢门,给厢门施了个静音咒,隔绝开车厢外的吵闹和喧嚣。他在kit的对面坐下,微微地探过身子,仔细地看着kit的睡颜。

kit看起来睡得并不舒服,眉头伸展不开,头随着列车的运行一下一下点着车窗。

他往kit更凑近了些,可以看清kit睫毛下柔和的阴影和脸颊上渡着光细碎的绒毛。

整个假期他都在麻瓜世界忙碌着,只能一天又一天地给kit飞猫头鹰。forth不敢把自己过往周游在女孩间的经验用到他和kit之间,他以为表现出过分的急切只会吓跑他害羞的恋人,所以患得患失地小心地把握靠近的尺度。但他发现他是这么的想念kit,几乎是一秒都等不及地想要将他拥入怀里,占为己有。

“kit。”

 

kit模模糊糊间睁开了眼,撞进了forth充满爱意的眼里,他恍惚地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forth伸手拨正了他睡得乱翘起的刘海,“怎么自己在这边睡?”

kit揉了揉眼,坐直了身,“没,本来想买点东西吃,走到这边看到有空车厢,就想着睡一下,毕竟那边太挤了。”

这个说法貌似很有说服力,但自己可爱的恋人不坦诚的始终不敢看自己。forth跨到kit的身边,不由分说地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那睡吧。”

“beam说你来找我了?”

“哪有,我明明说了去买东西,唱唱反调都还在这呢。”kit底气十足地反驳。

“没关系,那就我来找你呗。”

没有阻止forth抓住他的手紧紧地十指相扣的举动,kit软下身子,调整了姿势更舒服地偎在forth身上。

 

窗外的景迅速地被甩在了后面,顺着铁轨的方向看去,能远远看到霍格莫德的影子,飞鸟划过结净得蓝天,被施过静音咒的车厢安静得只能听见两个人浅浅的呼吸声。

forth轻轻地揉捏着手里另一只手的指节,小声地唤对方的名字,“kit。”

肩膀上的头没有动静,forth亲昵地蹭了蹭爱人柔软的头发,阵重地开口,“我发现我还没有正式地跟你表白。”

“我爱你。”

这件事于我而言如此的重要,我希望你能知道。

过了很久,久到forth以为恋人会一直装睡下去,肩边传来了呢喃一样的细声回应,“我也是。”

他侧低下头,只能看到一只通红的耳朵和一边藏不住的酒窝。

 

 

结束过新生的分院仪式,格兰芬多的长桌上,forth逗着自己忙碌了一个假期还被改了名的猫头鹰,给它喂了几口猫头鹰的专用粮,拿出了一封信让它叼住。

接下来,所有人都看着格兰芬多级长的猫头鹰往拉文克劳的长桌飞去,停在了七年级生kit的面前。

准时松开了嘴,粉色的纸片马上飞了起来,在空中害羞地转着圈,发出嘻嘻嘻的笑声,最后大声地在kit的脸上亲了一口,碎成一堆小爱心落在满脸通红的kit的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