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相对笔记

Chapter Text

“虽然你一定听很多人这么说过,但我还是想说,你的眼睛真漂亮。”

麻瓜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beam并不同意这个说法,不然他不能理解怎么女孩们都喜欢别人夸她们的窗户漂亮。

beam知道自己有一双极具杀伤力的眼睛,不论是遇到怎么样的情况又或是提出怎么无理的要求,他的眼睛都是他的最佳帮凶和免死金牌,即便是和他相处了六年的kit也常常招架不来。

所以,当他在三把扫帚一边用他那双眼睛温柔地看着这个短发的斯莱特林女孩,再故作真诚地夸赞她的眼睛时,猎物基本上跑不掉了。

beam不会说这有多么的容易。他看不起猎艳这个词,女孩们是梅林给这个世界施放净化咒的美丽成果,是世间珍贵的宝藏,他无意侮辱和伤害任何一位女士,而他的本意不过是寻找一个可以度过孤独夜晚的伴侣而已。

beam不紧不慢地喝着手里的黄油啤酒,看似对女孩所说的话题很感兴趣地不时点点头,始终挂着浅浅的笑,盯着女孩耳后的碎发放空着的眼睛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深情而迷离。

门口的铃铛响了响,beam的视线越过还在谈论着某本书的短发女孩,先看到的是被搂着腰的女孩,有着漂亮的及腰长卷发和秀雅的长相,那是beam曾经考虑过要问名字的赫奇帕奇女孩,她面色红润地掩着嘴,像是被搂着她的男孩的亲密耳语给逗笑了,那个男孩转过脸来——

mingkwan。

beam的笑有一秒的僵硬,但马上他凑近了自己的同伴,伸手缓慢地把女孩落在脸颊旁的一缕发撩到了她耳后,指尖轻轻地擦过肌肤,女孩在beam专注的眼神下露出害羞无措的表情。

“beam学长。”

一个声音打破了暧昧的气氛,ming搂着赫奇帕奇女孩走了过来,礼貌地向他们笑着,看似真心地感到惊讶,“我刚刚在门口还以为看错了,原来学长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啊。”

beam抓住了被女朋友一词取悦的同伴的手,笑着看向ming还留在女孩腰间的手,“你不也是?可要对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好一些。”

 

 

“beam学长。”

“学长的眼睛真好看。”ming俯身亲了亲他的眼角,嘴唇一路向下不由分说地撬开他的嘴,两个人的唇舌纠缠在一起,beam在沉沉浮浮的快感中艰难地抓住一丝清醒。

该死的mingkwan把那套女生无比受用的窗户路数用到了他的身上。

beam按住那只在他身上四处揉捏的手,一下翻过身跨坐到ming的身上,利索地解开ming努力了半天也没解开的皮带,舔了舔红肿的下唇,眯起眼盯着面前人幽深的眼睛,轻轻地扭动着腰。

他们的衣服散落在有求必应室的地上,两个人陷进有求必应室柔软的大床里。

beam每次都有些紧张,而ming则觉得很刺激,如果那么巧也有人在八楼的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默念能出现一个方便偷情的房间,就会在里面见到霍格沃茨出名的两个花花公子纠缠在一起。

ming的吻落在了他的后颈,留下了女孩绝对办不到的野蛮的痕迹。

那个卷发的赫奇帕奇女孩呢?

beam咬着唇,随着ming愈来愈快的动作喘息着,把话死死压进喉咙的最底部,在心里默默地倒数——

“学长前几天约会的短发斯莱特林女孩呢?”ming轻咬着他的耳朵,掐住他腰的力度势必会留下红色的掐痕。

beam勾起嘴角,放任自己大声地呻吟。

——赢了。

 

 

——他是个斯莱特林,而斯莱特林总是会赢。

 

 

kit还是太单纯了,才会觉得mingkwan像个斯莱特林。

他怎么可能是个斯莱特林。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看清ming是从哪个角落冲出来的,等有人反应过来时,那个斯莱特林生已经被ming一拳打倒在地。ming面无表情地跨在他的身上,拳头毫无章法地落下,女孩们在旁边害怕地捂着嘴,在场的格兰芬多生都被平日总是笑嘻嘻的ming此时的凶狠给吓得不敢上前。无论周围的人怎么拉怎么劝,ming也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地出着拳。

而作为整件事情起因的beam只是站在两米外,恍惚地看着这一切。

直到格兰芬多院长赶到,ming才停下了手。格兰芬多被扣了二十分,几个斯莱特林赶紧扶着被打得鼻青眼肿的人去了医疗翼,ming则被脸色阴沉的院长领着迎接一晚的禁闭。围观的人群还在原地对着ming的背影指指点点,无视看向他的探究的目光,beam面色平静地向另一边离开了。

格兰芬多被扣掉的红宝石绝对有一半能怪在这个蠢货头上。

喜欢逞英雄的巨怪脑子,他被叫泥巴种,关他什么事。

 

 

beam后悔了,这只蠢狮子被关禁闭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他根本不该脑子发热地偷偷跑过来看他,也就不会被今天一直在发神经的格兰芬多困在禁闭室的角落里。

此时的ming已经不再摆出那副虚情假意、游刃有余的表情,微微低下头严肃地看着他。

beam在心里讪笑,果然是个格兰芬多,狮子就是狮子,怎么可能会是一条毒蛇。

无论怎么装,他也绝对是先坐不住的那一个。

ming支起双手,把他死死地圈在自己和墙壁间,怀抱散发着炙手的热度,眼里烧着一场大火,“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得发疯。我不信你看不出来,你可以对我用摄神取念。”

ming掏出自己的魔杖塞进beam的手里,抓着他的手把魔杖抵住自己的太阳穴。

不属于自己的魔杖在手心里像过电一样激起密密麻麻的刺痛,beam甩开了手里的魔杖。他凑近了ming的脸,两人的鼻尖几乎相触,他的脸上没有笑或讥讽,仅仅是纯粹的面无表情,“我相信你,你呢?”

ming没有料到beam会这么问,呆呆地哑口无言地看着beam靠得更近,几乎吻上他的唇,漂亮的眼睛里湿润地泛着光。

“我喜欢你,像你一样多地喜欢你,你相信我吗?”

“你敢相信我吗?”

beam一把推开楞在他眼前的ming,没有整理自己皱巴巴的外袍,大步走出了禁闭室。

夜晚的霍格沃茨城堡安静幽冷,他摸了摸自己僵硬的脸,难看地迟缓地勾起嘴角。

他知道ming那些步步为营的试探,那些藏在浮滑虚伪里的真心,那些穿越人群落在他身上的灼热爱意。

他相信ming是真的喜欢他,比喜欢他过去那十二个女友都要更多一些,但不会更多了。

beam恶毒地警告着心存期待的自己。

 

 

大白鲨教授铁着脸背着手在教室里游走着,beam用镊子夹起砝码,熟练地称着流液草。

这几天他过得异常地平静,从那晚起他就没再见到过ming。

他混乱的生活终于恢复平常。

所谓的爱斗不过脆弱的信任。

没有人会相信你可笑的爱,那对以为自己生了个怪胎的麻瓜夫妇是如此,那个横冲直撞说喜欢他的人也是如此。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在十年前被抛弃在某个百货商店门口时就该明白了。

“嘿,beam。”kit拍了拍他的肩,“称多了。”

下课后beam搂着kit的肩走出教室,嬉皮笑脸地听着kit对他上课走神的抱怨。突然,一群斯莱特林在前面堵住了路——ming在门口。

ming没有理会陆陆续续路过的冷冷瞪着他的斯莱特林生,面无表情地直直地站着。直到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他。

kit看了眼愣住的beam,快速地说了声先走了,就拉过pha走开了。

ming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当着一群人的面堵住了beam,“beam学长!”

beam回过神来,打算绕过他走开,却被抓住手腕拉到了另一条走廊。

mingkwan又把他困在一堵墙前,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马上激动地开口,“我相信你!我那是被你绕进去了,我怎么不相信?”

“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

“学长看到我的眼睛都在发光,对着我的笑跟对着那些女孩的都不一样,我又不傻!你就是喜欢我!”

 

beam楞楞地看着ming跟个小孩似的得意地数着那些他喜欢他的证据,眼睛发亮地看着他,露出该死的自信的笑。这是只有在面对魁地奇时才能见到的ming。

哇,他竟然是可以跟魁地奇相比的人物,beam出神地想。

ming曲起手,几乎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倾到他的耳边,“学长你愣住的样子真可爱,真想现在就扒光你的衣服......”

beam在ming的肩窝里笑了,狠狠地捏了一把ming的腰。

啧,也许比魁地奇还要特别一点,至少mingkwan不会想要跟游走球和鬼飞球来上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