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相对笔记

Chapter Text

曼谷的雨总是下得很突然。

forth从学校开车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他永远记不得要随身带把伞,郁闷地看着车窗外愈来愈大的雨势,强忍住没有拿出魔杖撑起防水咒,一脚踩进了漫过鞋底浑浊的积水里,等终于冲进了公寓大厅,身上已经没有一块是干爽的。

forth笑着跟一起等电梯的邻居大妈打过招呼,烦躁地忍耐大妈过于详细的嘘寒问暖,直到进了家门,他才赶紧给自己施了个速干咒。

“又没带伞?快去洗澡。”

kit捧着一杯热水从厨房走出来,皱着眉看着门口浑身湿透的他,身上穿着睡衣,应该是刚洗完澡。

forth随地放下了包,大步跨上前从爱人嘴边讨来一个吻,在被踹之前钻进了浴室。

裸着上身从浴室里出来,forth在床头拿起了他的宝贝魔杖,郑重其事地用了个速干咒弄干了头发。kit说他像个刚从奥利凡德店里买了属于自己的魔杖的霍格沃茨新生,明明有些无杖魔法就能办到的简单的事,还要拿着魔杖挥来挥去显摆。作为一个巫师,forth想念拿着他的独角兽毛魔杖施咒的感觉,在麻瓜社会生活的这段时间里,他有时甚至不能把魔杖带在身上,他很难给他的麻瓜朋友们解释为什么要成天带着根棍子在身边。

kit趴在卧室的床上看书,听见声响转过头斜着眼无奈地看前格兰芬多级长施咒的傻样,forth坏笑着欺身趴到他的身上。

“你好重!”

forth听了反而收起半撑着床的手,赌气地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kit身上,“在看什么?”

kit指了指封面的花体字,“《植物中毒和药剂类伤害解析》。”

forth瘪瘪嘴,对听起来就很枯燥复杂的专业书籍不感兴趣,kit用头顶点了点他的下巴,“这个项目作业还没结束吗?”

“是啊,熬得头都痛了。”说着,还手脚并用地缠起kit在床上打滚。

forth从霍格沃茨毕业后在一所麻瓜大学里学工程学,为此forth从六年级时就开始准备了,现在正在读大二。kit、pha和beam如愿以偿地进了圣芒戈,现在还是实习治疗师。两人在曼谷买了一套公寓,一起在麻瓜中间生活,那花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去适应。麻瓜社会是很便利没错,电视、手机、互联网都很好,但打扫卫生之类的事他们还是更愿意用魔法。

嗡——

一边kit的手机屏幕亮起,forth松开了一只手拿起来看了眼,把屏幕伸到kit的眼前,“是beam的信息,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喝酒。”

kit在他的怀里翻了个白眼,斩钉截铁地拒绝,“不去。他都不累的吗?明明跟我一样忙到刚刚才下班。而且每回都这样,无论期间跟多少漂亮女孩聊天,最后还是跟ming那臭小子搞在一起。”他腹诽,明明以beam的正常发挥,二十分钟就能把女孩领上床,却每回都在那儿坐上一晚上,傻子也知道他是在等ming了。

“他们还没住到一起?”forth对自己自家学弟磨蹭的恋爱效率感到惊讶。

kit摇摇头,他每个星期都能在圣芒戈见到ming两三次,已经是名傲罗的ming时不时就找些借口来圣芒戈,直到当天beam下班了两个人才一起离开, “他们觉得这样最好,仪式感会让他们感到不安。”

“那kit觉得呢?”

“嗯?”

forth躺在床上,把身上的kit翻过身来面对着他,“你会不安吗?”

会不安吗?

kit也在心里问自己。他和forth已经在一起三年多了,时间越是过去,forth越是变得优秀、有魅力,在过去的朋友圈子里是个公认的强大的巫师,在麻瓜世界里也倍受欢迎,他还记得跟着forth去他的大学参观时有多少打扮前卫的麻瓜女孩上前跟forth搭讪。

眼前的人眼里的爱意是这么清晰,他一点也不怀疑forth的爱,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害怕这些爱意会流失甚至完全消逝,他自认普通且毫无乐趣,他害怕有一天会被厌倦,被迫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万一,有那么一天......

“不会的,forth会永远爱kit的。”

kit眯起眼掐住他的脖子,“是不是对我用摄神取念了?”

“只要看你‘我爱你你也要很爱我’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forth笑着收紧箍在他腰间的手,一个翻身把kit压在了身下,目光如炬地看着笼罩在自己影子下的爱人,“我爱你。”

“那些别人能看到的你的优点,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我也能看到,而你身上还有无数的我还没发现的优点,我还有很长的时间慢慢地挖掘。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的,我只爱你。”

“forth很爱kit呐。”

真是有够肉麻的,毕业多久了还是这样。kit揽住他的脖子埋进他的肩窝里,小声地嗯了一声。

 

forth抚着kit柔软的头发,在卧室暧昧的灯光下,能看到发间爱人绯红的耳廓。

kit总是容易变得粉扑扑的,听过情话的耳朵诚实地一下就红了。

forth捧着他微微发烫的脸印下轻柔的亲吻。

——脸也容易红。

扣着后脑勺,吻上他微微颤抖着的唇,粗暴地剥夺他的呼吸又温柔地舔舐他的下唇。

终于放过了被吻得红肿的唇,解开了他的睡衣扣子,往下轻咬突出的锁骨,手轻松地扯下了睡裤的松紧带。

——情动的时候身体也会变红。

进入的那一刻forth捧住kit的脸,着迷地看着他染上红的眼眶,温柔地吻去溢出的泪。

——眼睛也很容易红。

他一次又一次地在爱人耳边倾述他无尽的爱恋,一下比一下重地侵入他的身体,满意地听着他呻吟出自己的名字。

forth抚过怀里人汗津津的后颈,快意和充足感像是冲天的烟火在他体内炸开,手上不自觉地加大了力度。他至今不能协调那极端矛盾的爱,他想要对爱人极致地温柔对待,又想要狠狠地标记他甚至是毁了他。除了他,再没有人能够承受他这样炙热的爱意,也再没有人可以拯救他可怖的占有欲。

想要绑住他。

或许他也期待着被绑住。

 

 

“kit觉得仪式感重要吗?”

forth抱着昏昏欲睡的kit,抓起他的左手,揉捏裹着手指那层薄薄的皮肤。

他无声地念出一个咒语,一丝银白色的光线在昏暗的灯光下飞到了kit的手边,缠住他的左手无名指根部。

“我的安全感只来自于你在我身边,但是我想做所有能让你开心的事。”

他的声音很轻,但很坚定。怀里的人依然闭着眼没有动,过了片刻,另一丝光线亮起,追到了forth的左手,绕紧了他的无名指。

forth笑着抱紧了怀里的爱人,和他一起陷入无梦的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