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相对笔记

Chapter Text

零点马上就要到了,平时这个点都只冷清地等着最后一批客人离开的电影院里热闹得很反常。

检票口外早早地聚集了一群奇装异服的人,他们穿着哈利波特电影里的那种巫师袍,手拿着魔杖,像是真的从那个神奇的魔法世界穿越过来的一样,甚至还有拿着扫帚穿着魁地奇球服的。检票口左边的巨幅海报前不停地有扮演成哈利波特里面重要角色的人在合照,光是带着眼镜的‘疤头’和戴着银色假发的‘马尔福’就有好几个,kit犹豫了很久,还是收起手机,决定不挤过去了。

他拿着一杯爆米花和中可乐,身穿普通的连帽卫衣和运动裤,只围了一条代表拉文克劳的蓝灰条纹围巾,在结伴的拥挤的人群间反而更像是穿越了的那一个,格外地孤独和突出。

 

kit是个超级‘哈迷’,哈利波特系列的原著陪伴着他从中学到了大学,每年都要把书重温几遍,此前出的几部电影也都无一例外地刷到下映,这次更是好不容易抢到了最后一部死亡圣器下的首映票,kit兴奋了好几天。

但只有他自己来看,先不论抢不抢得到票,beam是觉得特地在凌晨的时候来看场电影是很没必要的事,说他幼稚。kit看了看周围成群成对的影迷们,在心里暗骂这个没有童年和情怀的好友。

现场的气氛很好,狮蛇两院的粉丝占了多数,但kit更喜欢拉文克劳这个学院,尽管原著对这个学院的描述不多。拉文克劳的代表动物是鹰,代表了风,他喜欢这个学院的冷静、睿智和公正,不像格兰芬多的过分鲁莽和斯莱特林的不择手段,这种学院崇拜甚至使得他把代表了拉文克劳的蓝色作为最喜欢的颜色。

 

终于到了可以入场的时间,看着一群‘巫师’排着队经一个‘麻瓜’检票还是很荒诞有趣的,前面的人和同伴兴奋地窃窃私语,kit捧着爆米花,小心地不踩到那些拖地的巫师袍,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座位的右手边坐着一个男人,看起来也是自己一个人,kit欣慰地看了几眼这个除了他以外影院里唯一没有过分装扮的观众,男人没有注意到他打量的眼神,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

拿着手机的右手上绑了个齿轮。

kit往嘴里塞着爆米花,焦躁地等待着广告结束,左手边穿着斯莱特林制服的情侣在小声地讨论这一部的原著剧情,右边的男人也把手机收了起来,专注地盯着屏幕。

 

终于,电影开场了。

 

— — —

 

影片里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再次开向那个让人神迁梦寐的魔法学校,这个关于救赎的故事终于告下一段落,那个魔法世界还在继续。

两个小时的电影结束了,昏暗的影厅逐渐亮起照明,但直至制作列表播放完,也没人愿意离开,还能听到影厅里低低的啜泣声。

这是所有哈迷的一个不醒的梦,是他们的童年,是他们的青春,是他们低潮时的美丽寄托和抑郁时刻的温暖港湾。

而他们要从这个“霍格沃茨”毕业了——

 

kit坐在影院里久久缓不神。

终于,影院的工作人员来疏散离场,失落的影迷们都抱怨着站了起身,他拿起了手边的爆米花,站起来时突然头昏被前一排的椅背绊倒,身后的那个男人扶住了他。

还好手里的爆米花已经吃完了,不然就全倒人家身上了。

kit慌慌张张地扶住椅子站直了,他不敢抬起头,只能懊恼地盯着男人的工装外套,结结巴巴地道歉,那个男人像是被他急得手足无措的样子逗笑了,“没事,走路小心点,拉文克劳。”

他的声音像水一样,里头的笑意就像把池水照得波光粼粼的曦光,他绝对是个很温柔的人吧。突然kit的脑子里被塞进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个男人给他一种神奇的亲近感,他甚至莫名地就认为这个男人应该喜欢格兰芬多。

没有经思考,kit呆呆地开口,“......格兰芬多?”

这回男人真的笑了。

这个对话真是又蠢又尴尬,kit丢脸地低下头,希望前面退场的人能走得再快一点。

 

— — —

 

死beam约他来酒吧喝酒,结果进门没五分钟就扔下自己坐到了一桌女孩中间。

早知道就在家打游戏了。kit大方地给对他眨眼的好友比了个中指,坐到了吧台边,跟酒保要了瓶啤酒。

酒吧闪个不停的彩色灯光和音量过高的音乐让他不是很舒服,他小口地喝着手里的啤酒,无聊地张望着周围,最后他的视线停在自己的右边。吧台隔了两个座位坐着一个男人,至少从他注意到他起,就已经一杯又一杯像喝白开水一样地灌着酒,而且看他面前的酒瓶,度数还不小。

右手上绑着齿轮。

kit眯起眼仔细看了看他模糊的侧脸——真的是那个男人,那个...格兰芬多。

男人看起来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种纯灌的喝法实在是让人担忧,kit内心的医生魂蠢蠢欲动,他拿不定注意要不要多管这个闲事。

唉,都是哈利波特的影迷,说句话关心一下不过分不奇怪吧......

 

“呃……你还好吧?”

kit小心地挪到隔壁的座位,隔着一个座位看向那个男人,试探地开口。

那个男人闻言转过脸看了他一眼,意外地马上认出了他,“嗷,拉文克劳。”

kit尴尬地笑了笑,看着男人又往酒杯里倒上了酒。

酒保悠悠地插话,擦着一个玻璃杯,头都没抬,像对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他失恋了。”

“是啊,我失恋了,我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了。”

男人笑了,倾身越过那个空位对kit说。

kit这才看清这个男人的正脸,即便是在酒吧昏暗不明的灯光下也能判断那是张多帅气的脸,绝对焦点级别的人物。用发蜡定了型往后梳的头发此时有些松了下来,稍稍遮住半眯着眼的眼,放松地淡然地笑着,但握着酒杯的手过于用力,笼罩着他的失落氛围像是淅淅沥沥地在他头上下着雨。

失恋买醉真的是个很老土的桥段,但是再老土,kit也没有应对这种事的经验,他真的很不擅长说安慰的话。

而且,今晚的多管闲事应该止步于此,他该默默地坐回他的原本的位子上,留下这个男人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喝酒。

但kit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真的很难过。心里响起了一个声音,叫他坐到了相隔在他们之间的空位上,叫他对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说些什么,无论什么都好。

 

“你还会遇到更好的,对的那一个。”

 

forth才舍得放下手里的酒杯,眼前这个男人的脸在晦涩的灯光下不甚清晰,他记得这个在影院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是有酒窝的。

频闪的斑斓灯光映在他的脸上,隔着酒吧庞乱的嘈杂声他的声音听起来依然温柔坚定。

forth知道自己离醉还远得很,但他错觉自己正置身于某场圣诞节的烟火大会,甚至能听见轰响的烟火声和人群的欢呼声。他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像做了一场温暖而长久的梦。

混乱间有种冲动驱使他吻住眼前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

而事实是,他已经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