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只想和你一起__

Work Text:

  「欸王振文,這裡!」聽到呼喚的振文循聲望去,果然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他舉步維艱的穿過人群,直到他站到自家損友和損友的男友面前。

  「嗨學長,嗨宇豪……等等夏宇豪你頭上那什麼?」一見到子軒學長跟宇豪確實讓他鬆了口氣,一路上走來多是攜伴的人們,只有一個人讓他有些不自在,不過當他看到宇豪的時候內心確實掙扎了一下,是要拋棄死黨轉頭回家睡大覺,還是拿手機把這一幕拍下來,再把照片高價賣給子軒學長。

  「狗狗耳朵。」宇豪一臉鄙視的看向振文,「不要跟我說你貓狗兔的耳朵都分不清楚。」

  「之前社博讓你打扮帥一點你死都不肯,今天倒是很乖欸,叫聲汪聽聽看?」振文還是忍不住伸手摸摸宇豪頭上的毛耳朵髮箍,一面欺負宇豪,果不其然被不客氣地踢了一腳。「汪你妹!」

  「這不會是子軒學長叫你戴的吧?」

  「這個嘛,也不是。」子軒學長也開始摸宇豪另一邊的狗耳朵,動作溫柔,笑的人畜無害,「只是願賭服輸而已。」

  「你們賭什......算了當我沒問,我他媽沒興趣知道。」見宇豪一臉猥瑣的開口想跟自己分享,振文趕緊轉移話題,「走不走啦,你們坐著放閃是要放到天黑嗎?」

  「那振武真的沒辦法來囉?」子軒扶著宇豪的肩膀站起來,略顯擔心的問振文。

  想到振武,振文胸口就堵得有些慌。今年是兩人公開在一起第一年,很多阻礙他們都並肩闖過來了,所以在九月末剛轉涼的第一天,振文在睡前問振武:「哥,你要不要一起去同志大遊行?」他盡量讓語氣自然,就像是在問振武明天早餐吃什麼。

  「好啊。」振武回答,理所當然的樣子就像回答「鮪魚蛋餅加起司」一樣。

  他在黑暗哩,往振武懷裡縮得更緊一些。他們其實不需要靠一個遊行來證明彼此的感情,只是因為他提出了要求,所以振武點了頭。

  但三天前,振武臨時出差,今天晚上才會回來。

  「他現在應該在飛機上吧。」振文稍微估算一下時間,「說不定遊行結束,我剛好能去接他吃宵夜呢。」

  「那你要不要戴個墨鏡。」宇豪好心建議,一邊把手搭上子軒腰際,「因為我們會很閃喔!」

  「滾!老子要回家睡覺!都不要攔著我!」

  

  嘴砲歸嘴砲,最後他還是留了下來,在左手腕上系上彩虹絲帶,而有那麼一個瞬間,他很想幫振武的右手腕也綁上一樣的絲帶,牽手時絲帶的末尾將會磨蹭如他們的髮梢,但最後他只能握緊自己空蕩蕩的左手嘆氣。

  王振文,骨氣點,才三天而已,怎麼就這麼想他呢。

  

  反正也沒事,他乾脆放生了宇豪子軒,放慢腳步逐一觀察周圍的人。左後方是兩個少女,走走停停之間常把頭靠著脈脈微笑,手指如她們的長髮一同交纏。右邊一點的是一對帥大叔,方才和他們聊了幾句十分投緣,還發現他們公司就在隔壁,當場交換了名片。還有很多擦肩而過的、對他揮旗微笑的人們,不管長相衣裝、不管他們手裡牽著的人是誰,振文確確實實感受到: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他們工作、吃飯、求個溫飽,然後在這個混亂的黑暗時代裡找尋愛和溫暖。

  或許他比較幸運,雖然國中被欺負、嘲笑過,但因為有宇豪和振武幫他出頭,他還是那幅天塌下來有我兄弟擋著的膽大個性。高中時他開始面對自己的感情,然而在陰錯陽差之下,振武知道了,卻也沒逃跑或抗拒,而是讓他們再次確認心意。

  幸運過了頭的他卻還是常常提醒自己,這些都不是理所當然。如果沒有義氣的宇豪,他可能還會被繼續欺侮。如果沒有溫柔而堅定的振武,他可能會一直認為自己的感情是罪惡而污穢的。如果沒有睿智的子軒學長和小小學姐,他或許會因為跟振武吵架鬧脾氣而分開。

  與生俱來的愛還不夠,愛是需要學習的。

  學怎麼去愛人,怎麼去愛自己,怎麼去愛別人不同於你的愛。

  走在前面一點的子軒學長突然接起手機,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和宇豪說了些什麼。振文都能見到宇豪那雙狗耳朵就像活了一樣豎了起來,唰地轉頭看向他。

  被看得心裡發寒的振文只好走過去:「你們看三小。」

  子軒學長糾正:「禮貌呢經理?」

  「您們看三小?」

  「⋯⋯算了,過來這。」子軒和宇豪拉著他站進騎樓裡,「太陽大,休息一下,不准亂跑。」

  被架著的振文一陣毛骨悚然:「你們到底有什麼陰謀?不會要把我綁去賣了吧?」子軒學長老奸巨猾的表情振文看得多了,薑是老的辣,絕對從學長口中撬不出一個字來,只好逼問宇豪。但宇豪不論被他怎麼搖晃都只是對著他傻笑。

  正當振文決定再度棄友的時候,身後有人喚他:「振文。」

  該怎麼去形容呢?烏雲破開,陽光撒下,彩虹浮現在天際,然後那人會牽著他的手,走過每一個崎嶇的路口,大約是這樣的感覺吧。

  他轉身回應:「哥?」眼裡噙著的淚水,想當然一定是風太大害的,但就算視線模糊,他還是想要好好的看著振武。

  振武拖著行李,西裝外套拎在手上,領帶也摘了,白襯衫因為趕路而透著薄汗。面對振文,振武難得的靦腆了一次:「嗨。」

  「⋯⋯」振文不發一語的大踏步靠近,然後伸手擁抱了振武。

  「怎麼了?你在哭嗎?」看到振文眼中淚水的振武手忙腳亂的要找面紙,卻被拉進一個吻裡。

  振文不想要這個吻淺嚐即止,他要用這個吻告訴面前的這個男人他究竟有多喜歡他,他更想知道讓這整個遊行、整個島嶼、整個宇宙都知道他王振文愛的就是王振武。

  第一秒振武還有些呆愣愣,讓振文長驅直入,但很快他就回神,吻回去。溫暖的手掌隔著白T貼在振文背上,一路向上,直到捧著他的後腦勺,加深這個吻。振文不禁悶悶一笑,把主導權還給哥哥,振武比他更熱衷於親吻,而他總是放軟姿態應和,享受被親的暈呼呼的感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60秒,也可能60年,他們才分開,兩人之間的空隙重新被彩虹旗和人聲填滿。振武笑得眼裡如星辰萬點,他湊近了點,用鼻尖蹭蹭振文的,親密而饜足。

  「你怎麼回來了?」振文依然環著振武結實的腰,讓他確信這不是夢。

  「事情提前弄完了,就改了機票回來。」振武摸摸振文的頭, 「答應過你的。」

  振文又撲進振武懷裡撒嬌,「那幹嘛不跟我講?」

  「那就不算驚喜了嘛。」振武露出一個計劃成功的笑容,朝宇豪子軒道謝,「謝謝你們照顧振文。」

  「不會,你們好好玩。」 「欸王振文你們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 「我們沒空。」 「咦?我們沒事啊?」

  子軒學長露出「我的男友是個小笨蛋但我還是很寵他」的表情,把滿頭問號的宇豪拉走了。

  振文笑著朝他們揮揮手。他看到子軒學長在宇豪耳邊偷偷說了幾句話,然後在宇豪耳邊落下一吻,宇豪笑得燦爛,牽起學長的手,在人群中消失無蹤。

  振武也目送著他們,突然側頭問道:「都忘了問,遊行有需要準備什麼嗎?」

  「啊,這個。」振文從口袋掏出另一條絲帶,六色彩虹在風中飛揚。振武伸手,讓振文幫他系在手腕上,完畢之後兩人默契地牽起手。

  「現在呢?」

  「我們一起。」

  一起走過整條中山南路。

  一起看過世間悲歡離合。

  一起煩惱柴米油鹽。

  一起慢慢到老。

  只要和你一起,就好。

——〈我只想和你一起__〉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