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十年後的制服

Work Text:

    西裝配領帶已經是振文振武兄弟的日常服裝好幾年了,所以當振武把那兩件塞在衣櫃深處的制服翻出來,熨洗乾淨後拿到振文眼前,振文還差點認不出來。
  
  「所以這就是你的要求?」
  
  振武沒否認,只是皺著眉抖開振文的襯衫,「會不會穿不下啊,畢竟你也有變胖——」
  
  「沒有!我穿得下啦,給我!」振文搶過襯衫和褲子皮帶,躲進廁所裡。
  
  他換上久違的制服,王振武真的是欠揍,他明明就還穿得下,只是皮帶多扣了兩格而已,哪會穿不下?
  
  他一邊穿一邊思考,振武上周在他耳邊提出的要求他還記得清清楚楚:「想看你穿高中制服。」
  
  他們在高中時就確認了彼此的感情,但那時候振武堅持要等他畢業才發生關係。不知道振武是不是為了彌補這個缺憾才這麼要求,而他自己也很想回味一下兄弟倆的高中時代。
  
  低沉的嗓音在門外響起:「文,可以嗎?」
  
  振文深吸一口氣,提高聲音應道:「好了,進來吧。」
  
  門被推開,穿著志弘制服的振武走進來,第一件事就是去摸他的肚子:「會不會太緊?」
  
  「你!」振文面露慍色,拍掉他的手,「是不是嫌我胖?會嫌就不要做!」他扭頭就要往外走,馬上就被拉回熟悉的溫暖懷抱裡,振武在他身後忍俊不禁的哄誘:「肉肉的很可愛……」
  
  「那還是胖啊!」掙扎的同時,那雙手臂已經環上他的腰,讓他再也逃不了。帶著熾熱溫度的手掌隔著熨得筆挺的制服襯衫覆上他的小腹,掩不住喜悅的笑語則輕輕吹在鬢角:「你穿起來還是跟高中一模一樣耶。」
  
  「哪有?」「真的啊,你自己看。」順著振武的指示,振文看向鏡中的自己和哥哥,穿上制服後他們彷彿又回到十七歲,面容都還年少而無憂。「好像高中的時候喔。」振武幫他把話說出口。
  
  「那時候我們只會親親抱抱而已,可沒做什麼色色的事。」振文反駁道,但他還是伸手,將振武的腦袋搬到他肩上,振武輕呼一口氣,搔的他的耳際和心口一陣酥癢,接著振武就拉開他的領口,吻上他的頸側。
  
  振文舒服的輕嘆,向後倒進振武強壯的臂膀裡。振文的後背磕到振武的領帶結,這才想到自己還沒打領帶:「我本來還想叫你幫我打領帶的,現在看起來根本沒必要。」
  
  「反正都要脫掉嗎?」振武嚙著他的耳垂,含糊的問。
  
  「對啊……好了振武你先別咬了,聽我說。」振文喘著扭開振武的懷抱,轉過來捧起他的頭,「除了穿制服,我還有一個想法。」
  
  「什麼想法?」
  
  振文揚起嘴角,引導振武對他做出壁咚的姿勢,兩人的身高差在這時就特別明顯,振文仰起頭來,有樣學樣的在振武微張的唇前面呼出一口氣:「要扮高中生就扮徹底一點。」
  
  兩人再度沉醉在一個悠長綿柔的吻裡,最後振文推開,靠在牆上怯生生的哀求:「哥,不要在這裡,會被發現。」
  
  「你在說什—— 噢。」振武本來還不懂振文為什麼突然裝作怯懦的拉著他,語氣卻欲拒還迎,然而振文調皮的對他眨眨眼,他才領悟到現在已經進入角色扮演了。
  
  原來振文說的「徹底一點」是這個意思啊。
  
  所以振武也順著演了下去,強勢的把試圖逃離的振武困在自己的臂彎和牆壁間。「不會有人來的,大家都練完球回去了。」
  
  「哥真的不行啦,我還要回去寫紀錄——」話音還未落定,振武就拉著他的手覆在已經隆起的褲襠上。「幫我好不好?」振武示弱般的懇求著,手卻不安份的抓著振文的臀部揉捏。「幫我啦,我這樣沒辦法出去。」振武紊亂的氣息噴在振文臉上,振文本該要抗拒的,卻像著魔一般,隔著西裝褲上下撫摸著振武的勃起。
  
  振文摸著越來越鼓脹的褲襠,深覺不妙,於是皺眉開始解開振武的皮帶,「那我用嘴幫你好不好?」
  
  「你不用別的地方嗎……啊……振文你……」突然被吞入濕熱的口腔裡,振武不禁將手埋進振文的頭髮裡,發出滿足的低吟。振文靈巧的舌尖舔著頂端已經在分泌前液的小孔,手還在根部小幅度的套弄,最後因為摩擦而充血的唇「啵」的離開了完全硬挺的柱身,往更下方的囊袋舔去。振武往下看去,振文跪在浴室的磁磚地上,臉上因為他陰莖的磨蹭而沾滿唾液和前液,但卻仍然穿著整齊的制服。振武一隻手固定好振文在他胯間亂動的腦袋,另一隻手則是再次把自己的陰莖餵進振文嘴裡。
  
  嘴巴被填滿的振文也講不出抱怨的話了,專心的取悅振武。他當然知道光用嘴是不夠的,果然當他吐出振武的碩大,想休息一下的時候,振武就把他拉起來。
  
  「文,嘴巴好像不太夠,可不可以用這邊?」振武的雙手都摸上他的臀部,這樣的暗示振文一點也不意外,但他還是裝作驚恐的模樣向後退。「不行,還在學校,回家再讓你做好不好?」撒嬌對慾火正旺的振武完全無效,振武還是在振文的欲拒還迎之下,剝下他的制服褲和內褲,露出渾圓的臀瓣。
  
  指腹按壓著後穴,引得振文大聲呻吟,但他馬上就想起現在他還是在學校廁所和哥哥偷嚐禁果的高中男孩,趕緊捂住嘴巴,但呻吟還是不受控制的從指縫間洩出。
  
  振武突然收手,從深色校褲口袋裡掏出潤滑液和保險套。他留著潤滑液,卻將保險套交給振文叼著。「忍耐一下喔,我很快就會進去了。」
  
  振武的安撫只換來振文一個瞪視,但他還是銜著保險套,看著振武潤滑過後的手指摸到他背後,慢慢伸進他體內。
  
  擴張的過程痛苦而甜蜜,振文稍稍回神時,已經能吞進三根指頭了,振武把手抽回來,從振文嘴裡接過套子,俐落的幫自己戴上。
  
  振文本以為自己會被翻過身,趴在浴室牆面上任振武擺佈,但他錯了。振武往下一撈,將他的左腿拉起,勾住振武的腰,接著是手,振武拉著他的手,讓他緊緊環住哥哥的脖子。振文從哥哥身後的鏡子裡可以看到自己潮紅的臉龐,還有振武被汗水浸濕的制服背面。
  
  正當他還在胡思亂想,振武突然就叮嚀他:「要來囉,抱好。」他還沒反應過來,唯一接觸地面的右腳也被拉起,整個人被振武抱了起來。
  
  「等一下,我不要這樣做—— 哈嗯!」振武讓他背靠牆壁,騰出手把自己插了進去。振文還來不及抗議,就被深入的陰莖弄出一聲膩人的嗚咽,他又想舉手遮掩,卻發現如果不抱好振武,他真的會掉下去。
  
  振武一進去就開始擺腰,絲毫不給振文喘息的時間,畢竟現在的振文只穿著制服襯衫,校褲被扔在腳邊,被抱起來壓在牆上大力的貫穿,在王振武眼裡,好像真的是兩個未成年、血氣方剛的高中生,在學校的課餘時間偷嚐禁果一樣。
  
  振文則是有苦說不出,雖然自己的身體依然誠實的接納了振武,甚至還想要更多,但他現在應該是要又氣又羞的抗拒振武才對啊,才不能像現在這樣只能掛在振武身上發出羞人的哭叫和哀求,這樣不就跟平常的床事差不多了嗎!
  
  這時候反而是振武開口了,他動作放緩,在振文耳邊輕笑著警告:「噓……叫這麼大聲,小心主任巡邏聽到。」
  
  「那、那怎麼辦?」振文又演出一幅惶恐的樣子,「都是你啦,害我太舒服了,你要負責!」
  
  振武的解決方法一樣直接明瞭,嘴巴忙著接吻就沒辦法發出聲音了,振文也專心的和哥哥唇齒廝磨,一邊享受性愛的快感。振武今天似乎特別血氣方剛,好像真的回到少年時的體力一樣,捧著振文的臀瓣大幅度的進出。加上這個體位抽出時,振文要稍微縮緊洞口才不會讓整根拔出,插入時又用力挺進到全根沒入,還帶著低沈的撞擊聲。
  
  「哥,我快到了。」吻裡的話語混著情慾,又讓振武多耽溺了一會,才直起身來。「我也快到了,來,咬著。」振武一離開振文的嘴,被堵太久的喘息低吟又漏出聲了,振武只好把自己胸前亂晃的領帶拿起,讓振文咬著。振文也趁現在抽出一直抱著振武的右手,狂亂的撫慰起自己欠缺關注的勃起。
  
  振武在確認振文咬好領帶後,也繼續剛才未完的歡愛。當振文被頂到敏感點,咬著振武的領帶後仰的時候,振武也會被拉向前,更加靠近正在自己身下承歡的戀人。
  
  振文的高潮來得急而隱蔽,振武感覺到自己的腹部一陣溫熱,才發現振文已經到了,他也不再忍耐,最後衝刺幾下。振武突然從喉底發出低吼,插到最深處,然後往振文胸前繡著的名字咬去,藍線繡成的「王振文」三字在他牙間被唾液浸濕,就如同現在,是王振武他親手把弟弟弄髒一樣。
  
  振武高潮時依然站得很穩,平復點之後,他依然用相同的姿勢抱著振文,將他從浴室抱回床上。本來看起來一幅乖學生樣的男孩,被弄得失神的癱在床上,看起來就是剛被誘拐的樣子。
  
  振文帶著狂喜後還未退去的顫抖開口:「有沒有真的像在幹高中生?」
  
  「有,那我看起來有像高中生嗎?」
  
  「有喔,還是很精力充沛的高中生,都快被你撞散了。」振文輕扯了一下振武凌亂的領帶,「都快30歲了還這樣玩,我明天一定會腰痠……你在想什麼啊,竟然這樣抱我,不怕手受傷喔?」
  
  「反正你也沒多重,還好啦。」振武當然不敢說振文的確比以前重了些,體重的增加當然也是因為他的餵食。不過這樣的重量甜蜜且幸福,振武還是抱得動的。
  
  聽到振武這樣講,振文擔心的神色才稍緩。他和振武一起脫掉舊時的制服,剛被熨燙好的制服經歷歡愛之後,早已皺成一團,被隨意扔在一邊。兩人又在床上裸裎相對。「欸王振武,我發現你想玩的花招都很棒欸,下一次你想怎麼做?」
  
  振武埋在他背上悶悶的笑,聲音傳遞到振文心口,還帶著一陣暖流:「我都想兩次了,下一次換你。」
  
  「換我喔?」「嗯!」「那我要……」振文靠近振武的耳朵,他們還有很多可以嘗試,那就一個一個慢慢來。

——〈十年後的制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