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傘下

Work Text:

下著雨。

最近一直避開振武的振文苦於自己沒帶傘,只好和哥哥一起走回家。

共撐著一把傘的兩人,各懷心事,一句話也沒說。

受不了壓抑氛圍的振文,塞著耳機開始撥放手機裡的音樂。

 

振文不想太靠近振武,他左半邊的身子幾乎暴露在雨中,任由雨滴落在他的身上。

振武發現了這件事,忍不住將他拉近一點,不想讓他淋雨,沉浸在音樂裡的振文沒有反抗,任由振武攬著他的肩。

 

「這場雨會不會下不完
這一刻最好能更緩慢
有些話就像撐不開的傘
明明想靠近對方卻出現一種阻擋
讓心慌張」

 

有的話他不能說,也不想說,只能變成心中最深沉的秘密。

濕透的左半邊就算已經回到傘下,仍舊冰冷的提醒著自己,傷透的心,是怎麼樣都不能復原了。

 

「你有我沒有過的嚮往
我才會一路苦苦追趕
我只有過往卻沒有遠方
遲遲不放的癡狂怎會在多年以後
變成這樣」

 

放不下的情感遲早會吞噬自己,多想笑著說,我沒事,笑著笑著卻淚流滿面。在朋友面前坦白算甚麼?朋友不會是自己渴望告訴的那個人,渴望告訴他,渴望成了奢望。

 

「我們在傘下如此執著凝望
愛與割捨來回碰撞
想牽手走不同的方向是捆綁
我們在傘下準備失去對方
帶著瞭解 微笑和涙光
我會祝福你 傘外的世界有一片蔚藍」

 

如果沒有發現自己喜歡他,那就好了,喜歡一個人是藏也藏不了的,可是如果這樣的喜歡得不到結果,那放下會不會是最好的一件事?

 

「我會祝福你 傘外的世界有一片蔚藍」

 

不可能發生的事,就永遠不可能,他這樣告訴自己,他願意,永遠在他身後,默默地看著他走遠。

那些痛苦不算甚麼,只要他幸福快樂。

 

音樂聲停止了,振武似乎說了甚麼,振文沒聽清,只感覺到振武慌忙地從書包翻出衛生紙,擦了擦他的臉。

振文露出一個笑臉,笑著跟振武說:「我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