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吼,你把我的門踹成這樣也太誇張了吧。」在和元君澄分食了一小塊蛋糕,又認命地自己將剩餘的蛋糕封好放進冰箱後,林尋才猛然想起剛剛慘遭毒手的門鎖。

是這樣嗎?」元君澄用韓語說道,疑問句因為特有的音調形成好聽的韻律。

林尋轉動了幾下明顯已經壞掉的門鎖,又看了看門上的內鎖,心想著看來也只能靠內鎖撐過這晚上,早上再請人來修理了,只是這樣總是有種不安心感。

還是要去我那睡一晚?」雖然冷靜地提出這樣的邀請,但實際上元君澄的心臟可是砰砰地跳著,他不得不在腦海中說服自己這只能歸咎於剛剛被強迫餵食的甜點。
「你瘋啦……,我才剛從那裡被放出來,誰想被你再囚禁一次。」
怎能說得上囚禁呢?只不過在爸爸看過DNA檢定前先暫時讓你待在那而已。」元家長子一臉無辜地說道。他跟著林尋一起蹲下來,檢查著那已經失去固定門板能力的卡榫。「看來的確是沒救了。

隨著元君澄的話語,他的呼吸在林尋的耳朵旁搔得癢癢的,符合元家大少爺身分地位的淡淡古龍香水味,還參雜著一絲絲剛剛蛋糕奶油的甜蜜氣息,讓林尋的心有些困惑。

「我要去洗澡了。」林尋突然地站起身,也不管元君澄有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就自顧自地跑回房間去。
欸……。」元君澄有點愣住,但隨後他就微笑起來,因為在剛剛那個瞬間,他發現林尋臉紅的十分可愛。他將大門關上,扣上內鎖。心想著既然主人沒有趕他走,他這個賓客也就只好將就地留下來了。

等林尋洗好澡,躡手躡腳地從房間走出來查看客廳的情況時,他才發現元君澄已經在沙發上弓著身體睡著了,原本筆直的襯衫線條被壓得有些凌亂,西裝外套更是被他當成枕頭還是玩具熊一樣地抱著。
「元君澄?」林尋叫他的名字的聲音十分小聲,像是沒有打算要真的喚醒他,只是裝個樣子意思意思而已。
「你睡在這會感冒的……。」他探出一隻手,輕輕地撥弄著元君澄的瀏海。林尋不知道元君澄有什麼感覺,但當自己聽到他們並沒有血緣關係時,的確暗自鬆了一口氣。

那樣的情緒又代表什麼呢?林尋搖了搖自己的頭。
算了,還是別多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