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arkGun】ABO剧场

Work Text:

1.
Mark和Gun拍了剧后还在营业期,这天公司下发通告,要所有主演一起去参加一个晚会。

“现在吗?”Gun连忙站起来问。

“嗯,明晚,活动比较急,大家都准备一下吧。”经纪人通知完就转身离开了。Gun懊恼得低声咒骂了一句,转头就回了休息室,关上门之后落了锁。

Mark看着他皱着眉头进了房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比他大两岁的哥哥每天都笑着来笑着走,他是第一次见Gun生气。

“怎么办?怎么办?”Gun在休息室走来走去,这几天正处在发情期,抑制剂用得次数太多已经出现免疫现象,一支抑制剂持续的时间越来越短,一个活动的长短谁也控制不了准确时间……

“哥,我活动参加到一半可以直接去休息室吗?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我直接装晕也可以……我怕……”Gun给经纪人发短信。全公司只有经纪人知道他是个Omega,他是以Bate的身份进了公司,身高和性格具有一定的欺骗性,没有被人怀疑过,每到发情期他就用抑制剂或者直接请假回家,这次居然跟活动撞了,而且抑制剂还出现了免疫现象,活动现场肯定不会少Alpha,万一……

正在胡思乱想,手机“叮”得一声,吓了他一跳。

“可以,到时候你装晕吧,我来负责扶你下台。”

Gun终于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Mark虽然只有18岁,可他14岁就已经分化成Alpha,且实力很强。他天生清秀帅气,又因为刚刚十八岁,还在长身体,所以大多数人都以为他是Bate,他也懒得辩解。

这部剧与Gun合作,占了年龄小的便宜,在片场心安理得地享受着Gun的照顾,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跟在他身后的习惯。

Mark第一次见Gun生气,见他生气也不忘随手把衣架扶正,进了门也不摔门,心说这个Bate脾气还真是不错。他慢慢走到门边想听听他是怎么发脾气的,却听见……

“哥,这次抑制剂多买几支吧,已经出现免疫现象了……”Gun听到外面许久没有声音,还以为人都去准备明天的晚会了,手指一直颤抖,打字也打不快,他心又急,只能打电话过去。

“Gun你不要着急,到时候我站在你旁边,装晕之后我立刻把你送到单独的休息室里面,还有不要太依赖抑制剂,一旦失效,情欲会把你淹没,是你根本不能承受的。”

“可是我没办法,我不想跟别人交配,这种不能支配自己身体的感觉真的太操蛋了,算了…这次熬过去再说吧…”Gun还是没忍住爆了粗口。

他分化得比较晚,十八岁才知道自己是Omega,因为从小喜欢运动,身体比一般Omega要好一些,性格也要更开朗一些。

Mark勾了勾嘴角,本来就挺喜欢Gun的,正想着他作为Bate,性格如此外放,可能不愿屈居人下,没想到是个Omega,那他还怕什么?

第二天的晚会开始,他俩挨着坐在舞台下等待,Mark释放出微弱的信息所丝丝绕绕的缠绕在Gun的周围,Alpha的信息素加速了抑制剂的消散,Gun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明显地感觉到身体变化后心里越来越紧张,不断的换着坐姿,Mark把双腿并拢,以免Gun碰到自己会失控,然后歪着头看着他坐立难安的样子……

“我就不信,你还能忍住……”Mark心情好,笑得更是开心。

Gun回头看见Mark对着自己笑,还以为他在根据剧情任务线营业,于是自己也对着他笑,尽最大努力去维持平时的状态,低着头跟他说话。

“Gun哥,你很难受吗?”Mark关心地问道。

“没有……”Mark跟他说话的时候靠着他,让他更难受了,他撑着身体的手臂一弯差点摔倒,Mark赶紧伸手按住了他差点翘起来的小腿,顺势捏了两下。

Gun越来越慌,只能不断地晃着腿……

这时候主持人让主演上台,Mark一直跟在Gun身后,经纪人跟不上却又不能说什么,只能祈祷Gun能坚持住,一旦信息素释放,在场的不管是Alpha还是Bate都会失控。Mark回头看了一眼一脸慌张的经纪人,嗤笑一声,捏了捏口袋里从经纪人那儿偷出来的抑制剂,笑得更开心了。

台上的主持人说着什么Gun完全听不清,他已经意识到抑制剂就在失效的边缘,无奈之下,只好紧闭着双眼往地上摔,Mark时刻注意着他一下抱了个满怀,闻着他身上慢慢浸出来的信息素,拿起话筒就说:“Gun哥晕倒了,我送他去后台,休息。”

说完,Mark横抱起Gun就往后台休息室跑,经纪人紧紧跟在后面,也闻到了Gun的信息素的味道,Gun的信息素特别好闻,像加了糖的柠檬水,他以前闻到过一次,差点失控。

Mark把Gun放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经纪人冲过来隔开两个人急吼吼地说:“Mark你先回台上吧,我来照顾他就好了。”

Mark盯着经纪人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礼貌地回答道:“嗯,好的,那我先走了……”

经纪人松了一口气,跟在Mark身后“咣”得一声关上了门,Mark回头一看,是个隔音的录音室,最大限度的防止信息素漏出来。

经纪人翻着自己的包,可是抑制剂一支都没有,急得汗都流下来了。

“哥……赶快去买……我已经……嗯……”充满情欲的声音从Gun嘴里溢出来,经纪人一听就往外跑,信息素越来越浓郁,他得赶紧去。

门一开,经纪人呼呼的往外跑,Mark站在拐角看着,长腿一伸就勾住了要自动关上的门,然后慢慢走了进去。

Gun闻到了一个人强大的Alpha的味道,强撑着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个黑影站在门边,却不知道是谁。

Mark就站在门边不过去,浓郁的信息素刺激着他的感官。

“Gun哥。”

“嗯……谁……”Gun极力压制住呻吟声,他的分身已经慢慢抬头,后面也空虚得很,流出来的液体也慢慢多了起来,身下的沙发都浸湿了。

“是我。”Mark看着弓着身子侧躺在沙发上的人,“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Gun睁开眼,看着依然站在门边的人,下一秒他就吓得睁大了眼睛。

那人把门打开了,等了五秒甚至能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Gun心里知道信息素泄漏出去,一些在后台的Alpha闻到之后跑了过来。

接着门外的光,他也看清了站在门边的人就是Mark。

“喀”,Mark又把门关上了,落了锁,把闻着味道跑来的Alpha关在门外:“你是要我,还是要他们?”

Mark慢慢走到Gun身边,蹲下身子平视着他。

“Mark……经……经纪人……去拿抑制剂了……”Gun说话断断续续喘着粗气。

Mark听了笑出声音,把口袋里的抑制剂拿了出来:“你是说他包里的这些吗?”

Gun诧异的看着眼前的Mark,这个他一直当成弟弟的小孩儿。

“我再问你一遍……要他们,还是要我?”Mark伸出手摸着Gun滚烫的脸,慢慢释放着自己体内的信息素。

Gun闻到了具有侵略性的味道,眼睛里顿时蓄满了眼泪,“求你……不要……”

“Gun哥,我喜欢你,你难道不喜欢我吗?”Mark的手顺着腰线往下摸,Gun立刻攥住,力气大得指尖发白。

“不……不喜欢!你出去!”Gun色厉内荏,全靠意志强撑着。

“不交配……你会死的……”Mark挣开Gun的手,“你想死吗?”

“你把抑制剂……给我……”说完,Gun就去够被Mark丢在地上的抑制剂,Mark先他一步把抑制剂全部捏碎。

Gun双手抱在胸前,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妥的举动。

Mark终于不耐烦了,站起身子,把身上宽大的衬衫脱掉。低头头看了一眼蜷缩成球的Gun,然后弯腰把他抱起来放到椅子上盯着他……“Gun,我们可以开始了……”

Gun推拒的力气越来越小,用抑制剂太多的次数太多,一朝失效,他已经被情欲反噬:“嗯……啊……我……呼……”

Mark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慢慢放松的人,看出了他已经忍不住了,他慢慢脱掉碍事的衣服,手指划过Gun的胸膛,引起一阵战栗。

Gun扒拉着自己的腰带,可因为没有力气,怎么都解不开,Mark伸手帮他,下身一凉,一丝不挂。他抓住自己的下身撸动着,不再顾及眼前还有一个Alpha看着。

“嗯……”Gun嘴里呻吟着,释放了一次,可这远远不够,后穴的空虚他让他理智全无,他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伸手攥住他的衣角,“帮……帮帮我……”

“怎么帮?”Mark低头,“告诉我,我就帮你。”

“后面…后面…求你……帮帮我……”Gun声音断断续续,眼泪不断地从脸颊滑落,嘴唇越发艳红,Mark眉头一皱,他也忍不住了,下身胀得生疼。

Mark不再忍着,从口袋里掏出润滑剂胡乱的挤到手里,顺着后穴就塞进了一根手指,“嗯……”Gun呜咽了一声,像是天然的催情剂,让Mark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只要有一点缝隙就塞进一根手指,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到底来说还会有些疼。

Gun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只凭着本能驱使,不断地呻吟,随着Mark的手指触碰到最脆弱的点,他的声音里蓦得钻出来一丝甜腻,Mark找准了点,每次抽插,指腹都刮过那一点,刺激得Gun的下身再次抬头,“Mark……唔……”

Mark看差不多了,自己也忍不住了,他把Gun的双腿分开架在椅子的扶手上,脱下裤子胡乱抹了一把润滑剂就挤了进去,终究是尺寸太大,Gun还是痛的直皱眉,“不……不要了……痛……”

“你确定吗?”Mark温柔地问了一句,Gun睁开眼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可是他却笑着用力一插到底。

“啊!”Gun睁大了眼睛承受着疼痛,和尾椎传来的酥麻,被顶得呼吸一滞,而后大口大口的喘气,“你……出去……唔……”

后穴褶皱被撑得平滑,所幸扩张作得虽然潦草,可并没有被撕裂。

“Omega天生就可以承受任何一个Alpha的巨大,你更可以,天生就应该被我填满……”Mark怕Gun第一次承受不了他的粗鲁,只能先不动,等他自己放松。

“Gun哥……”

“不要叫我!”Gun被痛意刺激得清醒了一些,瞪着眼前的人。

慢慢的,Gun适应了体内的胀痛,慢慢深呼吸放松自己的身体,好减轻疼痛,Mark察觉到之后开始大力的抽插。

“嗯……”Gun咬着唇,压抑着声音,Mark看他都要把嘴唇咬破了,俯身去亲他,用舌头舔开紧咬的牙齿,可是Gun一口咬上了他的嘴角,Mark“嘶”的倒吸了一口气,舔着嘴角的血。

“我确实不该怜惜你……”

说完就双手摁着他的大腿用力抽插,Gun双手推着Mark的肩膀,可他却纹丝不动。

“嗯……M……Mark……慢一点……求……求你……我……我不行了……”

“Mark……我……错了……”

“唔……”

———————————————————

门外的信息素味道散得差不多了,闻着味道赶过来的Alpha们理智渐渐回笼,甩了甩头慢慢离开,经纪人买了抑制剂回来正好看到离开的人群,他赶忙跑过去,问到Gun的信息素心道“坏了!”

他“咣咣”地砸门,门内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见断断续续传来哭声。

他拿出钥匙想要打开门,刚刚打开一条缝,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你确定你要进来?”

“嗯……啊……嗯……唔……救……啊!”

Gun刚想说“救救我”,Mark用力向他体内最脆弱的点撞去,他立刻被顶得失了声。

既然Omega被一个强大的Alpha标记,经纪人考虑到Gun的身体状况,又把门关上了……

“救救你?”Mark生气了,什么叫救救他?我难道不值得你喜欢?“你让一个Bate救你?想让他操你?他操了你我依然可以,因为……我比他强,而你只能在我身下呻吟,你的一切都得是我的……”

数十次抽插之后,Gun慢慢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不再胀痛,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酥养,想要更多、更多……

“快点……再快一点……好大……唔……”

Mark看他得了趣儿,抽出下身,带出一股液体滴在了地毯上,拔出的时候,Gun不满的呜咽了一声,Mark把他从椅子上抱起来,让他跪趴在沙发上,然后跪在他身后全根没入。

Mark一手掐着Gun的细腰,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后背,从肩头到尾椎,一巴掌打在他的屁股上,疼得他屁股一缩,差点儿把Mark夹得泄出来。

Mark终于赶到了一点儿乐趣,手不断地打着Gun的屁股,柔软的肠肉绞着自己的性器,舒服得他长舒了一口气。

Gun把头埋进抱枕里,堵住自己的呻吟,Mark也顾不及管他了,开始用力冲刺。

就这么过了两个小时,前面的晚会也早已结束,Mark和Gun的性爱也到了尾声。

Mark低吼一声把精液全部射进Gun体内就退了出去。

三次射精,让Gun的后穴被填满,两条腿搭在椅子的扶手上,粗暴的性器让他的后穴完全合不上了,肠液和精液的混合物滴答、滴答的滴在椅子上,慢慢的身下就汇集了一滩……

Gun脱力晕了过去,分身软趴趴的伏着,胸膛和大腿青青紫紫的掐痕和吻痕。

Mark裸着身体倚在录音台上抽着烟,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笑了笑,翻出手机拍照。

欣赏了一会儿,先给自己套上衣服,然后慢慢帮Gun穿上衣服:“走吧,我的Omega,我带你回家……”

———————————————————

Gun从Mark家醒来,看着身上清清爽爽的,想必是被清洗过,他又微微歪头看见床头上摆着一套干净的衣服,抿了抿嘴唇,就想要起身穿衣服离开,等他都收拾完想走的时候,手摸到外套里一沓照片。

那是他晕在椅子上之后各个角度的照片……Gun惊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翻过照片看到一行字:

[不要试图不认识我哦^_^ Mark留]

 

2.
Gun捏着手里的照片,指尖泛白。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他站在原地,迈不动步子,“经纪人……对!打给经纪人!”

Gun摸遍全身的口袋,却没找到自己的手机:“手机呢?”

“Gun哥,你在找这个吗?”Mark倚在门框上,拿着Gun的手机晃啊晃,不知道在那儿看了多久,满脸都是笑意。

“还给我!”Gun往前跑了两步,扯动了身后那个羞耻的部位,呜咽一声停了下来,又因为不想露怯硬生生地站在原地。

“把手机还给我。”Gun冷漠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Mark,“我要回家了。”

“哇~Gun哥睡了我就不认账了。”Mark依然笑眯眯的,看得Gun心里直窝火。

“不要说这些不知所谓的话,昨天就当各取所需,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Gun心里既委屈又愤怒,说的话也不那么中听。

“你好凶啊……”Mark拿着手机一步步地朝Gun走,Gun咬着牙往后退。“昨晚你是第一次吧,Gun哥,现在不会很辛苦吗?毕竟……”

“闭嘴!”Gun皱着眉头呵斥。

“不要这么凶嘛,我们昨晚都……这么熟悉了。”Mark走到床边坐下,看着满脸戒备的Gun,脸上还是笑盈盈的,“你自己能走吗?我听说Omega的第一次都很辛苦。”

“谁说我是第一次?”Gun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表情,他强忍着下身的不适站得笔直,下巴微微抬高摆出了不屑的表情,“你的技术还排不到前几名。”

“哦?”Mark听了也不生气,“抑制剂免疫啊……至少要使用两年以上吧。”

“那又怎么样?”

“Gun哥未成年就诱惑别人了啊,很不乖哦~”

“与你有关吗?还有!不要叫我哥!”

“我好怕啊~你太凶了~第一次见Gun哥这么生气呢。”

“……”Gun看Mark一点儿生气的迹象都没有,撇开脸不再看他,也不答话。

“我问了Gun哥的经纪人哦,十八岁分化,自分化开始就不停的用抑制剂,以至于现在抑制剂都出现免疫现象了,某种程度上,Gun哥还真是单纯……”

“你!”Gun气得双颊通红,可又无可奈何,他双拳紧握,恨不得把Mark狠揍一顿。

“我是个Alpha,并且标记了你,这样其他的Alpha问道了属于我的信息素就不敢再招惹你了,除非遇到比我更强的。”Mark往床头看了看,给Gun倒的水他没喝,只好自己端起来喝掉,然后开口继续说道,“不过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在我们公司找到比我强的Alpha,所以你不必担心,抑制剂这种东西以后可以不用再用了……”

Gun眼神闪了闪,他也不像使用抑制剂,每次用完都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这东西副作用太大了。

看出Gun的想法,Mark笑得更开心了:“不过,你要隔一段时间就要被我标记一次,不然你依然会发情,而且情欲来的比没用过抑制剂的Omega更快、更……严重。”

“我……我会用抑制剂!”Gun不得不相信Mark的话,色厉内荏的喊。

“可以啊,可是……已经免疫了,你想以后都泡在抑制剂里吗?”Mark往床上一躺,撑着脑袋看着他。

“我会……会找一个喜欢的人一直在一起!不劳你费心了!”Gun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往门外走,刚打开门,顿了一下说,“以后我们就当作不认识。”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啊……都说了不要试图不认识我……怎么不怪呢……”Mark看着天花板,依然笑着,可是这笑,怎么看怎么藏着坏。

Gun回到家坐在浴缸里,昨天的一切就像幻灯片一样,一幕幕从眼前闪过,他双手抱着头不住的流眼泪……

他在那之前不是对Mark没有感觉,一个小孩子跟在自己身后的感觉确实不错,他十八岁分化,在那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Alpha,再不济也是个Beta,也一直以为自己会找个乖乖的Omega共度一生……Mark平日里看起来就是个乖乖的孩子,Gun也不是不喜欢,不然也不会一直照顾他,他又不是圣母玛利亚……

“我tm招谁惹谁了……”

“叮”手机响了一声,吓了他一跳。

“喂?”Gun还有浓浓的鼻音。

“Gun?你怎么了?”经纪人听着也吓着了。

“哥……我感冒了。”

“明天有些工作要安排,你要来一趟。是关于……你和Mark的后期营业问题。”经纪人斟酌着开口说道。

“好的,明天我会去,不会让你难做的。”

“Gun……昨天对不起了……”

“哥!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不用道歉的……。”Gun深呼吸,“我先挂了,有点儿累。”

“嗯,好,你好好休息。”

Gun挂了电话揉了把脸:“去tm的!不就是睡了一觉么!”说完就站起来去了卧室。

第二天醒来,Gun的身体好多了,不过还没消肿,走起路来还是有些奇怪,他走到会议室,Mark早就坐在沙发上等他,经纪人起身过来扶他。

Mark看了一下自己经纪人,经纪人会意起身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Gun和他的经纪人愣了一下。

“Gun哥来坐啊。”说着还拍了拍自己身边,无奈Gun不想撕破脸皮,就走过去坐下了。Gun的经纪人无奈跟Mark的经纪人坐在一起,眼神盯着两个人,生怕再出现什么差错。

Mark歪了歪头,在Gun耳边说道:“Gun哥你怎么走路姿势还那么奇怪,回家没有上药吗?就我给你上的那一次怎么够?”

Gun一个哆嗦往旁边挪了下屁股,Mark不死心跟了一步,手伸过去搭在Gun的腰上捏了两下。

Gun拍开了他的爪子,他又把手往下移了移,捏了捏屁股:“Gun哥看着很瘦,屁股上肉还是蛮多的……”

“咳!明天你们俩有一个采访,现场会有粉丝,当然其他主演也会去……”

经纪人再说什么Gun都没心思听,Mark一会把头枕在他肩膀上,一会摸摸他的腰,拍拍屁股,没一刻消停。

终于会开完了,Gun一下站起来,因为坐的时间有点儿长,突然站起来有点晕,经纪人刚想伸手扶住他,Mark立刻抬手搂着,“Gun哥不舒服吗?”

“他感冒了!我把他送回家!”Gun的经纪人心里本就有些歉意,生怕Gun再吃亏,就急吼吼的开口,一下子喊破音了,Mark的经纪人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不用了,哥,我跟Gun哥熟悉,我来照顾他吧,你很忙吧,我把他送回家。”Mark笑得乖巧,斜眼瞥了自己经纪人一眼,经纪人立刻拉着Gun的经纪人说还有工作细节要推敲。

Mark搂着Gun往外走,Gun恢复了之后立刻把手挣开,幅度大到像小狗刨土,Mark站在一边笑出声音。

“喂喂!不至于吧。”

“至于!你离我远一点!”

“好……好……”Mark举着双手往后退了两步。

Gun看他离得远了,不管身体的不适,转身撒丫子跑了。

“喂!Gun哥!记得上药啊!不然明天还肿着怎么上班!”Mark嗷嗷喊了一嗓子,听得Gun一个踉跄。

———————————————————

翌日营业,Mark在活动场地等着Gun,看着匆匆走来的人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赶忙迎了上去。

“Gun哥。”

“嗯。”因为有镜头,Gun也笑得开开心心的。

俩人根据公司给的设定营业,Mark算是吃够了豆腐。

突然,Mark闻到了一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充满侵略性,直冲冲的对着Gun来的,气势汹汹。

Mark眼神一凛,看向信息素的来源,是个拿着摄像机的男人,他认识他,是对家公司的一个保镖。

那人与自己不相上下,可以控制自己的信息素,Mark连忙看着身边的人,Gun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他前两天刚经过一场性爱,正是对Alpha信息素敏感的时候。

Mark急得汗都出来了,Gun夹紧了双腿,它甚至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正在往外流的液体……

“Mark……我很难受……”Gun不得已只能向Mark求助,“是你吗?”

“不是我,是左手边那个人,他是对家公司的保镖,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Mark紧皱着眉头,这件事儿太蹊跷了。

Mark不得已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包围着Gun,可这信息素的侵略性有过之而无不及,Gun双腿发软,甚至能感觉自己的内裤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

Mark一个用力把Gun摁到自己的胸膛,一手扶着他的脑袋:“Gun哥,晕倒,我带你走,相信我,我喜欢你,我不害你。”

Gun听了就假装脱力晕倒,整个人扑在Mark身上。

Mark假装惊慌的喊道:“Gun哥!Gun哥你怎么了?”

粉丝一阵惊慌,纷纷站起来挡住了那个摄像师,Mark又大声说道:“各位对不起,Gun哥的感冒一直没好,一直发着低烧,我送Gun哥回家,对不起大家了。”说完就抱起Gun往外跑,粉丝们看着纷纷给他们让路,那个摄像师想追却因为粉丝而不能向前。

Mark抱着Gun进了商务车,Gun立刻蜷起身子哼哼。

Mark这次是真的担心了,两种信息素先后入侵着他的身体,他现在的难受可想而知。

“Gun哥?Gun哥你怎么样!”Mark坐在他旁边看着在座位上扭来扭去的人。

“我……要抑制剂……”Gun太熟悉这种感觉了,那种支配不了自己情欲的感觉。

“抑制剂?”Mark听了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不要用那种东西了……只要你愿意,我来做你的抑制剂……对身体还没有伤害!”

Gun是个Omega,信息素智能控制他的情欲,可控制不了他的感情,他明白自己前两天换成是谁他都不可能进行下去,哪怕两败俱伤他也不会被动地承受……他双眼迷蒙的看着Mark,知道他眼里的担心做不了假。前些日子最担心的就是Mark随随便便当成是可有可无的一夜情,竟然双方都不讨厌,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Gun会开解自己,更会放过自己,这是他的优点。

Mark看着眼前的人眼里带着探究,更是不怕地对上他的眼睛。

Gun朝前面的隔离板看了一眼,Mark会意起身关上隔离板,把驾驶位跟后面隔开。

Gun不再强迫自己,伸出手勾住Mark的脖子,在他耳边呼气:“帮我……”

Mark身体一僵,尔后大喜,双手捧着Gun的脸就吻了上去。Gun回应着他的吻,两个男人的吻少了几分缠绵,多了几分肆意,“啧啧”声不绝于耳,一道银丝顺着两人的嘴角往下流。

“Gun哥,这是你自愿的……”

Gun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像是触发了Mark身体上的开关,两人吻着对方,脱着自己的衣服,Gun还没有完全被情欲淹没,手上的力气还在,脱衣服的动作也快得很,不过一会儿两人身上不着寸缕,赤裸相见。

“Gun哥……你也喜欢我是不是。”Mark抱着Gun,在他耳边轻吻着。

“是,还算喜欢……”Gun仰着脖子承受着他的吻。

Mark的手抚上Gun的分身,慢慢撸动着,Gun也小幅度的挺动着腰,迎合着Mark的动作。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Gun仰头咬唇,细细密密的呻吟从嘴角溢出。

Mark手法娴熟,Gun以前也帮自己弄过,可因为厌恶,总是草草了事,哪被人这样伺候过,又因为信息素的刺激,早早射了出来。

Mark把Gun的精液抹在他的后穴,中指慢慢地刺入,红肿还没完全消掉,他安抚性地摸了摸:“还疼么?”

Gun轻轻摇了摇头,承受着异物的入侵:“你……轻一点……”

“我会温柔……不会像那天一样粗暴了……我那天看你拒绝的眼神……气坏了。”

Gun微微睁开眼睛回神看着Mark的眼睛Mark回看着他,看清了眼里没有了拒绝……

Mark笑了,手下的动作越发轻柔,摁着他最脆弱的点,Gun发出甜腻的呻吟。

Mark细心的做着扩张,Gun的下身也有了抬头的迹象。

“进……进来……”Gun也忍不住了,双腿缠上了Mark的腰,Mark下身也胀得难受,听见Gun的邀请,手指退出来将自己的分身顶在穴口上慢慢插进去。

Gun本来就知道Mark的尺寸不小,可他进来的时候还是感觉自己接纳不了,只能仰着头深呼吸放松自己。

Mark吻上他的脖子,安抚着他,下身一寸一寸的插进去,Gun呼吸越来愈快,等Mark全部埋进他的身体后,他才长舒一口气。

Mark抱着他坐起来,他的性器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深度,Gun惊呼一声,“唔!轻一点!”

“Gun哥……我忍不住了……”

“嗯……来吧……”

Mark耸动着下身,可终究是坐着,Gun低头吻着Mark,Mark微微抬头,贴着他嘴角说:“Gun哥,你动一下……”

Gun搂着Mark的脖子双腿用力地在他身上动着,Mark舒服的低吼,Gun也急促的呼吸,两人极有默契。

“Gun哥……”

“嗯……嗯……”

操干了不知多少下,Mark感受到一股温热,他明白了那是什么……

“生……?”

“唔……什么?”Gun也感觉到自己生殖腔被操开了,只能祈祷Mark年纪小不懂这些事。

“Gun哥!你有生殖腔?”Mark惊喜的喊道。

“唔……”Gun含糊不清,就是不回答。

Mark更加卖力地向生殖腔撞过去,一下又一下,把Gun的腰都给装软了,他把Gun重新放在座椅上,大力的操干着:“Gun哥……给我生个宝宝吧……”

“唔……”Gun依然不说话,勾着Mark的脖子呻吟着。

Mark又抽插了几十下,将精液全部射进生殖腔,Gun的头向后一仰,被顶到失了声。

Mark的分身不急着抽出来,依然埋在他的后穴里,确认生殖腔有了闭合的倾向才慢慢抽出来,带出来的液体弄脏了座椅。

Gun脱力躺着,Mark抽出性器刮过敏感点他粘腻地呻吟了一声。

Mark趴在Gun身上,亲着他的胸膛:“终于可以回家了。”Gun忍着疲惫睁开眼睛看他,他起身敲了敲隔离板,Gun就感到汽车掉了头……

不知道司机绕了多少圈,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Mark把Gun抱进卧室将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我去叫餐,饭好了起来吃饭。”

“嗯。”Gun应了一声,蹭了蹭枕头安心的睡了。

———————————————————

Mark叫了餐又给自己经纪人打了电话叫他过来。

“Mark?叫我什么事?”

“公司里的经纪人只有你是我自己带过去的。”Mark声音里不带感情。

“是。”经纪人心里一“咯噔”。

“别人的经纪人是爸爸,而你不过是我的一条狗,你可还晓得?”

“是。”经纪人拳头紧攥着微微颤抖。

“什么好处能让一条狗背主啊?肉还是母狗?”Mark眼神直冲着经纪人看去。

“……”经纪人额头渗出汗来顺着额角往下流。

“知道Gun是Omega的除了他父母、他自己、我、他的经纪人,还有你……就没有别人了。”

“是。”

“今天那个对家公司的保镖……是你挑的吧?知道我实力的人也不多。”

“Mark……我……”

Mark抬手制止了他要说的话。

“知道Gun是Omega的人,给我个名单,我放你一条狗命。”

“只有那家公司的执行经理和那个保镖。”经纪人哆嗦着开口,突然就跪下,“不……不怪我……是他们威胁我!放过我!求求你!”

“昨天账户里的进账不少吧?赌债都还了?”

“……”

“因为Gun最近势头很足,怕他挡了他们艺人的路,于是想让他在镜头前面失态,断了他的路?”Mark嗤笑,“蠢……”

“你滚吧。”

———————————————————

“Gun哥,醒醒……吃饭了。”Mark轻轻喊Gun起床,Gun睁开眼睛看见Mark,笑了一下起身。

俩人坐在餐桌前气氛还算和谐。

“Gun哥……我们算是在一起了吧?”

“我不讨厌你,你也不讨厌我,那就先在一起吧。”

“我不是不讨厌你,我是喜欢你,以前我以为你是个Beta,我都没想过强迫你的。”

“那因为我是个Omega就强迫我了?”Gun把勺子一放,抬头看着他。

“不是……就……本来没想做到最后一步,你拒绝我拒绝得太明显了,我就……没忍住,而且,你那天真的……太好看了。”

“嗯……”Gun垂下眼睑,拿起勺子吃饭,“本来我还是蛮喜欢你的,看你挺乖的,没想到你是个Alpha。”

“嗯……”这句话取悦了Mark,他眯着眼睛笑得开心。

———————————————————

不久,对家公司的执行经理、Mark的经纪人和那个保镖同时出了车祸,两死一伤。外人在唏嘘的同时,还在奇怪为什么Mark的经纪人会和对家的经理凑在一起。

Mark抽空去医院看着瘫痪的经纪人,给了狗仔偷拍的机会,赢得了一众好评。

“怎么样,留你一条命……?”

“Mark…是你……”

“是我……你其实早该有这样的觉悟的……算了,你好好养着吧,以后应该没机会再见面了。”说完把鲜花放在床头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又转身说道,“哦对了,管好自己的嘴哦,不然你的妈妈也要来陪你咯。”说完转身就走了。

经纪人躺在病床上,绝望充斥着脑海,他现在想死都死不了了……

3.
Gun拿着化验单的手有些颤抖,“已怀孕”三个字让他有些期待又有些生气,气 Mark不知轻重。

“你!现在!立刻!回家!”Gun给 Mark打了电话,没等Mark说什么就把电话给挂了,弄的Mark很是奇怪,什么事儿能让Gun这么生气?

没有多少犹豫,他立刻往家里赶,刚打开门就看见Gun气fufu地坐在沙发上瞪着他。

“宝贝儿?怎么了?”Mark没敢往前走,就站在门口,笑嘻嘻的。

“你还有脸笑!你还舔着个脸笑!”Gun把化验单用力往Mark那儿扔,可是一张纸轻飘飘的,在空中晃了两下又落到自己脚边,“这个化验单也跟我过不去!”

一听化验单,Mark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登时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走过去捡起化验单,一屁股坐在Gun旁边,伸手抱住她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嗷!我要当爸爸了!”

“你确定……要这个孩子?”Gun其实想的很多,他想到自己的事业,想到Mark的事业,这个小孩儿其实来的并不是那么是时候。

“要啊!当然要!”Gun怀孕带来的巨大的喜悦让Mark无暇去分析Gun话里的深意。

“可是……”Gun的欲言又止让Mark理智渐渐回笼。

“你不想要吗……?”Mark低头抹了一下脸,略微想了一会儿,抬头笑,“也是,我们都还太年轻了,不太适合。”

“不是,我以为你会不想要。'

“怎么会!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我怎么可能……”

“那,就生下来吧……”Gun笑着回答。

“好!”Mark重新开心起来,“我们需要准备联系医院,需要……嗯……营养师,还需要……需要月嫂!对,月嫂……”

“Mark! Mark!你冷静一点,才两个月……”

“都两个月了……他已经两个月了,快生了……要联系育婴师,对对对,学区房要尽早挑一下,还有……”

“喂喂!”Gun心里的不安被Mark傻了吧唧的样子安抚了,“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

且不说那天Mark怎么被安抚的,Gun一天天的被他烦死了,每天都在问有没有胎动,孩子能听到他说话不啊,孩子有没有不开心啊……

Gun以为Mark也就兴奋这么一两天,谁想到持续了好几个月,Mark自己做主把两人的工作全都停了,反正他有钱!他养的起!自己个儿老婆生孩子,全世界都得让路!

就这样到了六个月,Gun早就已经显怀了,Omega怀孕之后,身体特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他没敢跟Mark说。

进入预备哺乳期,Omega的胸部总会有些胀痛,虽然说不至于到有罩杯的地步,但是摸上去软软的,Mark打眼一看就晓得了:“Gun哥!我……操……”

“走开!”Gun一把把Mark推开,“怀孕呢!你最好收敛一点,伤到宝宝我打死你!”

“好好好~~好嘛~~”Mark手捏上去,“Gun哥你自己摸过吗?”

怀孕时期的身体敏感得很,Mark一碰,Gun就感觉到了,害怕两人都把持不住,Gun连忙往旁边挪了一下,Mark一看就知道,抿嘴笑了一下。

“Gun哥,六个月可以了,对宝宝不会有伤害的……”说完就往他身上蹭,“你也忍不住了吧……”

Gun咽了一下口水:“不行!你走开!我要睡了……”说完他就背对着Mark躺下,“再碰我你就去客房!”

“好嘛好嘛……”Mark也跟着躺下,“我就抱着你,我不乱动。”

Mark是被一阵刺激醒来的,支起上身一看,Gun跪在他腿间,不断的吞吐着。

“Gun哥……”他轻声一叫,感觉到Gun停顿了一下,然后更加卖力的动着。

“嗯……”Mark抑制不住的低吟,“Gun哥……”柔软湿热的口腔包裹着自己的分身,让Mark忍不住仰起头,“Gun哥……好棒!”

Gun的手摸着Mark的大腿,不满足于浅浅的舔舐,慢慢向下,做了两次深喉,本能地一下又一下挤压着……

“Gun哥……啊……”终于忍不住,Mark伸出手扶着Gun的脑袋,往上挺动着迎合 Gun的动作,“Gun哥……”Mark没忍住射了。

Gun闷哼一声,双手撑在Mark身体两侧,慢慢往上蹭,然后盯着Mark的眼睛,咽了下去,嘴边来不及吞咽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划过下巴,滴在Mark的胸膛上……

Mark眼睛都憋红了:“Gun哥…你要干什么……”

“Mark……我忍不住了……帮帮我……”Gun轻轻趴在Mark的胸膛上,“帮帮我……”

“Gun哥……你不担心……”

“你不是说,到了六个月,就没关系了吗……帮帮我……”

Mark晓得了,婴儿的长大能压迫到前列腺……果然,Omega的身体真的是百分百的契合,跟他。

他轻轻跪坐起来,Gun顺从地躺倒,身上早己一丝不挂,嘴里溢出的呻吟声让 Mark刚发泄过一次的分身又坚挺如初。他伸手往Gun的后穴一摸,分泌出来的液体沾满了他的手掌,早已经做好了接受Mark的准备。

Mark不再忍耐,把Gun的双腿挂在自己的臂弯,往前挪了一下对准穴口就挺身进入。

“啊~”Gun一声黏腻的呻吟,让Mark差点儿把持不住,又顾及到宝宝,只能慢慢的进入,慢慢的抽插……

“快一点……嗯……Mark快一点……”Gun无意识的呻吟让Mark有一瞬的失神,想到自己查阅过的资料,估计是Gun今晚的乳腺有所变化,让他忍不住了,“疼……”

“哪里疼?”Mark手划过Gun的胸部,“这里吗?”

“嗯……疼……痒……”Gun难受到了极致,“Mark,好难受……”

Mark俯身含住了Gun的左胸,研磨、啃咬、吮吸,感到了他胸口的变化,由硬及软……

“Mark,好疼……疼呀…………Gun眼泪都逼出来了,“Mark……好疼……”

Mark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用力地吮吸着,舌尖尝到甜甜的奶香味,又放开去了另一边。

“Mark,动一动……”Gun的屁股摇晃着,“难受……”

Mark一边帮Gun吸奶,一边取悦着,着实辛苦的很,额头都浸出了细汗,在Gun的腰侧掐了一把:“不要闹……”

Mark帮Gun处理好了涨奶的问题之后,直起身子按着Gun的大腿抽插:“Gun哥……”

“啊……嗯……”Gun没有意识地呻吟,“不行了……嗯……”

Gun的发情期被孕期抑制,可是今晚的性欲也不比发情期弱到哪儿去,一直持续到天亮。

“Gun哥……”Mark手围着Gun的乳头打着旋儿,“你好热情……”

“……”Gun睡着了。

 

孩子出生已经四个月了。八个月,整整八个月,Gun对于床笫之间的事儿不大有兴趣,孩子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夺走了,Mark对此非常不满……

“Gun哥……做吧……我忍不住了……”

“走开走开。”Gun挥挥手,“孩子要哭了,该喂奶了。”说完就进了婴儿房。

“Fuck……”

Mark盯着Gun的背影,今天绝对不能放过他!

“宝宝……”Gun抱着孩子,撩开衣服,孩子本能的找到Gun的乳房吮吸。

“唉……”Gun叹了口气,虽然孩子四个月了,他毕竟是个男人,哺乳这种事情还是会有些……尴尬,不过看着孩子吃得小脸儿红扑扑的,还是蛮幸福的……

孩子吃着吃着,张嘴“哇“一声,他又赶忙把孩子换了个方向,喂他另一边:“你这么能吃,随谁啊……”

“当然是随我啦,不然还有谁……”Mark走到Gun身后,轻轻搂住Gun和孩子,“不过孩子长得像你也是真的。”

“才四个月,能看出什么来?”

“能看出来,长得像你。”

“就没有长得像你的地方?”Gun轻轻的歪过头问他。

“有啊,牙像我。”

“才四个月那里长牙了?”Gun失笑。

“长出来就像了。”Mark细细密密的吻着Gun的脖子。

“喂喂, 别闹!喂孩子呢!”

“明明就睡着了!”Mark轻咬了一口,象征性地惩罚。

Gun低头一看,孩子已经睡着了,连忙把乳头从孩子嘴里拔出来,然后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

低头看了看套在身上的睡衣,低骂了一句,转身去了卫生间,衣服的里衬全都被浸湿了,黏腻腻的,太不好受了。

“哎!”Mark跟进来一把抱住他,吓他一大跳。

“八个月了……Gun哥。”Mark掰过Gun的身子,两个人面对面,“宝贝儿,八个月了……”

“你别……”

“别什么?”Mark对着他的嘴巴亲了个带响儿的,“别做?”说完一用力就把他抱到洗手台上,挤进他腿间,“八个月了……你是不是忽略我太久了,嗯?”

“喂喂,幼不幼稚啊你。”

Mark释放了信息素,Gun瞬间就软了身子:“孩子还在屋子里呢!”

“他睡着了!”Mark伸手往Gun的裤子里摸,“你看看我~”

哺乳期的身子本来就敏感的要死,被信息素一撩拨,整个人都趴在Mark身上, Mark手指挤进后穴,内裤被浸得湿哒哒的。

“啊~”

“嗯?不要喊哦,宝宝会听见。”Mark坏笑看着他,“不能把宝宝吵醒哦。”

“回卧室,回我们卧室……”

“好,叫一声‘好老公’,我抱你回卧室。”

“好老公……”

Gun的腿缠在Mark的腰上,Mark抱着 Gun的屁股转身就往卧室走……

“要不要……”Mark压在Gun身上坏心眼儿的问。

“要!”Gun也忍不住了,到了卧室胆子就大了,双手搂住Mark的脖子,“要来就来,啰里八嗦!”

“好,老婆说来我们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