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忽從夢中驚坐起

Chapter Text

a.

Kit是被刺眼的光和全身的不適感折騰醒的,Kit瞇著眼睛艱難的適應著盛夏的陽光。依稀還記得昨天是校之星月的最終比賽,賽後被Beam拉去參加慶功派對,沉重的腦袋提醒著自己灌了過量的酒,最終還是敵不住頭疼,Kit閉上眼晴轉了轉身重新投入被窩的懷抱。

脖頸下不知膈著什麼,枕的脖子十分難受,Kit伸手想拉扯開這擾人的異物,陌生又熟悉的觸感,令他瞬間清醒過來。經過反覆的觸摸確認,這個“異物”是人的手臂,他多少還是分辨出來了,可怕的是,為什麼會有人的手臂在自己的床上。

Kit坐起來的瞬間驚動了身旁的人,大腦還未能及時處理到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場面一度安靜到讓人發狂。陌生的房間,除了床就是浴室,儼然是家酒店,而床那邊的人,恰巧也是自己認識的人。

「Kit…?」Forth抽回自己的手臂,整夜被人枕著的手臂早已沒有了知覺,剛剛Kit反覆揉捏確認的過程中,酥麻的感覺一點點傳過神經末梢,加上忽然的動靜,讓他漸漸轉醒。

「…」Kit盯著Forth的視線來回掃了這人好幾回,袒露在棉被外的胸膛有著詭異的紅斑,或深或淺,肩膀遍還依稀可辨的齒痕和類似抓痕的印記,看的Kit很是心驚。連忙低頭確認自己身上是否也是一樣,意外的卻沒看見預料中那樣的痕跡,只是微微提腿的瞬間,連帶的腰身以下都有種不適感。Kit吞了吞口水,睜大著眼睛看著Forth,想組織起完整的語句,腦袋裡卻如漿糊一般,膠著的一塌糊塗。

Forth也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吻痕,因為醉酒斷片而支離破碎的記憶在腦海中浮現,他似乎記得發生過什麼,又不太能確定是否只是自己酒醉的臆想。「Kit,我是不是做了…你有沒哪裡不舒服?」

「Forth、你今天沒有課嗎?」Kit憋了半天最後只問了一句無關痛癢的話,Forth摸索了好一會,才在枕頭底下找到了手機,時間已經不早,第一節課已經趕不上,轉身看了看不知何時又默默縮回被子裡的Kit,「我先用浴室,你要是累再睡一會,我們…遲點再談。」

「哦咦。」Kit在被窩裡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直到水聲響起,他才隱忍著不適下床,在床上地上搜索著自己的衣物和隨身物品,看了眼狼藉的床,不爭氣的逃跑了。

門扣上鎖的聲音在只有水聲的房間裡異常凸顯,Forth關上了水喉,滿室大珠小珠落地奏起的樂章也戛然而止。Forth雙手撐在洗手台上,看著鏡中的自己,腦袋再短路也還是能分清楚自己沒這樣的本事在自己身上留一身的印記,昨晚究竟發生過什麼已經昭然若揭。

在他失戀的那晚,他睡了一個關係還可以的朋友。而顯然,逃跑的Kit以及放任Kit逃跑的自己,誰都沒有準備好接受這場意外。

 

b.

回公寓的計程車上,Kit壓著自己的胸口一直在調整呼吸吸,告誡自己要冷靜下來好好去回想發生了什麼。乘客的反常反應,讓司機已經反覆的透過後視鏡確認了好幾次。

越想越不對勁,為什麼他會和Forth共處一室,Phana先帶走Wayo學弟這件事他都還記得,說好一起走的Beam,最後人呢?掏出手機,電量早已紅色警報,也顧不上那麼多,調出Beam的號碼,一遍一遍耐心的撥著。

「哦咦,死Beam,你終於肯接電話了。」

「嗯?」好不容易電話接通了,Kit開口就是一陣埋怨,對方似乎沒有睡醒,微乎其微的回應了一個單音節,「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沒睡醒?昨晚喝了很多酒是吧?明明說保證把我送回公寓,你自己是不是喝大了就忘記我了!」

本來Kit還想要質問的更加清晰明瞭的,奈何,他頂不住計程車司機一探究竟的目光。

「Kit?」Beam的聲音很沉又很空,聽起來似乎離手機很遠,Kit還想說些什麼,對面一陣聲響,電話掛斷了。Kit舉著手機目瞪口呆,他的從小玩到大的摯友Beam居然掛他電話了!等他反應回來再回撥的時候,電話那頭已經關機了,Kit臉上一陣白一陣青,死Beam,這個時候我最需要有個人說話,他居然掛了我的電話。

Kit不知道的電話這一邊,堪比車禍現場,Ming還握著手機,但陌生的壁紙,明顯不是自己的手機,床的那一邊,光潔的後背袒露在空氣中,綢被滑落在那人的腰間,被手擋住的半張臉,依稀能辨認出來,是P’Beam。

手機公放的聲音戛然而止,Beam伸手在床上摸索,實在找不到才不得不起身,Beam撐起半邊身子,手揉了揉腦袋,眼前有個人坐在他半尺遠的地方,一樣裸著,呆呆地舉著他的手機定定的看著他,臉上的表情難以用語言描述,因為實在太變化莫測了。Beam閉著眼睛回想了個大概,一般他喝多了會是哪一種發展,他挑挑眉看向Ming,幽幽的問了句,「是我睡了你?還是你睡了我?」

Ming聞聲,手中的手機,嘩的就從手中脫落掉在床上,床的彈性不太好,至少掉在床上的瞬間都沒再彈起來,Beam盯著自己的手機想。Ming覺得Beam的狀態冷靜的可怕,從看到他的疑惑到接受只不過短短的幾秒,也不是說自己少不經事,最不能讓他接受的事情是,對方是P’Beam,換作是任何一個陌生人,情況都比現在好上不知道多少倍。這人偏偏是Kit學長的好朋友,那種悔恨無措的心情,他都想要上論壇po個求助貼:不小心睡了喜歡的人的好朋友,我該怎麼辦,急,在線等。

「P’Beam,我……」Ming跪坐在床上,他拖過綢被蓋住了下半身,覺得不妥,又拿了手邊的枕頭蓋住了綢被之上。Beam的目光一直跟著Ming的一舉一動,意識到對方的意圖後,他笑了笑,搖了搖頭翻了個身,「不必那麽介懷,emmmm....,大家都成年人,就是個意外,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就是。」

「……」Ming打量著靠在床頭的Beam話裡幾分是真,幾分是假。Beam拿著手中的手機轉著圈,「學弟不是喜歡Kit嗎。」

「P!?」Ming緊張的看著Beam,Beam招了招手,翻身下床穿衣服,Ming別開了臉沒去看Beam,「我可不是搞破壞的人,能不能追到是你本事,你的Kit學長現在一定在家裡罵我掛他電話。」

「P’Kit不會發現是我接了電話吧?」

「那就是你造化了,我要去找Kit了,小祖宗肯定炸毛了。」

「嗷,P,有消息可以不可以告訴我一聲!」Ming聽到Beam這麼一說,激動的往前移了兩步下了床,接過Beam的手機就留下了自己的line,之前用來遮羞的綢被與枕頭自然是丟一旁了。

Beam還在扣襯衫的扣子,目光在Ming身上巡視了幾回,最後低頭盯著早晨起來微微昂揚的某處,吹了個口哨,「精神不錯啊~」

Ming伸手又拿了個枕頭蓋在身前,Beam伸手按了按Ming的脖子,指腹溫熱帶點粗糙的觸感,嚇得Ming往後退了半步,「不逗你了,脖子上有吻痕,沒消之前別讓Kit發現是吻痕。」

Beam抽過手機徑直往外走,Ming松了口氣坐在床上懊惱,怎麼會是P’Beam,萬一被P’Kit發現了怎麼辦,為什麼會和P’Beam睡到一起去!Beam在轉角位、向後探出半個腦袋,把Ming本就所剩無幾的理智炸的蕩然無存:「哦,忘了說,技術不錯~後面, 記得清理下~」

 

c.

Beam站在Kit的公寓外,敲了不下20次門,Kit一臉不悅的打開門,發梢還帶著水氣,滴濕了圓領的T,想必剛才沒有回應是在洗漱。

「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手機沒電了,都是我的鍋,」Beam雙手合十的道著歉,看到Kit臉上的慍色微微好轉一點,Beam才敢繼續說下去,「怎麼了?找我那麼急?」

本已經偃息旗鼓不準備追究的Kit,一下被問到痛處,逮著低頭換鞋的人,一個鎖喉殺,「你還敢和我提這件事,昨天是誰信誓旦旦保證一定會送我回來的,你是不是又去泡什麼妹子把我丟在酒吧了!」

Beam連鞋子都沒穿好,被Kit拖著往屋裏帶了好幾步,手臂上似乎還帶著水的餘溫,髮間的水順著Kit的手臂流進脖頸,癢癢的,似在脖頸間,又似在心間。抵在Kit胸前的腦袋,乖巧的沒有掙扎,反正Kit也不會真的弄疼他,他是知道的。

「我送你去坐車的時候,被Mo學長他們架走了,我還反覆和你確認你能不能走,你不記得了?」即使是宿醉,但Beam似乎比任何一個人都更快適應恢復回憶記起發生過什麼。

昨天確實是如他所想的那樣,在喝的還能清醒的走路思考的時候,帶Kit離開,把他送回家的。奈何還沒走出酒吧街,就被學院的學長給叫住不准走,好說歹說、在你一個人留下放Kit回去與你和Kit一起留下繼續喝兩種選擇中,他無奈的選擇了前者,至少他可以一個人在外面醉的不省人事,他卻無法帶著Kit和他一起不省人事。

把Kit托付給自己熟稔的酒保,千叮囑萬囑咐分讓他一定要把Kit送上車,甚至乎還提前打了電話和Kit公寓的門衛說如果看到Kit下車麻煩接一下把他送回房間。還反覆的問Kit自己一個人回去有沒問題,是Kit嫌棄了他很多回說自己沒問題,他才把人交給酒保Nic的。

學長們還在一旁笑他把Kit當小孩,一個成年男人還需要你操心那麼多。Beam很想說,Kit在我眼裡,就是一個需要我時刻操心的小孩。可是,他們不會懂,所以他什麼都沒說。

Kit松了手,Beam說的場景他似乎覺得很熟悉,又很陌生,但是他沒有質疑Beam,因為Beam從來都不會騙他;這麼多年來,只有Beam不說,例如他為自己打架的原因,但凡Beam告訴他的,從來都沒騙過他。

Kit緊皺的眉頭,讓Beam意識到很可能那一環節出問題了,而Kit並沒有說,估摸是問不出結果,心裏已經敲好等晚上的時候要去找酒保Nic問清楚。

「發生什麼了嗎?」

Kit被Beam的問題驚擾了自己挖掘被斷片的記憶,緊張的舉起手搖著,「什麼都沒發生!」

Beam半信半疑的目光盯著Kit,看得Kit很不自在,在Phana和Beam眼皮底下,他的謊話向來都很沒底氣。他突然靠近Beam,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夾雜著各種煙酒香水味,實在令人作嘔,「你是不是沒回宿舍被罐了一夜的酒?又是在酒吧打烊的時候醒的?快去洗洗,我給你找衣服。」

不待Beam回答,Kit就把他推進了浴室,轉身就跑進房間拉開衣櫃翻箱倒櫃找比較寬鬆的衣服。其實Kit忘了他打電話時Beam也還是迷糊的,那個時間可不是酒吧打烊的時間,他忘了Beam沒忘,Kit發生了一件他不想讓他知道的事。

Kit不肯說他只好自己去查了。

當晚Beam知道了兩件事,讓他覺得發生的事情一定不會是個什麼好事情的關鍵的兩件事。從門衛口中得知,Kit是早上才回來的,另一件更糟糕的事是:Beam知道了Kit是和Forth一起走的,為此他還特意拿著Forth的照片去問Nic,是不是他想到的那個人。Nic的原話是,他送Kit往大路走的時候,遇見了這位先生,Kit叫住了他,這位被稱作Forth的先生,似乎喝的上了頭,路都不能好好走,Kit先生一直拉扯著對方,一路跌跌撞撞走到路邊。還一直告訴我沒問題,讓我回去。我目送他們上的出租車才回來的。

Beam向Phana拿Forth電話的時候,Pha挑著眉打量了Beam很久,Beam只說是私人事情,隻字沒敢提Kit,深怕Pha知道繼Wayo學弟之後,Forth又和Kit牽扯上,他可不敢保證,Pha不會去揍Forth一頓。但他能保證,在Phana動手之前,他會先動手。

Forth的電話忙音到Beam都懷疑Forth換過電話,但Pha因為Wayo根本不去關心昔日對手的這點小事情,直到第三天,Forth接了電話,Beam還沒來得及說明用意,就被掛了電話,Beam的第六感告訴他,這個Kit不願意說的事情極有可能和自己當天發生的事情一樣。工學院堵了兩天都沒堵到人,逼得Beam不得不發散自己強大的交友圈去堵Forth這個人。

在各方好漢佳人的相助下,Forth終於在學校食堂逮到了人,不過Forth恰巧和Ming在一起用餐這件事,讓Beam想起了自己似乎一直忘記了這號人。遠遠看去,工院兩屆的院校之月盤踞著食堂的一個角落,滿臉的愁雲慘霧,散發出一種閒人勿近的氣場。

「Forth,我們聊聊?」Beam撐著餐桌站在Forth起身唯一的出口位,想著如果Forth想要跑,他也能及時出手攔下他。

Ming在一旁握著他的手腕,「P’Beam?」

Ming擠了下眼晴,沒把話說完,Beam還是很快會意他完整的問題,「你的問題我等會再找你,現在我有更急的事,你的學長,我要帶走了。」

Forth放下了湯匙,碗裡的飯菜幾乎沒有怎麼動過,自那天Kit走了以後,他一直都在思考自己究竟都做了什麼。

他去找過Kit,在他們醫學院的樓裡他看見了Kit,給Kit打了個電話,看著對方盯著手機怔在原地,直到電話自動掛斷,對方仍舊是一臉的苦大仇深。Forth沒敢出現在Kit面前,此後他沒有再主動去找Kit,也沒給他打過電話。他默默的關注了Kit的IG,看著人兒從之前的曬日常到突然的雞湯傷感,再到被他關注後幾天都沒敢更新動態,Forth笑了。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他居然翻看完了Kit所有的貼文,還有他給好友的回覆。

哦,以前沒發現,其實Kit也是個很可愛的人啊。

當然,這句話,Forth當時並沒有發現,是被Beam扯著衣領馬上要挨打的時候他才下意識的說出來的。以至於聽了這話,Beam的拳頭一直都沒落下,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d.

Forth看著跟前的人生氣的大步往前走,全然不顧及他會不會跟不上,或者半路跑掉,畢竟上一次Beam打他電話的時候,他慫了那麽一秒掛了人電話。三天以來一直在收拾自己的心情,也在想著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只不過我們的當事人完全沒發現,會掛Beam的電話,是因為Beam在他眼中的tag變成了Kit的親友,而非Pha的親友,腦內的天秤早已經傾斜還全然不知。

Forth對Kit和Beam的認識,都是來自Pha,對Pha的認識也是從校之星月的比賽開始。最初的時候,他們排練,總會有那麽兩個人帶吃帶喝的來看Pha,但Phana是誰啊,後來成為校之月的男人啊,別說自家兄弟會來看你,聞言來垂涎美貌的人自然也是不在話下。Pha從來不拒絕女生送來的愛心禮物,自然的,Beam和Kit的下午茶就會被冷落,Beam和Kit還埋怨Pha重色輕友,兩人在角落惡狠狠的咬著點心吸管盯著談笑風生的Pha。

Pha人其實不錯,至少他會在甄的粉絲們的同意下,招呼所有人一起來享受這下午茶。雖然不該這麼形容,但Forth當年也是受恩惠蹭吃的那一個,常常和失寵的二人坐在一起,看Beam拉上Kit對著Phana上演你無情你冷酷你只聞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的戲碼。Phana一向都不會理會這種沒營養的加戲,Beam就會撲向Kit大哭,Kit總會摸著Beam的頭盯著Pha控訴明明就是你的不對,快讓讓Beam哄哄他。再到後來這二人依然會來,只是不帶下午茶來了,Beam似乎也有了新的技能,在各院院之星與學姐中混的如魚得水,偶然也會有碰壁的時候,這個時候他會垂頭喪氣的回到Kit身邊,Kit總會給他順毛,直到Beam又恢復元氣滿滿的樣子。

這段記憶,差不多時隔一年,才被Forth從沉睡的記憶中喚醒,以前,他更多的是記住了Pha的受歡迎,還有Beam的鬼靈精,到了現在,他才忽然想起,那個會在戲精飆戲時給足面子一同搭戲的Kit,那個會控訴Pha卻從不丟下Pha仍等他散場一起離去的Kit,那個永遠能適當的把握好Pha和Beam的情緒以至於兩人怎麼鬧都不會冷場的Kit,那個會在Beam和Pha都不在身邊時自己仍能靜靜看書完成課業也不等待的Kit。他能如參天大樹那樣庇護珍視的朋友,也能如安靜的涓流一般流入人心,滴滴答答。

「Beam!」Forth在身後叫住了Beam,出了飯堂Beam就一直往前走,遇到路口就右轉,毫無目的,Forth已經跟在他身後大半個小時了, Beam急切的轉身,「你不要叫我,不讓我會忍不住揍你一頓。」

「那就來打一場啊!」Forth拖著Beam找到自己的機車,帶他去了拳擊館,比那些糾結的要死的問題他更樂意直接打一場。

「不是說要打一場嗎?」Forth將拳擊手套拋給對面傻愣的人,Beam彎腰去接在半空呈拋物線的手套,笑了笑,也是,用男人的方式解決,比他扭扭捏捏各種顧及的好多了。

Beam這廂剛帶好手套,就看到Forth在對角線的角落躬身前後滑步配著前後直拳在揮拳,對方已經開始了熱身,出拳快速,動作簡潔有力,一看就是練過,自己連打架都不過是個半路出家,跟著Pha混起來的,果然還是應該告訴Pha讓Pha來收拾Forth才對。

Beam直接略過熱身,逕直逼向Forth,Forth側身一個蝴蝶步拉開了與Beam的距離,明知道自己打不過,不如讓一切結束的快一些。「Kit是不是一整夜都和你在一起?」

「是!」無論從技術層面還是意識層面,Forth都能更好的應對Beam的進攻,Beam似乎也有意識到這一點,逐漸落於下風,「你為什麼會和Kit在一起?」

「我連他什麼時候到我身邊的我都不知道!我當天喝了很多的酒,所做的事都沒經過大腦的!」

「哈!你說你不知道,你記不得,那你究竟做了沒?」

「我做了,雖然不確定,但現場所有的場景都提醒著我,我做了!」聽得這話,Beam就更不樂意了,揮拳更想不要命似的瘋狂砸下,亂的毫無章法,Forth只能憑本能的去格擋,「你是怎麼想的?你打算把Kit怎麼辦?」

我是怎麼想的,我該怎麼做?Forth被Beam的一下勾起了所有頭疼的問題,他有想去道歉,想去找Kit,對方顯然不想見他,可是他越回憶以前和Kit的交集,越去關注Kit的過去,他發現,無論回憶的是什麼場景,最後都會定格在Kit坐在長板凳上,在斑駁的光影裡靜靜地寫字的畫面。Beam在遠處叫他時,他會綻開笑容,臉頰邊是個深深的梨窩。這種感覺困住了他,這幅畫面他無法出走去,恨不得時光倒流,他一定會主動的走過去,和Kit單獨的說上幾句話,這樣現在他們大概會更熟稔,而不是朋友的朋友。

「我能怎麼辦?哦,以前沒發現,其實Kit也是個很可愛的人啊。」fotrh放棄了防守,在直視自己心底的想法後,面對Beam的質問與憤怒,他放棄了防守。原本要落下的拳卻一直沒有落下。Beam放開了他,就著圍繩坐在地上,Forth蹲下與他平視,最後也靠在了角柱上等Beam把話說完。

「所以,你是喜歡Kit的意思嗎?」

「可以試試,」Beam聽了話再次抽手直勾向Forth,Forth一記拍擋改變Beam的攻擊軌道後抓住了Beam的手,「如果你只是抱著這種玩玩看試試看的心態,你連Kit遠一點,我和Pha都不會允許你靠近Kit的。」

Forth看向Beam因為生氣而瞪圓的眼睛,漸漸撤了力道,「Beam,Kit是個人,他有自己的意志,你和Pha不應該這樣過分保護支配他。如果他會喜歡我,我會對他好,如果他說他有喜歡的人,我也會爽爽快快放手,認認真真道歉。」

「你們真的不應該左右他的選擇,讓他自己選一次不行嗎?」Forth打斷了Beam的欲言又止,「還是說,你喜歡Kit才不想我靠近?」

「我…!?」Beam被Forth的指出,弄的措手不及,他無疑是喜歡Kit的,他也喜歡Pha,但是這種喜歡是否是Forth所指的那種喜歡他不確定。不管是處於習慣也好,還是性格使然,他都把保護Kit作為人生的信條之一,保護他,不需要理由,只需要去做。Kit是他的朋友,是兄弟,甚至是家人,他很喜歡他,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那種,他的喜歡沒有讓他想要Kit變成戀人,但他先把Kit當成家人,當然這個家裡還有Phana,他們就是這樣密不可分的關係。

「如果你喜歡他,你可以去說,我不會去阻擋你,同樣你也不能以Kit朋友的身份禁止我靠近他,除非他說,不然我不會聽的。」Forth鄭重的宣告,Beam抽了抽嘴角,卻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

Forth起身想拉他一把,Beam搖了搖頭,Forth點點頭,「我把剩下的時間都盤下來,你可以呆到你想走為止。」

「不過,還是謝謝你,讓我看清我自己。希望你也能看清你自己,Beam。」

 

e.

Ming找到Beam的時候已經是幾個小時後的事了,如Forth所說,在一家私人拳擊館裡。

Ming也是因為近期他的Kit Kat學長,對他的Line視而不見,幾天下來發去的消息都仍然是未讀狀態,脖子上確實如P’Beam說的那樣,有個再明顯不過的吻痕,無論是高領還是創可貼都十分的欲蓋彌彰,不能去找Kit,他已經一連三日沒有P’Kit的消息了。

唯一能依靠的就是P’Kit的好友P’Beam了,至少比那個把好友拐到手後行蹤更加飄忽的P’Pha靠譜。但那位幾個小時前告訴他晚點來找你的人,果然是騙他的,明顯又放自己鴿子了。此刻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拳擊台中心,身上的衣服都帶著被汗液濡濕的痕跡,天知道他在這打了多久的拳,原因會和Forth有關嗎。

Ming轉了轉眼睛,跨過圍繩來到Beam身邊,帶著一貫的笑容,「P。」

忽然的出聲讓Beam條件反射的緊繃全身,直到睜開眼看清人後才逐漸舒緩過來。「你為什麼會在這兒?」

「噢嚄,P,之前說好有消息會聯繫我的,我不找你、你都不來找我。P'Kit最近都找不到人,電話轉語音信箱,Line也不回,他怎麼了嗎?」

我不找你,你都不來找我。Beam仍舊是躺在地上,看著頭上這個擋去大半光線的人瞇起了雙眼,他以前怎麼沒發現,這人說話竟然意外的黏黏糯糯的,明明是控訴聽起來卻帶著點撒嬌的意味。

「P?」Ming伸在失焦的人眼前的雙手被人彿開,「Kit最近有點點感冒,平時除了上課都在休息,你知道的,病人需要好好休息,所以沒空看你信息。」

「Kit Kat學長沒事吧?嚴重嗎?」

「有我和Pha在、就絕對不會讓Kit有事。」Beam的話語似斷未斷,卻沒有繼續說下去,Ming在捕捉到與Kit有關的訊息時,總是既敏感又不得要領。

「那學長呢?和我們P'Forth是怎麼回事?總不會是為了錢……」Ming伸手拉起了躺在地上的Beam,眉眼彎彎的看著Beam,這個眼神總透露出一種信息量巨大的審視,Beam掛上標準的營業式微笑,堪比百麗宮櫃檯的銷售小姐。「不,我就是找個人教我打拳,僅此而已。」

「P,我可是學過泰拳的哦,你怎麼不找我?」Ming笑的更加狡猾,他甚至在心底想了一套、關於他的直系學長P’Forth和P'Beam情敵見面分外眼紅大打出手的劇本。只是,他自己並不知道,在別人的事情上,他總是準的可媲美半仙。

Beam敵不過學弟的好意,是被Ming送回公寓的,直到中途Ming下車買了粥和藥回來,Beam反而沒有更多顧慮了,都是因為Kit,他才收到這種順帶的照顧。

真的提著藥和粥站在Kit房間門口的時候,Beam有一絲絲猶豫,Forth的話仿佛還在耳邊迴盪,’還是說,你喜歡Kit才不想我靠近?’,雖然當下立即在心裡反駁不是那樣的,可是問題越沉澱越發酵的可怕,連自己都開始模糊自己的喜歡就是家人朋友還是類似愛情。

以至於門突然打開後,兩邊的人都被嚇得開口大罵,「喔咦,Beam,你站在我門口幹嘛不敲門?」

「咳,我買多了一份粥,想著你可能沒吃,就來找你了。」Beam挑起手中的膠袋,Kit卻注意到掩藏在打包盒後面的藥,「你生病了?」

Beam愣了一下,立刻裝可憐靠在Kit的肩膀,「嗯,我病了,Kit醫生快來救救我,我感覺自己病入膏肓了。」

Kit碰了碰Beam的額頭,沒有任何發熱,微微抬手拍在了肩上人的後腦勺上,「又戲精上身了是吧,快進來。」

用過餐後又賴著要打遊戲,強拉著Kit陪著他一起,各種藉口軟磨硬泡的賴在自己房間裡,指針已經要走向12點,Beam依舊沒有要離開的意思,「Beam,你是不是有什麼想對我說?」

「沒有啊,Kitty要趕我走嗎?」Beam坐在床邊的地上,委屈巴巴的看著Kit,Kit再次探上Beam的額頭,這次同時摸了摸自己的腦門,對比溫度,「沒有生病啊,你今天發什麼神經?」

Beam突然伸手攔腰抱住了Kit,準備要推開人的Kit因為Beam的沉默沒有動作,「Beam?」

「Kit,無論你最後會和誰在一起,我都像以前一樣喜歡你,」Kit身體突然的一僵,Beam又補了句,「也喜歡Pha。」

「啊嗯,我也喜歡你,也喜歡Pha。」Kit輕輕地摟住了Beam的肩膀,摸著他厚重的髮。Kit覺得,他約莫是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Beam全世界在堵Forth這件事他是知道的,雖然Pha說不確定大概但是很多人一看到Forth就找Beam,找不到Beam就找他轉告。Kit的手機裡依然躺著這幾天來Forth唯一發來的消息,時間是今天下午,而那之後,Beam一直沒接他電話。

「如果我說我喜歡你,你會怎樣?」

 

f.

Kit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印證,Forth自類似表白的那天起出現在醫學院附近的頻率呈直線上升,而Beam也從那天起幾乎寸步不離的跟著他,要說Beam什麼都不知道,打死他都不相信。不知情的Pha在得知Forth又來醫學院的時候,都開玩笑是不是Forth移情別戀戀上他們醫學院的人了,Pha說這話的時候,Beam還特意回頭打量著自己,全然不在意自己是個學渣,一旦被大白鯊逮到上課走神根本不會放過他。

Kit是真心服自己這位朋友,他總有辦法帶著他避開學院大樓門前的Forth離開。事實上,即使不讓Forth見到Kit,明確了自己心中目標的Forth也還是會日常到Kit的各種社交帳號下打卡,電話不接也不會影響短信的造訪。

即使Kit不願意承認,但是他的生活真的被工院的那兩個月亮攪的天翻地覆,哦,還有他的好友Beam。 明明兩週前,他還和Ming學弟在校門口的米粉店約定校之星月贏了後他會和他一起吃飯;可一週前的比賽後,星月們的慶功聚餐上,究竟發生了什麼,自己和工院的Forth意外的睡到了一起,而當下,他的好友對他寸步不離,全身都在散發著一種Kit Kat屬於我,不准靠近的護雛氣場。

Kit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他會被陷入這種非A既B的選擇中,他一個直男為什麼要陷入不選Ming就選Forth的選擇中啊。好吧,其實直不直男這件事,早在某天被Ming堵在醫學院之前,Pha和Beam連環嘴炮,他都已經上升到那個人應該取決於你是否愛ta,而不是ta是否是一個你可以去愛的性別所以愛ta。

平心而論,Kit是承認Beam說的話的,Ming學弟太會撩,鍥而不捨的出現在你生活裡,想要滲透到你所有的日常裡,無論是上課,用餐,健身,還是睡前,一逮到機會就對你放電,說情話,你接受他就開心的像隻大金毛,開心的圍著你轉, 你若不接受,他便變相的賣萌裝委屈,逼得你不得不妥協。

如果是Ming,你會感覺自己在被他需要,但是無法確認自己是否需要被他需要,他身邊總是有太多的人,就像Pha,太過耀眼的人,他總是覺得抓不住,而這樣的人身邊總有無數的追隨者可以隨時補位成為那個「他需要」。

而Forth,其實他一點都沒發現,不是Pha說起Forth之前對Yo有些心思,他都完全不知道。這個人,除了因為Pha有些交集,充其量就是個點頭之交,如果沒有睡與被睡這件事,Kit根本不會去考究Forth這個人。

一開始確實是想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他在說服自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的去面對Forth就好。可是Forth突如其來的「如果我說我喜歡你,你怎麼辦?」嚇得他猶如驚弓之鳥,開啟了迂迴躲避Forth的鴕鳥生活。

Forth似乎很明瞭Kit的逃避,除了第一次那條類似表白的話,之後更像是嘮家常,分享他每天的趣事,偶爾還會有很爛很爛的冷笑話,而且還是定時定點的發來。Kit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看過這些簡訊,更不會承認自己為之莞爾過。Forth會到他社交帳號下留言,其實他都看到了,他也偷偷的去瀏覽了Forth的IG,除了機車,煙與酒,很少其他的生活紀錄。和Beam各種自拍以及和他的自拍的IG相比,Forth的社交網絡更像是一個直男,言詞間喜好分明,絲毫感覺不到他不靠譜的戀愛關係。

在這一點上,Ming和自己的損友Beam簡直如出一轍,永遠像個中央空調,即使不是愛情,他都操心Beam操心的像個老媽子,那Ming呢?也會一樣嗎?

在又一次的上課走神中,他頭疼的想著工院的兩位剋星。手機屏幕忽然亮了,一條未讀的Line顯示在屏幕上,「P’Kit的感冒還沒好嗎?連我都好了,學長是不是沒有好好吃藥。鬼臉.jpg」

Kit看著推送,沒有解鎖回覆。像是他選擇對Beam隱瞞Forth的事但Beam最後還是知道了一樣,Kit也知道Beam對他隱瞞了一件與Ming相關的事。

當初一直在擠兌自己,把他推向Ming的Beam最近都不為Ming說話了,他們私下大概有見面,或許還和Ming說過些什麼。Beam突然來找自己抱著自己不肯撒手的那晚,Ming說,「學長喝完粥,記得要吃藥,我最近也病了,病好以後再找你喔,你要快點好起來。」

Beam對藥和粥閉口不談,沒有提及Ming,他的朋友啊,不知道是誰戳中他的開關,讓Beam覺得他會失去自己。

這幾天內,他唯一做過的事情,是順著Beam的謊,對Ming說,自己病的昏沉,不能時時回復了。Kit想他是喜歡Beam的,也喜歡Pha,與愛情無關,就是喜歡。

 

g.

最後到的Kit和Beam在打開套間的門時,覺得自己被騙了。Pha說好的學弟Yo為了感謝送花的妳們要請你們吃飯,正好在一起了,請你們吃個飯也是應該的。這麼無懈可擊的理由,但是請解釋,Ming跟著Yo來勉強能理解,可為什麼Forth也在!Beam站在門口身形一頓,下一秒就下意識的攔著Kit就往外走。

碰上點完菜你儂我儂的Phayo夫夫迎面走來,「P’Beam,P’Kit,你們來了,已經點好餐了,馬上就送上來了,你們要去哪裡?」

Pha瞇了瞇眼覺得這兩人不對勁,放開牽著Yo的手,長手一邁,一邊勾著一個兄弟,緊緊的鎖死這兩個人,「Yo請大家來吃飯,你們誰敢走,試試看。」

然後小聲的附在兩人腦袋間,「相信妳們也看到房間坐著的那兩個人,他們對Yo都不懷好意,你們走了我前有豺狼後有虎豹孤立無援的,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Beam摸了摸自己的良心,又摸了摸Pha的良心,他很想告訴Pha,房間裡面確實豺狼虎豹,可是不是覬覦著你的Yo,是覬覦著我們守了多年的Kitty啊。「我覺得你良心應該比我痛。」

摟著Beam脖子的手用了用力,Beam被勒的直排著Pha的手臂,最後還是被挾持回到了包房內。全員落座,方桌一邊三個,Pha良心一點都不痛的丟下了他和Kit坐到了Yo身旁,Pha私心的隔開了Ming和Wayo,Forth坐的最靠裡面,正好在Ming對面,Beam眼疾手快的選擇坐在Pha對面,隔開Forth和Kit。

「Yo,我和你換下位置吧,我來烤肉吧。」Ming看定落座形勢,立馬就和坐Kit對面的Yo提出換位置的意見,Pha抬頭看了眼Forth,讓Yo坐到他對面實在不妥,出言制止,「Ming,我們請吃飯,還是我們來動手,你是客人負責吃就好。」

Beam在心裡咒罵了無數次,吃什麼日料,連個座位都那麽多人覬覦。把凳子一拖,整個人靠在Kit身上,「Pha快去催上菜,我覺得我快要餓死了。哎呀,我要死掉了。」

Pha瞥了一眼Beam,剛剛還想著要走的人是誰,現在喊餓是又戲精上身嗎?看了一眼Kit,他只是乖巧的讓Beam靠著,抿著嘴微微的笑著,和當年Beam指著他鼻子哭訴他無情他冷酷他拋棄他們的時候一模一樣。Pha看Kit這架勢,分明就是站Beam那邊,他無奈的站起身走向門外,很想對Kit說一句,Beam這樣都是你縱壞的。

吃飯的時候場面異常微妙,即使隔了最遠的對角線,Ming仍然堅持不懈的給Kit夾菜,若有似無的秋波暗送。Forth時而看著Kit,時而看著Ming不說話。Beam一直在給Pha使眼色,Pha只當沒看到,回給Beam的眼神分明是說,Ming學弟不來打擾他和Yo這點很得他心。Ming偶爾會說一些很牙酸的情話,使Kit窘迫不堪,而Beam的救場效果極差,防得了Ming就防不了Forth。一頓飯吃下來,Pha和Wayo倒是歡快無比,其餘的四人,卻仿佛經歷了一場極其壯烈的攻防戰。

奈何Beam只是個凡人肉身,不是什麼銅牆鐵壁,人有三急,待他從洗手間匆忙趕回來的時候,看到Forth坐在他的位置上和Kit在說話,Kit有一句沒一句的答覆著。對面三個位置只剩下Phana坐在位置上,盯著對面說話的兩人久久的打量。

「N’Yo呢?」

「和Ming去買單了。」

「你怎麼不去?」

「Yo不准我跟著去,說我一定會搶著買單。」Beam被Pha的回覆氣得跳腳,所以你就這樣睜睜的看著Forth靠近我們Kitty嗎,喔咿,死Phana,要你何用!

「Kit,我累了,我們回去好不好。」Beam直接在另一側蹲下搖著Kit的衣袖,Kit看了看Forth,Forth反而笑了起來,為孩子氣的Beam,深怕Kit被搶走,總是霸佔著Kit孩子氣的Beam。

「Kit~~~~!」Beam噘著嘴,拽著Kit的衣袖不放,Kit實在拿他沒辦法,「Pha,你和N’Yo說一聲,謝謝他的晚餐,Beam今天不舒服,我們就先回去了。」

Kit對Forth點點頭,沒有理會對方還想說些什麼,拉起蹲在地上的Beam往外走。Kit有時候也在想,有Beam在真的太好了,這麼尷尬的場面,不是他一直各種鬧,他一定一刻都待不下去。他沒想好如何應對Ming猛烈的追求,也沒想好如何面對溫柔以待的Forth,可他只需要用習慣去寵Beam的胡鬧就好,這是唯一能讓他安心的。

 

h.

Kit開車門的時候,Forth從餐廳裡追了出來,開著他的機車。Kit下意識的想起Forth的IG裡出現過這台機車,他似乎很喜歡,很多關於這個系列機車的圖片。

「Kit,」Forth叫住了他。

Beam從駕駛座下來,站在Kit面前對Forth對視,Forth揉了揉臉,「Beam,我記得我說過,你應該讓Kit自己做決定,而不是左右他。」

「如果Kit做好決定了,我不會干涉,Kit現在並沒有做出決定,你何必來逼他?」Kit在Beam身後,聽著好友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前所未有的安心,他的好友明明一直在操心著他的事,卻從未當著他的面說過,看來Forth也好,Ming也好,在他那裡一定吃了不少閉門羹。

Kit拉了拉Beam,Beam回頭看他,Kit主動抱住了Beam,Beam身形一頓,還沒來得及開口,他就聽到Kit輕聲的對他說,「還好有你,謝謝你,Beam,但是我長大了,這次讓我自己一個人去處理好嘛。」

Kit退出Beam的懷抱,拉開了與他的距離,摸了摸他的頭髮,對他擠出一個Beam最喜歡的笑靨。Beam是想說些什麼的,可是Kit泛著淚光宛若星辰的眼睛堅定的看著他,他說不出口。

「你說過,無論我最後會和誰在一起,你都像以前一樣喜歡我,我也是,Beam。我真的長大了,相信我好嘛。」

「我在家等你。」

「嗯。」Kit捏了捏Beam的手,讓他放心,他歪歪頭,對著身後別過頭沒窺看他們的Forth說,「Forth,我們聊聊。」

「嗯,換個地方?」Forth將機車上另一個頭盔遞給Kit,Kit接過帶上,跨腿上了車,「我會回家的。」

Beam站在原地看著Forth的機車一點點開遠,心裡忽然覺得空落落的。Ming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身後,「什麼情況?」

Beam一瞬間緊繃,直到回頭看見來的人是Ming才放鬆了神經,靠在車門上,雙手插袋看著他,「什麼什麼情況?」

「P'Kit和P'Forth什麼情況?」

「我覺得你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你讓P'Forth帶走了Kit。」

Beam被堵的一陣無力,他望著車離開的方向,動了動喉結,話語幾不可聞。「不是Forth帶走他的,是Kit選擇跟他走的。」

Ming低頭哂笑,細微的抽了抽鼻子,他忽然就明白了些什麼,最近幾天的Kit學長,最近幾天的Forth學長,有些東西是那麽的不言而喻。在Yo身上,他總能揣測到Pha和Forth的心思,可偏偏在自己身上,他總是很遲鈍,如果早一點發現,早一點發現就好了。他覺得自己的眼眶大概也和眼前的人一般,在昏暗的黃燈下,看不見紅了卻能見到點點星光。

Ming伸手壓下Beam試圖上揚的嘴角,笑的真的很難看,我會不會笑的比你還難看,「原來你也喜歡我的Kitkat學長。」

「是你也喜歡我的Kitty好不好?我和Kit可比你多十幾年的情誼。」Beam一把拍開Ming的手,站直身子和Ming對視,不知道是想要從對方身上找到什麼優越感。

Ming也沒介意對方的粗魯,他轉過身學著Beam靠在車門上,「哦,所以呢,你還不是看著Forth帶走了Kit。」

「你!」Beam對著他怒目而視,可對方頹廢的樣子,讓他說不出口,Ming牽著嘴角上目線看著他,眼底的溫柔不知道是因為Kit還是為了此刻同一陣線的他們。

Beam笑了,他遮住眼睛笑出了聲,笑到最後變成了無聲的哽咽。自己這是在幹嘛,拿與Kit相伴的十幾年時光來和Ming一個今年開學才認識的學弟比?能填補什麼樣的空虛?那Forth呢?他又比自己多了什麼?

Ming伸手摟過那人的腰,壓著他的頭放在自己肩上,如果你不想讓人看見你流淚,我不看便是。恰巧我也不想再撐著笑臉了,你也別看我就是。

Beam沒有推開Ming,左手緊緊的扯著Ming後背的衣服,右手握拳攬著Ming的脖子,眼睛貼在手臂上,不想讓人看見那麽狼狽的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我明知道會有那麼一天的,我知道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我都有心理準備的,可我就是有點難過。」

Ming只覺得自己的心被針扎過一樣,細碎的疼著,每一下,每一下。他的Kitkat學長啊,他是真的很喜歡他啊,可是我愛的人沒愛到又能怎樣,我也是希望他幸福的啊,哪怕,哪怕不是我給的。可是他不能像Beam學長那樣哭出來,他只覺得眼睛很干,曼谷八月微熱的夜晚,微風吹的他很疲憊。

 

i.

Kit坐在Forth的機車後座馳騁在蜿蜒的公路上,Forth能感覺到抓在自己衣服上微微用力的手,想到Kit和Beam說的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想去哪裡?」

「你會對我做什麼嗎?」Kit憋了很久,最後才說出這樣一句話。Forth的笑聲隨著呼嘯的風聲划過Kit的耳邊,Kit覺得耳朵發燙,還好有個頭盔,不然一定會被Forth看到。

「我能對你做什麼嗎?」

「……」

「我想了想,我胸前和背上的抓痕和牙印應該不會是我自己能弄出來的,你確定是我對妳做什麼還是你對我做什麼?」Kit自然知道Forth說的什麼事,雖然一週前,他逃跑了,但是Forth身上的那些印記,他自己也是記憶猶新的,萬萬沒想到,喝醉的自己到了床上是這樣子的。掩面.jpg

Kit在Forth腰間輕輕的掐了一下,Forth故意拐了拐車身,嚇得Kit直往前撲,抓著Forth衣襬的手下意識的摟緊了他的腰,換來Forth一陣輕笑,車速便逐漸放慢。

「你知不知道,對司機下手可是很危險的,我既然把你帶出來,就會安全把你送回去,不然Beam還不殺了我。夜晚風大,你靠在我身上,可以躲躲風。」聽了Forth的話,Kit意識到他還趴在Forth的背上,想要起身,Forth是真的下功夫去了解Kit,至少他知道,提提Beam,Kit會安心也相對沒有那麽抗拒,「你可千萬不要生病,不然Beam真的會揍死我。」

「哈哈,你什麼時候那麽怕Beam。」

「自從我發現他對你很重要,而你對我很重要的時候起,我就怕他,怕他不肯讓你見我。」

「……」Kit死死的把頭埋在Forth的背上,這工程學院的人都怎麼回事,每個人說話都那麽不害臊的嗎。完了,現在肯定不只是耳朵發燙了,Kit覺得自己的臉燙的像下了熱水的蝦,完全已經熟了。

Forth沒有帶Kit去什麼浪漫的地方,漫無目的的在公路上開了很久,最後在路邊的便利店停了下來。Kit在冰櫃裡拿啤酒的時候,Forth自然的接過他手裡的罐子,放回了遠處,Kit還沒來得及發作,Forth就拿了兩瓶常溫的礦泉水,「Ming說你最近病了,就不要喝冰的了,我陪你喝礦泉水。」

Forth轉身去結帳,Kit在原地摀著臉,這工程學院的人都怎麼回事啊!每個人都那麽會撩的嗎!你們的課程究竟都在學什麼啊!

可Kit又忍不住露出笑意,比起Ming挑逗他想看他害羞的撩撥,他更喜歡Forth的話語,至少Forth的話語裡,滿滿的都是對他的關心和溫柔。

原來心裡的天秤是傾向Forth的。

兩個人站在便利店外,看著路上的車匆匆驅過,他們就像是停頓了時間的旅人,看著別人的忙碌享受著屬於他們的寧靜。

「雖然這麼說可能會嚇到你,也會讓你很為難,可是我還是想親口說一次,我喜歡你,請讓我照顧你。」

Forth認真的低頭看著在玩手指的Kit,Kit抬頭看著Forth,被他灼熱的眼神盯的無所適從,往前走了一步,「Forth,我不想騙你,我沒有準備好……」

「準確一點來說,我還不確定我自己的心……」怕Forth誤會什麼,Kit又急忙補充到。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陷入非Ming既Forth的選擇,但他希望他能自己去正視這些選項,由他的心帶領他去選出一個他不會後悔的選擇。

Forth有點失望的落下臉,其實他也想過是這樣的結果,畢竟Ming也追了Kit很長一段時間,說不定Kit更喜歡Ming也不一定,「那……至少不要再躲我了好嘛,至少……」

「……」Kit看著緊皺著眉頭的Forth想要告訴他,不是他想的那樣,可自己又不能說服自己,就這麼開始一段因一夜同床而開始的戀愛。

「至少……讓我能見到你,讓我能表現我自己,好不好。」

和Ming請求的時候完全不一樣,Ming總會無辜耍賴要你就範,像個孩子要你答應,而Forth,緊皺著眉很是糾結很是痛苦,但是更像是請求,讓你有選擇的餘地,像個成熟男人。這樣的Forth,Kit沒有辦法拒絕,說到底,Kit也是個心軟的人。

「嗯。」可這兩個人啊,得到答覆時的開心都是一樣的,立馬就綻出笑容,眼睛裡迸發出來的全是幸福。

「走吧,送你回家。」Forth拉過Kit走向機車旁,拿起頭盔,給Kit帶上,動作溫柔,小心翼翼。Kit動了動喉嚨,最後跨上了車。

與自己走回家的路不一樣,機車駛過帶起的風,一陣陣的吹進了Kit的心底。Kit伸出手摟住了Forth的腰,輕輕的靠在他的背上,Forth怔了一瞬,轉瞬又開口寬慰,「累了就靠一會,馬上就到家了。」

「嗯。」

「Forth,」

「嗯?」

「請等等我。」Kit的聲音很小,但緊貼著自己的後背,Forth還是聽到了Kit說的話。用了很久,他才反應過Kit話裡的意思。

「我都等你。」Kit輕輕的收緊了手臂,靠在Forth的背上靜靜地笑了。他想,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