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忽從夢中驚坐起

Chapter Text

#又名我們相愛相殺的互懟(並沒有)日常

 

十月的某天早上。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

安靜.gif

Forth站在門邊將門帶上,Kit站在自己宿舍門口對著隔壁門前的兩位,恨不得有個洞,他想他一定會立刻鑽進去。明明上一刻還喊著Forth快點出門,我已經要趕不上大白鯊的課了,明明上一刻鄰門的Beam還對著他點頭say hi,可但對方門內走出個Ming,自己門內走出個Forth,時間就像凍結了一樣。

Kit和Beam面面相覷,忽然有種互相抓包的感覺,一個死說自己和Forth什麼都沒有的人,逢上另一個每次都搖頭擺擺手指說世界的美女都在等著我,我和Ming只是僚機關係。那麼,你們誰敢先站出來解釋一下,Beam你的僚機為什麼會在一個新的早晨穿著昨天的衣服從你房間裡走出來,還一臉的神清氣爽。當然,Kit肯定也是不敢站出來說,Forth其實是今天早上才過來的人,畢竟Forth身上的衣服說明了一切。

Kit和Beam彼此打量著對方,附上一個尷尬不失禮貌的微笑。

「不是說要遲到了嗎?」

「P,不是趕時間嗎?」Forth和Ming幾乎同時說出差不多的話,Kit舉起手遮住了自己半邊的臉,口中念念有詞的在罵Forth這麼怎麼沒有眼見力,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Beam從來沒覺得自己臉皮那麽薄,他竟然覺得不好意思,最後狠了狠心,走前幾步手臂一伸,摟過Kit就往前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也很久沒送你上學了,Kitty。」

「P,你不要我送你了嗎?」Ming在身後撇撇嘴,指尖轉著車鑰匙看著離開的Beam,Beam超級凶的搶回自己的車鑰匙,「快去上你的課,你也是要遲到的人。」

「Kit,放學去接你。」Beam看著Kit飆紅的耳朵,恨鐵不成鋼啊,他又惡狠狠的盯著Forth,邁開腿,拉著Kit消失在樓道裡,他們兩個大概需要談談心了。

Forth看著絕塵而去的二人,把Ming從頭到尾打量了一次,「你說你怎麼那麼久都搞不定Beam?讓他總有那麽多精力來和我對著干。」

「P不是也沒搞定P’Kit嘛?不然P’Kit一定會幫你說話的,」Ming掛著戲噱的笑容回敬道,「況且在P'Kit的問題上,我永遠站P'Beam這一邊。」

Forth瞪了Ming一眼,在心底說服自己不要去與他計較,你們盡管狼狽為奸吧,反正你們都是嫉妒Kit身邊的人是我。

「P,我車停在醫學院了沒開回來,順便載我一程吧,反正你也是要去上課。」Forth用心的體會了一下,覺得Kit說的沒錯,Ming有時候真的很死皮賴臉,你和你那個僚機每每都來破壞我好事,剛才我都還沒能要到goodbye kiss,Kit會被你僚機拐跑,你還好意思把我當司機使喚。

「如果我說不?」對方拒絕了你的請求,並向妳丟了一個哪涼快哪呆著去的眼神。

「沒關係啊,反正狂野醫生幫都是站我這邊的。」對方開啟金鐘罩鐵布衫,並向妳展開了強勢攻擊,你被秒殺。K.O.

Forth最想罵街的事情,莫過於此。Pha和Beam與Kit的關係本就密不可分,三個人多年好友,所以他們心疼Kit他是理解的,可是這兩個人,加上Ming這個臭小子,簡直是他的惡夢,這三個人可以輪番霸佔著Kit不讓他和Kit說上一個字。至於Wayo,他就是特別乖巧的看看那邊抱團的四個人,又看看他,然後分給他一塊巧克力後又跑回那四人身邊,團團圍住Kit。他,堂堂工程學院院之月,全校公投最有義氣老鐵榮譽持有人,在這個詭異的六人團體里,他居然是食物鏈最底端的那個,說出來真的好辛酸。

可是一想到那幾個人是真心待Kit好,他又默默接受自己在最底端這件事,儘管Ming總是對著他的Kit撒嬌獻寶,儘管Beam總是對著他的Kit摟抱親摸,儘管Pha總是對著他的Kit插他兩刀,但是他覺得被朋友關愛的Kit,看著他被欺負的Kit笑的幸福的不得了,他有氣也撒不出。啊,大概,這就是甜蜜的負擔吧。

 

#十月某天的放學
#對的 我就是那個尷尬的早上的下午

Pha總覺得眼前的場景有那麼一絲熟悉,似乎不久前,他也是這樣跟他兩個小夥伴一起,然後工院的那個年輕一點的院之月在遠遠的地方靠著牆凹造型。今天,他身邊的小夥伴依舊,凹造型這件事依舊,只是一個院之月變兩個院之月,他們倆又是在搞什麼。

Pha也不是不關心朋友的人,他隱約也能察覺到四人間那些微妙的牽扯,只不過,他一直沒想明白,究竟是從哪裡開始,Ming開始追著Beam跑,可看上去又像是一起在追Kit,而Forth總是在蹲守Kit。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他思著思著也就不去解了。

他是知道校之月魅力的,以往自己在那裡,尖叫和擁簇就在那裡,但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加上他這個前浪和理學院之月戀愛的消息坦承佈公之後,他這個前浪就真的死在沙灘上了。Ming接替了他的位置,成為那個尖叫和堵塞交通的主要責任方。一邊很帥的靠著車凹著造型,又要面對時常上前表白的女孩子,當真矚目。至少讓狂野醫生幫,一眼就看見了。而另一邊的Forth,也是一臉攻氣的靠在自己的機車上,偶爾上前的女生都是失望的表情離開,就沒有人敢再上前表白了。

「嗷,P。」Ming遠遠的看見Beam,愉快的揮動著手臂,Beam盯著Ming身旁的女孩,咬牙切齒的思考著自己要不要過去把女孩們都把走,實在不行的話就把Ming給踢走,讓你一天到晚在外面招蜂引蝶的。

而Forth依舊站在原地,沒有動,只是目光炯炯的望向Kit,得到對方回應的酒窩後,他也輕輕地跟著笑。世界很喧鬧,兩人就像隔絕了世界一樣,即使隔了茫茫的人群,他們也能在第一時間捕捉到對方,然後給彼此一個肯定的微笑。

Ming禮貌的和女孩們打過招呼,走向樓梯上的三人,自覺的站到了Beam的跟前,站在樓梯上,上目線的看著Beam,拉著Beam的袖子搖晃著,「P,為了等你放學,我一天都沒能吃上東西,陪我去吃飯好不好。」

一開口就是撒嬌,Pha一臉嫌棄的看著他們,一手勾過Kit,對著Ming就問,「N,你是在追我這位朋友?還是想追我這位朋友。」

Ming睜著眼睛看著Pha,那個表情和Beam之前問Ming是喜歡誰的朋友時的表情一模一樣,Beam也緊張的看著Ming,他記得,當時的Ming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可是初見時,他都指著自己問,可Ming卻搖頭直勾勾的盯著Kit,意圖真的是明顯的不能再明顯。

「吼,死Pha,你是不是一天到晚想著N’Yo都想魔怔了。我和學弟什麼都沒有。」沒等Ming回答,Kit就已經上手,直接打開Pha的手,靠近的Forth聽見Kit的話,嘴角的笑意都要藏不住了。

Ming聽了Kit的話做了個傷心的表情,怎麼說好歹我也追過P,雖然我知道你向著P’Forth,可是這麼過河拆橋真的好嗎,「P明明答應過我,和我一起去吃飯的,至今都沒去,P欠我一餐飯,我一直都記著呢。」

Kit小心翼翼的打量著Forth和Beam的臉色,二人臉色都不太好看,「我們現在也沒什麼需要單獨一起吃飯的理由了嘛。」

Pha的眼神在四人臉上掃了又掃,「沒想到我們狂野醫生幫,最後都交的是男朋友。」

「才沒有,我可是直男!」Beam像炸毛的貓,抽回自己的袖子反駁著,Pha感嘆這個畫面真的莫名的好熟悉,「沒關係,學弟那麽會撩,一定可以掰彎你。」

「你哪裡來的自信!」這一下,連Kit都覺得這對話異常熟悉,「不是我給你的自信,是你自己說的,N給你的自信。」

適才被甩開手的Ming聽了Kit的爆料忽然就來了勁,眼睛亮晶晶的看著Beam,卻追問Kit,Kit看著Beam一臉不準說的表情,又看了看Forth不算太好的表情,牽起了Forth的手,和善的笑笑算是助攻學弟一程,「我記得有人說過,我會被N收的服服貼貼的,可我也說過,我不會,最後,被收的服服貼貼的人……」

Forth聽到這裡,終於笑了出來,四個人都是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Beam,Beam一臉我是直男,不想和你們這群愚蠢的人類說話,踏著小碎步就跑了。Ming漾開了笑容,對著助攻的學長們道了謝,長腿一邁,追人去了。

Forth心想,去吧去吧,Kit都已經幫您到這裡了,你再追不到人也不要回來了。握著Kit的手從掌心交握到十指緊扣,「Pha,Kit我就帶走了,以後就不用你操心Kit了,你再也不用擔心我出現在你們聚會上是對Yo余情未了,我有更想珍惜的人。」

Pha看著Forth牽走了Kit,而他,怎麼說也是上一任校之月,居然被兩個死黨因愛情丟下了,世風日下啊。Pha覺得,他現在需要馬上到Wayo身邊去,這兩個死黨,背著他和工院那兩個人發生了多少信息量過大的事情,他都不敢想像。果然還是Yo最好了,這群人套路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