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妹妹

Work Text:

刘彰看到她开始流水了,从自己的身体里。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是睡午觉睡太久把自己睡傻了。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感谢外卖软件,他和同栋的小伙伴菜系混杂地解决了午饭后就窝进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刷b站不知不地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橙紫色的漫天晚霞。超时的午觉比训练还累人,浑身的每个关节都僵得像刚被拼起来的一样,他睡得眼睛微肿,坐在床上闭着眼又发了几分钟呆,才懒洋洋地挪到卫生间解决基础的生理问题。

提起裤子那一刻刘彰感觉到了不对。

内裤的布料碰到了一处触感过于陌生的皮肤,或者,应该说,长在他身上的一处陌生的皮肤碰到内裤的布料,表皮浅层的感受器和神经末梢如实地向他的大脑反映了布料棉质的质感。

他的大脑:?

刘彰惊恐地盯着镜子里瞬间睁大了眼睛的自己,又过了十几秒,他小心地向下探。

然后他隔着布料摸到了一条天然的裂缝。

刘彰猛地一收手,手用力地甩到洗手台的边缘,疼得他吸气想大叫,但有比这更紧急更让他想大叫的情况发生——他慌张地脱掉了裤子,动作激烈得不小心拉扯到那个他不明白的东西,被扯开的缝隙发生形变,那感受怪异得让刘彰在大脑里嘎嘎大叫。

他微微掂起一只脚,另一只腿跪在洗手台上,欲盖弥彰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小口地吐气,透过指缝一点一点睁开眼。

……靠啊。

虽然刘彰近视,但这个距离足够他看清那儿的全貌。他本身身上毛发就淡,那处突然出现的器官更是光裸得彻底,她占据了窄窄的会阴处,在从未见天日的白皙皮肤中粉嫩得像加了什么滤镜。她在自己的视线中似是紧张地收缩,缓缓地往外溢出了一点透明的液体。

刘彰支撑着身体的那只脚开始发软,他羞耻得脑袋胀痛——这简直就像在偷窥别人一样——可他移不开目光,他被镜子里的画面蛊住了。

刘彰咽了咽口水,我操,我看自己的逼看硬了。

 

 

哐。

有人踢到了他放在衣柜边上的鞋盒。刘彰听到声响反射性地后退一步,忍着一瞬间袭上腿部的麻痹感,他遮住自己勃起的下半身,看到了呆站在他衣帽间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冷帽的周柯宇。

“……我,我来还帽子,顺便告诉你伯远给你留了晚饭…他看你下午睡着了就不让我们叫你…”,周柯宇的脑子里还印着刚刚目睹的那一幕,混乱的思路让他口齿变得异常清晰的同时话又多又密。

我的队友在对着镜子自慰,太自恋了吧,而且还不锁门。

周柯宇恍惚地想,也下意识地这么说了出口,气氛一时间尴尬而荒诞地就像主角们互扇十几个巴掌后又抱在一起痛哭的三流晨间剧。ak红着脸捂着关键部位觉得自己现在应该骂人,周柯宇也红着脸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快滚,但有将近二十秒,他们都维持原样站在原地,几乎没有眨眼地看着对方。

下面太湿了。刘彰的大脑来不及转,嘴先快一步喊住了周柯宇,把他叫进了厕所。

 

 

 

 

他撑着自己坐到洗手台上打开双腿,像刚刚对着镜子做的那样向周柯宇展示他新生的器官,嫩红的双瓣张开后里面还有更红的一层,他勃起的性器打下了一道投影,正好抹掉了从他体内源源不断流出的液体泛的水光。

刘彰撑着自己的手在本能地抖,他通红着脸盯着周柯宇,忐忑又好奇地关注他的表情。周柯宇看着那儿也通红了脸,他一言不发,视线也一动不动。

刘彰决心把腿张开得更大些,悄悄变硬的阴蒂直接暴露在周柯宇的视线中。他开口,嗓音像是被灌了胶水似浓稠的蜜一样的混浊粘腻,语调因着紧张和兴奋扭曲得像哽咽,在别有用心的人耳里听起来和色情片里做作的勾引无异,“我也不知道……它突然就长出来了…”

周柯宇靠近了些,高挑的个子在刘彰身上落下一大片颇具压迫感的阴影,他似笑非笑,“你是说你突然长出了个逼是吗?ak。”

 

等周柯宇贴上到洗手台时,刘彰再想合拢双腿已经晚了。

周柯宇先是双手握住了他的大腿根,他的手很大,轻轻松松地扣紧了他,细嫩的软肉从指缝间挤出来。两只大拇指轻轻一拉,脆弱的防线就顺着他的动作散开,彻底显现出那个秘密的洞口。

一直有液体从那儿流出,甚至顺着刘彰的身体滴到洗手台的陶瓷台面上。

刘彰往下看,被勃起的阴茎遮住了视野,他看不到,但能感觉周柯宇的动作。周柯宇没有触碰上那处彻底变红的器官,只是变本加厉地揉捏他的大腿,将那儿打得更开。他转而去看周柯宇的神情,过长的刘海半掩住微低的脸,只看到破开阴翳的鼻梁和面无表情时无意识珉起的唇缝。从发间还能隐约看到他的睫毛,他专注得简直像是在看舞台彩排的监视器。

终于,指尖更进一步地轻轻摁边上软涨的肉,刘彰下意识地往后缩,周柯宇这才抬头看他,他的眉眼向来被夸赞漂亮又凌厉,他总是习惯稍稍蹙起眉头,好减弱圆眼的孩子气,“有感觉吗?”

“…这是长在我身上的,当然有感觉啦。”

“什么感觉?”

刘彰也不知道,他想思考一下好找个形容,可周柯宇的手开始轻轻地揉捏他的大阴唇。

“……麻麻的,有点舒服。”刘彰还是盯着他的脸,看周柯宇露出经常会出现在他脸上那种类似害羞的稚气的笑。那根修长的食指拨弄里面敏感的內阴唇,优雅有余地往上,点了点那粒豆子样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男性身上的极致敏感点小小一个,周柯宇两只手指试探性地捏了捏它,刘彰猛地一颤,差点儿就一屁股跌进洗手池里,阴茎激动地吐出一小股精水。

周柯宇被娱乐了,使了点巧劲儿玩起那颗东西。魔怔般的虚影在大脑里一下一下地闪,刘彰没受过这种刺激,跟射精不一样,太……

刘彰根本没办法思考,他咬着下唇下腹绷紧,周柯宇那张兴奋的帅脸朝他凑近,近得要跟他额头贴额头,“这么舒服吗?”

刘彰半眯着眼看他的眼睛,肯定地点了点头,动作间被他咬得红肿的下唇擦过周柯宇的鼻尖。

周柯宇忽略残存在鼻头的痒意,食指拨开小阴唇轻轻地画圈,撬开了还紧闭的洞口。

刘彰头努力前倾,汗一滴滴地往下掉,周柯宇注意到他的动作,好心地捧着他的胯部朝自己扯,刘彰扶着他的肩,终于看清了在周柯宇手下变得赤红湿润的禁地。周柯宇拿剪得圆钝的指甲往里面探,他不舍得移开目光,但又被刘彰那副被迷住的神色吸引了,便凑到他耳边问,“好看吗?”

刘彰又痴痴地点头,阴道里的肉下意识地蠕动。

那处极慢地含进了他的整根食指。周柯宇感觉自己搅进了一碗浓稠甜腻的巧克力糖浆,温热细滑的质感尝试融化外来的异物,在他抽出一点时马上迫不及待地吸着他,周柯宇兴致勃勃地小幅度抽插去感受这种奇妙的阻力,耳边净是刘彰啜泣一样的喘息。

周柯宇加进了中指,不等刘彰适应便以剪刀状强硬地拓开他的甬道。即使已经流了很多水,那里面还是涩得束缚了周柯宇的动作。他用另一只手去捏刘彰的阴蒂,果然,捏一下就湿一点儿。周柯宇又往里面加了根手指,那里面突然一紧——ak射了。

与平时相比混入了一些新鲜感受的高潮让刘彰失神地喘气,汗水给他在卫生间的顶光下结了一层亮洁而暧昧的光,他湿得像一尾搁浅的鱼,周柯宇的白色t恤被他攥出两个滑稽难看的皱团。他失力地背靠着镜子,恍惚地看着周柯宇在他面前脱衣服,恍惚地被脱光了衣服的周柯宇扒掉他身上沾了精液的黑色上衣。直到周柯宇扶着性器抵住那儿,刘彰才找回一点力气。

入口处的嫩肉一张一合地舔吻他滑溜溜的顶端,周柯宇眼睛盯着刘彰,这不是询问,这只是下意识寻求默契的礼貌,同样出于礼貌地,刘彰抬起绵软的手勾住周柯宇的脖子。周柯宇郑重其事也极度敷衍地贴了贴他的嘴唇,两人便都专心致志地往下看。

看他是怎么吞下他的。

 

 

太胀了——感觉被打开,感觉被进入,感觉被填满,感觉在接受某种东西,也感觉给出了自己的一部分。有点痛,但那种痛是可以被忍耐的,他的大脑自动将这种轻微的撕裂感归类成某种快感的前兆。

刘彰放纵自己去体会那个器官带给他的感受,那种隐秘而恶趣味儿的好奇心非但没有被满足,反而愈烧愈烈。他性急地去吞周柯宇的阴茎,可即便他认为自己已经很努力放松了,仍有小半截在外面。

周柯宇咬着牙根舒叹那儿的紧密和温度,视线经过刘彰再次变得半硬却被主人忽略的性器,落到他委屈地看着自己的小表情上,周柯宇摸摸他全然绽放的小阴唇,“哥哥,你自己流的水不够多我能怎么办?”

说着怎么办的人其实办法多得是,周柯宇去吻刘彰。

他含着刘彰红肿的下唇狠狠地吮吸了几下,舌头长驱直入,不由分说地卷起刘彰的舌头,等刘彰不服输地缠上来时又灵活地退开,压着他的舌面舔他的上鄂,分泌出的唾液没一会儿就盈满刘彰被侵略的口腔,越来越多地从两人紧贴的唇间漏出去,周柯宇便退出去缠绵地含吻他的嘴唇,夸张的暧昧的水声刺激着俩人的听觉神经。

爱神吻技不俗。刘彰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体内的硬物深了些儿,皮肤成功地碰上了对方的耻毛。他向下去看,手沿着周柯宇的小腹摸上他们的相接处,脸上是一副惊叹的有趣表情。周柯宇好笑地覆上他的手,插进他汗淋淋的指缝跟他十指相交,“什么感觉?”

“……好厉害,好深”,刘彰将跟他相扣的手慢慢上移,他在认真地测量,手停在小腹,“感觉你捅到了这。”

周柯宇太阳穴突突地跳,欲望拆解他的理智,搅乱他的分寸,他有点恼火于眼前人一如既往的不知死活,他总是这样坦率,不合逻辑的坦率。周柯宇敛起笑抓着刘彰的后颈跟他接吻,下半身也不再忍耐开动起来。

许久没开过荤的年轻人硬了很久,就着别扭的站姿鲁莽地抽插了几分钟就射进了初生的阴道。退出来时周柯宇还是硬的,他掰开刘彰一抖一抖的大腿去看他那个还没阖起的洞,他伸出手指勾了勾,浓浊的白精慢慢地流了出来。刘彰也低头看,下意识地缩了缩洞口,显得那张嘴像在主动吞精一样。

 

他们跌进刘彰皱巴巴的棉被团里。房间里没开灯,刘彰不喜欢拉窗帘,但此时窗外的夜灯和暗淡的月光没能突破公司定制的防窥膜,卫生间的冷光遥遥为他们在墨色中的身体勾出半边轮廓,视线内最亮的东西是对方玻璃珠似的眼睛。周柯宇低头摩了摩刘彰的嘴唇,“什么感觉?”

“嗯呜…”,刘彰昂起头看他,嘴微微张,不加犹豫地表达欲求,“爽,还想要。”

周柯宇后腰的肌肉激动地抽紧,坚挺的性器肏进已经熟透的器官里,汁肉顺从地吸咬着他,他舌头钻进刘彰喃喃低吟的嘴里,“想要什么?”

刘彰乖乖地含着他的舌头亲吻,他的声音其实不像他自己说得那样尖,只是跟周柯宇的比起来要细一些,“唔……嗯……想要你操大力点…”

周柯宇也是个乖乖听哥哥话的小孩,握着哥哥的腰就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顶端碾过每一道湿软的褶皱,每一下都确保把自己完全送进去。

“啊——好深…”

他们造出了一场无形的大雨,汗水、唾液、荷尔蒙和从那个器官中被挤出来的液体把他们困进雨里,呼吸吐出的热气也让空气变得更加稀薄潮湿。

刘彰看起来确实喜欢这个,他诚实地随着快感呻吟,双手捧着周柯宇的脸贴着他的额头,盯着他的眼睛里只有快乐和赞叹。

周柯宇想要让他更快乐一点。

他跪坐着把刘彰提起用力地钉在自己的性器上,快速地动着腰,阴茎埋进了有待开发的最深处,轻咬眼前刘彰颤抖的喉结。

周柯宇湿漉漉的吻顺着喉结往下,在他单薄的胸膛留下了一个牙印,好奇地舔了舔他挺起的乳尖,他想知道这是否也是一个快感的开关,刘彰拔高的呻吟给了他答案。

“啊干!——柯宇…太……嗯…”

太深了,太多了,太满了,太热了——

刘彰坐在周柯宇的大腿上,大脑和声音都被尖锐的快感撕成细散的碎片,眼前映出一阵阵特效般的不规则图斑,陌生而灭顶的快感沿着尾椎冲刷过境,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酸软无比。

刘彰未经抚慰的阴茎贴着两人的下腹摩擦,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在周柯宇全根没入的时候缩紧,也学会了在周柯宇退出去时微微抬起腰再配合着重力狠狠坐下去。刘彰眼眶里都是生理性的泪水,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颠倒晃动,他低头看将他固定在欲海中央的锚,周柯宇含着他的乳头,堪称纯真地对上他的视线。

刘彰眉尾无辜地下垂,软舌伸了出去,像只索要爱抚的可怜小狗。周柯宇从善如流地含住,再一次跟他分享一个吻。

还差一点儿,只差一点儿,我要让他更快乐。

他去摸刘彰突起的阴蒂,两根手指跟着抽插的节奏快速地拨弄。像有闪电在体内窜动一样,刘彰的大腿根部颤抖起来,一抽一抽地,阴道也开始紧张地痉挛,周柯宇大力地往里顶,粗糙的指腹粗鲁地揉搓娇嫩的阴蒂,把已经在呜咽的刘彰往崩溃里逼。

白光自视线中心点一瞬间往外扩散,刘彰无声地尖叫着瘫倒在周柯宇怀里,阴道将体内的硬物死死地裹紧,一股接一股的汁液从他身体内部被榨出,浇在还在疯狂抽插的阴茎上,甚至从洞口喷出溅满两人的腿。周柯宇神经质地盯着刘彰高潮的脸,在不能更紧致的软肉里射精。

两人在这场情欲的雨的尾声中一起倒进共同制造的满床狼藉里,喘着气对视着等雨停。刘彰邋遢地用脸蹭了蹭被子,蹭不掉脸上的泪痕,他餍足地笑着凑上前亲了周柯宇一口。

周柯宇跟着他笑,他伸手揽过刘彰的背,“什么感觉?”

刘彰回味地眨了眨眼,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答案,所以反问,“你呢?什么感觉?”

 

 

也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但得趁着那儿消失前多用她来爽几次。

两个被诩看什么都深情的人躺在床上看着对方,不约而同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