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全員向/澈漢】SVT的隊長是隻浣熊

Chapter Text

 

做為一位新進的SVT經紀人,今天是金亨材第一次見到SVT真人。

被前輩帶領著進到SVT練習室,金亨材既期待又緊張,一直在心中默念自我介紹的話語,希望待會面對大陣仗時不會怯場結巴。

 

「孩子們!看我這裡!要介紹新來的經紀人!」前輩開了門就拍著手引起正在休息中橫躺豎臥在練習室各處的男孩們的注意,

聽聞聲音,男孩們都坐起身挺直起腰望向門口處,同時被多道目光注視的感覺還是有點嚇人,金亨材吞了口口水才開口,

「大家好!我是金亨材,95年生,是第一次擔任經紀人,可能很多事情都不熟悉,未來還請多多包涵指教!」金亨材說完話便鞠躬,此起彼落的問好聲落在耳邊,一個活力的聲音更是很興奮的說

 

「喔!!95年生那就跟哥哥們一樣耶!可以做親故呀!」興奮聲音的源頭是一位瞇瞇眼的男孩,金亨材知道他是權順榮,

 

公司事先有給他檔案要他記熟成員的長相與名字才好方便做事,檔案中也記載了成員們的性格、優缺點與喜惡,他記得權順榮寫的是很容易激動,馬上就得證了呢!

 

前輩經紀人又讓他們各自跟金亨材做自我介紹,等全部的人都說完才發現少了兩個人。

 

「勝哲跟淨漢不在?」

 

「嗯,勝哲哥......變過去了,淨漢哥帶他去處理一下。」李知勳說,但是讓金亨材覺得疑惑的是他邊說還邊偷瞄自己,似乎是在觀察自己的反應,而且...變過去?是什麼意思?

 

金亨材對崔勝哲的名字有多加留意,因為給他的檔案上,崔勝哲的名字旁多畫了顆星星,一開始以為是崔勝哲身為隊長的原因,可是他後面的備註又寫了需多加注意,金亨材想,也許是因為崔勝哲受過傷,或是身體不太好?

他也問過前輩,可是前輩總是欲言又止,似乎不曉得該怎麼向他解釋,最後也只是皺眉撓頭說之後你就會知道了。

 

而今天第一次見孩子們,崔勝哲就因為某些原因暫時不在?真的太奇怪了,難道會是人品有問題,不好相處的人嗎?

 

金亨材漸漸擔心起來,不過跟他一同缺席的還有尹淨漢,記得檔案上沒有備註什麼問題......只說他體力不太好而已...

 

就在金亨材思考顧慮的時候,他們身後的門被開啟,擁有一頭淡金色髮的人急沖沖跑了進來,手中還抱著一大團東西,

 

「抱歉!庫普斯暫時還變不回來,先讓他在旁邊休息好了------------?」尹淨漢先自顧自的說,才突然意識到為什麼孩子們那麼安靜,這才看到了前輩經紀人跟金亨材,

 

「.........?哥,這位是?」尹淨漢一臉迷惑,他懷抱中的圓團子也跟著扭了一下露出了臉看向他們,金亨材訝然發現那團東西的真面目是一隻浣熊!!!

「呃......淨漢,這位是新來的經紀人,金亨材。」前輩此刻看上去有些窘迫,「亨材,跟你介紹一下,尹淨漢跟.........呃.....嗯......崔勝哲。」

 

「................?」金亨材看看前輩又看看尹淨漢,然後又環顧四周試圖找出前輩所提到的第二人,然而一無所獲。

 

「......噠嘟呀,打聲招呼。」

 

金亨材看尹淨漢晃晃懷中的浣熊,還不曉得尹淨漢要表達什麼意思時,那圓浣熊突然伸出手,用他看上去就很可愛的肉球掌,對著金亨材揮了幾下,

 

「......?????????????????」

 

「嗯,不要懷疑,他就是SVT的隊長,崔勝哲。」前輩解釋。

 

金亨材傻愣了幾秒消化他所聽到的句子,然後.........

 

「蛤????????????!!!!!!!!!!!!!」

Chapter Text

2.

 

金亨材對世界的認知有點崩壞了。

 

過大的衝擊使他久久無法回神,就這樣愣愣地被拉到角落去待著等大腦建構新的世界觀,期間洪知秀還哀憐得過來拍拍他的肩膀。

 

大約過了半小時,金亨材還沒能接受人會變成浣熊的事實,但是已經緩過勁來了,他終於能靜下心思考,都說SVT喜愛開玩笑,這會不會是給他的見面禮呢,隱藏式攝影機之類的?

金亨材邊想著,便觀察四周尋找疑似攝影機的東西,但是他不是藝人,實在是對鏡頭不敏感,找了半天也找不出可疑的東西,只好作罷。

也許他們待會就會衝向自己開心的說隱藏式攝影機成功!還是先靜觀其變好了。

 

在金亨材大腦當機的那段期間,SVT已開始練習舞蹈了,金亨材便站在角落看他們跳舞,一邊感嘆孩子們的厲害,不過其中一直有人跳的不順遂,那人就是尹淨漢。

 

不是尹淨漢跟不上進度或掉拍,是因為一直有團東西在他腳邊竄來竄去,或巴著他的褲管不放,干擾他的動作,

 

「咑嘟!不要在這邊亂!去旁邊好好休息!」尹淨漢邊勉強坐做動作邊低頭跟浣熊說,然而崔勝哲似乎鐵了心要黏著他,現在已經整隻熊爬到他的大腿上。

 

看到這個情形,前面帶領大家跳舞的權順榮開口,「沒關係啦淨漢哥,你就跟勝哲哥一起去休息吧!」

 

「對呀哥,你們待會再練就好了,勝哲哥這種時候都最要你陪他了,不陪他等等他又要生氣了。」李燦跟著附和。

 

「哥~趕緊哄一下勝哲哥吧!不然哥一生氣又要把櫃子拆了。」夫勝寬說,真的很難想像小小一隻浣熊是怎麼把比他大兩倍的櫃子破壞的七七八八,雖然變成浣熊了,勝哲哥的一身怪力還是在的嗎?

 

尹淨漢手插腰無奈看向睜著圓圓黑眼睛貌似很無辜的浣熊,幾十秒後終於敗下陣來,

「好吧,那咑嘟你先下去,這樣我很難走路。」崔勝哲聽話的退下,但是依舊緊貼在尹淨漢腳邊,等到尹淨漢向牆邊走去,崔勝哲才邁開小短腿一晃一晃的跟上去。

 

尹淨漢一靠牆坐下,崔勝哲便撲過去一頭栽進尹淨漢懷中安分地不動了,就算尹淨漢對他上下其手,一下子摸摸蓬鬆的尾巴,一下子揉捏圓圓耳朵,都沒有關係。

 

角落的金亨材慢慢向兩「人」靠了過去。

 

其實金亨材很喜歡小動物,平時看到小貓小狗總要上前試試能不能親近一下摸個兩把,剛剛因為受到過大的衝擊壓根沒了靠近難得一見的浣熊的心思,現在看尹淨漢撸毛撸的歡快,他心也癢了起來。

 

「那個...」金亨材輕手輕腳蹲下,「我可以摸摸他嗎?」他小心翼翼的問,然而還沒等尹淨漢開口,浣熊就轉過頭來向著他呲牙咧嘴,拒絕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

金亨材被變臉的浣熊嚇得抖了下,而嚇完人的崔勝哲滿足的把臉埋回尹淨漢胸口。

 

尹淨漢對金亨材抱歉的笑了笑,然後用食指點點浣熊的頭,

「噠嘟呀!不要這麼小氣嘛!不然這樣好了,你給人家摸摸,我就親親你好不好?」尹淨漢用溫柔的聲音跟浣熊打商量,浣熊一聽到尹淨漢的條件,立刻扭過身伸長他小小的爪子抓住金亨材的手往自己身上放,允許後者摸他油亮的皮毛。

 

浣熊毛皮厚實,又柔又軟,手感好的不得了,很容易讓人摸上癮,可是還沒等金亨材摸夠,浣熊又用他的小抓抓拍掉他的手,表示摸毛時間到此為止,然後馬上抬頭向尹淨漢領取他的獎賞。

 

尹淨漢笑著親了親浣熊的眼鼻跟臉頰,邊親還邊稱讚浣熊,說他做的好,就像在哄自家寵物般。

 

金亨材看著這情景更是感到疑惑懷疑,雖然說他還沒相信這浣熊是崔勝哲,可以如果以這浣熊是崔勝哲的前提下,他們之間的互動也太親密了吧?這樣等崔勝哲變回人的話不會感到尷尬嗎?

 

金亨材還在思考他們的互動問題,尹淨漢又溫柔的跟崔勝哲開導,

 

「噠嘟,該變回來囉!你看我們舞蹈進度都快跟不上了,你也不喜歡這樣對吧?」

 

尹淨漢真摯的與浣熊說,從浣熊的眼中也看出有一絲猶豫遲疑,尹淨漢見有機會說服成功,又進一步開口,

 

「噠嘟呀,最近真的辛苦你了,等練習完我們去吃烤肉好嗎?晚上也會陪你的喔!」

 

浣熊聽到烤肉眼睛亮了起來,他點點頭答應,於是尹淨漢便抱起浣熊走出練習室,過了五分鐘後,兩個人影出現在門口,除了尹淨漢外,另一人不就是SVT的隊長,崔勝哲!

 

金亨材還以為兩人會對自己表示整人成功之類的話語,可是他們只是對自己點了點頭後便回到隊伍裡繼續練習了。

 

金亨材在他們練習的時候偷偷離開練習室轉了一圈,但是哪裡還有浣熊的身影。

 

所以………………剛剛的浣熊真的是崔勝哲嗎!!!!

 

歐邁嘎!!他剛剛摸的真的是SVT隊長的毛!!!

 

金亨材的世界觀又需要重新建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