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曺先生和戒指

Work Text:

周一,金厉旭戴了一副金色细方框眼镜,加上一贯的深灰色西装制服,看上去完全是小先生的样子。曺圭贤和金厉旭不愿住学校提供的宿舍,想有个自己的家,但学区房又很贵,便在稍远的地方买了房。这样就要买一辆车,曺圭贤喜欢喝酒,金厉旭就变成了经常开车的那个了。轿车在离着S高还有一个街区的角落停了下来。曺圭贤不想下车,他从早上就盯着戴着眼镜金厉旭移不开眼,那可是周末他亲手挑的。他解开了安全带,凑过去轻轻捏着小金老师的下颌吻了上去,小巧红润的唇瓣一下就能含在嘴里。
“嗯……圭圭,怎么了嘛……”金厉旭有点懵,为什么早上会在车里接吻,明明之前都没有这个习惯的。
曺圭贤伸手摘下那眼镜,吻吻小金老师细长卷翘的睫毛“因为很好看”再重新给他戴回去,倒是有点像摆弄洋娃娃一样,满意的看着他脸蛋上升起两朵红云。
“为什么……”金厉旭嘟囔着,一手搭在被皮革包裹的方向盘上,手指无措的在上面敲打着,看一眼曺圭贤的眼睛,被他的视线盯的心跳加速,就飘忽着把视线落在他眼下的泪痣上。
“没有为什么…”曺圭贤忍住坏笑,揉了揉金厉旭蓬松的短发“要迟到咯。”他直接从后座拿了便当包,背着包走了出去。

只是看着曺圭贤走远的身影和他略长的发尾,金厉旭还是按耐不住的脸红心跳。就好像上高中的时候第一次撞进他怀里一样……啊,不能想了脸要发烫了,明明都是深秋了……他赶忙把车窗摇下来,让略带凛冽的秋风帮他降温。
这样恶作剧一样的行为,偏偏是他喜欢曺圭贤的原因。熟练的把车停进学校的停车场,也忍不住在想,即使过去快十年,竟然还依旧能保持这样的心动……
从后座拿出便当包的时候,他才惊讶的发现,曺圭贤拿错了……这个企鹅图案的包才是他应该拿的,曺圭贤拿走的那个长颈鹿图案的里面有巧克力奶,是金厉旭最喜欢喝的,但曺圭贤每次都会被甜到皱眉……而这里面也有曺圭贤最喜欢的饭团来着……只隔着一个街区,中午去一趟也是可以的吧。看了一眼车上的时间才发现今天真的快迟到了,他抓了便当包就跑进了教学楼

“小金老师早——”
“早啊”
“小金老师难得迟到一次hhh”隔壁的钢琴老师和他很熟,忍不住调侃。
“是……是啊,差点睡过头了……”金厉旭尴尬的笑着,抓抓头发,就当是睡过头了吧……
“眼镜很好看哦”素描老师坐他对桌,温柔的笑着,轻声细语的说道
“噢,谢谢,我也是第一次尝试戴”
笑着和自己的同事们示意,就匆忙的准备一下,就去上课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金厉旭对着那个企鹅包发呆,怎么会看到企鹅就会想他呢。他打开手机打算刷刷SNS看看。
“小金老师……”
“嗯?”金厉旭还没打开SNS旁边就冒出了一个声音,桌面壁纸还是他拍的,毕业旅行时,夕阳下曺圭贤的剪影,于是他下意识按了锁屏键,抬起头才发现是上周新来的油画老师,因为同一个大学出身,所以两人聊的稍多了一些。
“眼镜很好看呢”
“谢谢。柳老师的裙子也很好看”
“我可以问一下吗,小金老师……谈对象了吗?”
“唔……”确实,金厉旭对于自己有对象这件事保密的很,毕竟对方是隔壁高中的老师,总觉得要避嫌才行。
“没有吗?”柳老师隐隐有点期待的样子
“为什么会问这个…”金厉旭有些不知所措
“只是……嗯,觉得小金老师很靠谱,长的也好……就是缺个对象?”
金厉旭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下意识瞟向那个企鹅便当包,便脱口而出“我……我有先生了……”
“先生……?”柳老师还有些惊讶,他有对象,还是先生。
“是的,呃,曺先生……”他此时有点后悔自己没戴戒指上班。
“啊……这样……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只是我有个朋友想让我介绍男朋友之类的……学校老师也比较靠谱嘛……”柳老师悻悻地点了点头
“没有没有……我从来都不说嘛……”金厉旭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柳老师离开之后,金厉旭打开聊天软件,置顶的聊天框还是Kyukyu。点进去就是两个人的对话,上一次还是上周下班的时候。有时候他很喜欢翻这些聊天记录看,不管是拌嘴还是甜蜜的对话,好像小松鼠储存的坚果一样,时不时就要翻出来看看,再好好珍藏起来。
“今天被人问有没有对象了^^”
打出这句话的时候甜蜜一丝一丝的从心底涌出来,从手指尖流到屏幕里。心念一动,把备注改成了曺先生,眼神也瞬间柔和了下来,指尖划过那几个字,我的曺先生。

刚刚给学生讲完题的曺圭贤伸了个懒腰,摘掉普通的黑框镜,揉揉鼻梁,才想起来看手机。但看到信息的他又不满的皱起眉来。尽管他知道只是办公室八卦。低头看看手上的戒指,简单的铂金戒指,一面是用碎钻点缀的漂亮水波纹,另一面刻着音符和一个公式,解出来是金厉旭的生日数字。他忍不住摸摸那纹样。而戒指里面一圈则有个画的很幼稚的企鹅。这是定制的对戒,另一个在金厉旭那里,同样的音符和数学公式,解出来是曺圭贤的生日,而内圈则是一只长颈鹿。

金厉旭看着自己光秃秃的手指,也想到了家里的那个戒指,但他几乎不戴,因为他总是丢东西。还在大学的时候定制的情侣戒就被他弄丢了,那是他和曺圭贤一起打工攒钱定制的,他难过的在操场哭了一个小时,眼睛都肿了,也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曺圭贤跑了大半个大学才找到这个小哭包,哄了好久才说再也不戴戒指了,所以这对婚戒说什么也不敢戴出来了。上课铃声把他从让人“羞耻”的回忆里拽了出来,揉揉脸蛋就去监督自习了。
另一边曺圭贤也盯着那条信息很久,直到上课铃打响也没有回复。不过下节他没有课,但要批改卷子。总之得想个办法才行,让金厉旭戴上戒指的办法。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金厉旭刚好没有安排。框镜是金属制的,稍微有些沉,他摘下来揉揉鼻梁。看着桌子上的企鹅包包,在没戴眼镜的视野里糊成一团紫色,可他仍能想象到那憨态可掬的企鹅样子。去找他吧,他把工牌装进口袋。S高和J艺高的老师经常互相代班,只要有工牌就可以自由的出入两所学校。金厉旭准备出门的时候隔壁的钢琴老师刚好回来
“准备吃饭了吗?”
“啊,噢,不是今天要出去一下”
“噢~有约?”钢琴老师是个幽默的女性,但意外的不是很八卦,只是很喜欢逗金厉旭玩。
“没……去,去送个东西,顺便……”
“那待会见”钢琴老师拍拍金厉旭的肩膀,笑眯眯的看着他
“好,待会儿见”被钢琴老师调侃的有点心虚,逃似的离开了办公室

到S高的时候,还没有打下课铃,金厉旭是知道曺圭贤的排班表的,提着企鹅包,在教室的后门看了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看到曺圭贤站在讲台上的样子了。还记得第一次曺圭贤试讲前的彩排,在一间空荡荡的大学教室里。学生只有金厉旭一个,他像个坏学生,小混混一样几乎不停的在捉弄那年轻的教师,以至于讲完曺圭贤就冲下来抱着他的腰一通抓痒,惩罚他不好好听讲。后来,第一次试讲的时候他好像也是这样,偷偷站在墙角看他。虽然有些紧张,可那模样一直刻在他心上,那种心动的感觉,在每次曺圭贤站在讲台上的时候都会像印记一样出现。
最近回忆变多了啊,怎么净是以前的事情。回过神来的金厉旭目光刚好落在讲台上那人的发尾,他该剪头发了……毕竟这样不知要吸引多少学生或者教师,当然也包括他……
曺圭贤的授课方式不算传统,偶尔的小玩笑也能让学生紧张的学习氛围轻松下来。伴着一阵学生的笑声,下课铃打响了,金厉旭这才意识到,自己本应该去他办公室等着的。不知不觉就站了好半天。

这个班他有点眼熟,似乎代过课,虽然是上学期的事情了。学生们一股脑从教室里的涌出来,他也有些挪不开步子,索性就站在教室门口,偶然有一两个学生认出他,就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走远的学生还在讨论为什么小金老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手里那个企鹅包。而几个眼尖的学生想起来,某次去曺老师办公室改题似乎在办公桌上见过。八卦是人类的本质,金厉旭和企鹅包的出现让也够了他们无聊高中生活里一整周的谈资了。

曺圭贤在跟数学课代表一起出门的时候才看到金厉旭,那小孩似乎很有眼力见,迅速就溜了,一口气跑到楼梯拐角,气都没喘匀还忍不住扒着墙角多看几眼。这可是大事件~!
“怎么来了”曺圭贤看到金厉旭的时候眼神陡然转得柔和了下来。
“还不是你笨蛋,拿错便当包了”两个人一边朝办公室走一边聊着。
“喔……好像下车的时候没有注意看”他也抓了抓发尾“一起吃吗?”
“办公桌不太好吧?”金厉旭瞟着曺圭贤的手指,纤长白皙的手指上套着那枚戒指。
“但校园里不是更不好了?”曺圭贤这么说着,却没觉得丝毫不好,宣示主权哪里都好——只不过学校不支持早恋,大概就这有那么一点不好吧。
“嗯……那就办公室吧……”金厉旭忍不住偷偷用小指勾了一下那戴着戒指的无名指,那上面有曺圭贤温热的体温和金属的凉。

办公室里的老师不算多,但金厉旭还是红了耳朵。桌上摆着任谁都能看出来是同款的便当包,几个老师也有点诧异,原来曺老师无名指戒指的另一半是隔壁艺高的老师。曺圭贤很少提自己的私事,大家看见戒指也就不多问了,很明显的已婚,最多问结婚多久了。今天这样明目张胆的一起吃饭,也算是某种程度的公开了吧。金厉旭这一顿饭吃的压力很大。反而曺圭贤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甚至想要得寸进尺的让金厉旭喂他一口。当然没有成功,只是被瞪了一眼。吃完饭收拾好东西,金厉旭就想跑了,被学生撞见就不好了!偏偏被曺圭贤握住了手
“怎么……”他看看曺圭贤又看看自己手,有点干燥,青筋微凸,没有伤口。曺圭贤的手指在他的无名指指节上摩擦着。
“戒指,真的不戴了吗”
“嗯……可我怕丢啊……”金厉旭下意识的软了语气轻声答着,又忍不住有点委屈,他也想啊,可是,就是没办法嘛……万一丢了,他这辈子就过不去了
“好吧……”如果不是办公室,他又想吻面前这个软软又小委屈样子的团子了……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金厉旭被通知下午要换一节课到最后一节,看来今天要让曺圭贤等了,他摸了摸那个企鹅包。他还是把那包带回来了,反正都拿错了。

最后一节课曺圭贤没有课,就早早走了,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个珠宝店,在店员的帮助下挑了一条普通的男式款银质项链。到J艺高的时候还有十分钟下课,曺圭贤就去了金厉旭的办公桌,办公室静悄悄的,没有人。
金厉旭的手机还留在桌面上,保护膜都有了裂痕也没有换。他随手拿了起来,他知道密码就开屏进去了,没有查岗的意思, 曺圭贤一直很相信他,只是好奇想看看。就算是平时也交换手机看,并不是大不了的事情。
解锁之后就是他的照片,红色慢慢爬上他的耳尖,果然还是这张,他很喜欢吧……即使看过几次还是觉得有点害羞,又十分喜欢。点开聊天软件,置顶是他,当然金厉旭也是他的置顶。只是这次备注不一样了。
“曺先生……”他下意识的低声念着
心中莫名产生了一阵悸动,他几乎能想象自己的小团子是如何念自己“曺先生”的。心满意足的把手机还原到之前的界面就锁了屏,留在了桌子上。

还有五分钟…曺圭贤抬头看了看表,有些迫不及待,但他也想看看金厉旭站在讲台上的样子。到达班级的时候,后门正是敞着的,大约是在通风,远远的看到了那个穿着灰色西装制服的人影,午后最灿烂的一缕阳光落在他的金色镜框上。
“他就应当是站在那里的”曺圭贤的脑海里再次出现了这样的想法“或者更大的舞台”他快走几步,趁金厉旭转过身的时候,站在了后门门口,竖起食指贴在唇边示意学生不要出声。

当金厉旭写完板书回过头就看到教室后面那个高高的身影,白衬衫,深棕色西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阳光落在曺圭贤的发丝上呈现一种金棕色,像王子一样。恍然他好像又回到大学,那个等他下课的身影……

“咳嗯……”他回过神来,也起了捉弄的心思“后面那位插班生能不能回答一下这里该填什么?”
突然被cue的曺圭贤当然不知所措,乐理题他怎么可能会答,还不如问他高数题……那家伙就是故意的。
“金老师,我第一天来,不要难为我了好不好?”明明是常见的辩解,落在金厉旭耳朵里还有点撒娇的意思。引得学生们也哈哈大笑。
“那你会什么?”
“我会送金老师回家”曺圭贤眨了眨眼睛又引来学生的一阵的起哄。恰好下课铃响了起来,金厉旭顿时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
“下课!”他红着耳朵说道“记得写作业!你,插班生,你跟我去办公室!”仿佛一只炸毛装凶的小猫。
“Yes Sir~”曺圭贤还不忘了回应,自然的冲学生们打打招呼就跟着金厉旭走了

碍于办公室有学生和老师,金厉旭不好说什么。到了停车场,他用钥匙开了车,又把钥匙猛地塞进曺圭贤的手里,然后抢先一步坐进了副驾驶的位子。曺圭贤被这一连串的动作搞得摸不清头脑,但还是自然而然的坐进了驾驶位。
“怎么了?不会生气了吧?”系好安全带,才侧头看看那小团子。刚刚的模样真的很像小混混呢……强买强卖
“生什么气啊……不是说送金老师回家的吗?”金厉旭一脸老神在在的样子
“金老师脾气这么大?”
“快开车!我饿了!”虽然态度不算好,但曺圭贤还是乐呵呵的开车回家了

晚饭也是淘气的插班生曺圭贤同学来做的,于是刷碗的变成金老师的事情了。刚好给了曺圭贤时间准备他的小惊喜了。从卧室里找出那枚对戒,穿进项链里,轻轻裹进掌心,长期没有佩戴的金属是冰冷的,等下不要冰到他就好了……他蹑手蹑脚的走进厨房,看着那个围着围裙刷碗的身影。“咳嗯……小金老师?”
还剩下最后一个碗,金厉旭刚把碗放在碗架上就听到这不熟悉的称呼。
“什么啊?”他摘掉手套和围裙,慢悠悠的转过身来
“你的曺先生为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曺……咳咳……曺先生……”他怎么知道的,自己明明才改的备注“你……你偷看我手机了!”虽然金厉旭并不表示反感,本来就是没事会互看手机的类型。
曺圭贤也不否认,只是摆出熟悉的企鹅笑——伸出手,在金厉旭面前摊开
“喏,我希望你能戴着它……如果不能戴在手上的话,至少……这样挂在脖子上不会丢吧?”
看着那项链,金厉旭有些发呆,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戴上了……但曺圭贤给他想了一个办法。他不是不愿意戴,只是呆呆的点头让曺圭贤帮他戴上了。戒指和项链触及皮肤的瞬间不是令人讨厌的金属,而是被体温感染的温暖,好像把上午手指感受的那一点温凉的触感融合在了一起。
“嗯,好看……”曺圭贤满意的看着金厉旭脖子上的项链。
“真的吗?”金厉旭终于回过神来,疑惑的看着曺圭贤,刚刚在他手上的时候看着是不差……就迅速跑进卧室,对着镜子查看,衣服还是今天的白衬衫没有换,领口却多打开了一些。曺圭贤插着口袋慢悠悠的走进卧室,倚着墙看着那对着镜子摆弄的身影。
“是很好看……”戒指不算大,刚好像个挂坠。
“这样丢不了了吧?”曺圭贤走到金厉旭身后,展臂轻揽人的腰,蹭蹭他的深棕色短发“很好看……”
“可是……”金厉旭在人怀里就放松了下来,却想到刚才曺圭贤说曺先生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偷看手机了!”不要以为用项链就能蒙混过关啊混蛋……
“你喊我一次曺先生,我就告诉你。”
“什么……什么啊!!你就该告诉我!还提条件!”他气得捏一下环着自己腰的手臂。
“啊……疼!小金老师为什么体罚学生啊!!”
“体罚个屁!你快回答,什么时候看见的!!”
“你说一句曺先生嘛……我想听……”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改……”金厉旭又变成了炸毛的猫咪 or 小区混混
“好了好了……我说我说……”曺圭贤握着金厉旭的肩膀把他转了过来轻轻抵着额头“报告老师,我是在你上课的时候在办公室看到的,完毕”
“……”果然,不出所料,其实什么时候偷看的都无所谓,这样看似没有营养的推拉对话也是倾诉爱意的一种,比起更直言的“我爱你”落到嘴边就变成了一句软糯糯的“曺先生”他小声的补了一句“我的曺先生”就埋在人颈窝里不出声了。曺圭贤被甜的心都要化了,只是捏捏人的后颈和柔软的发尾。
“曺先生会一直,一直喜欢小金老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