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太陽族的新娘

Work Text:

「我還在等你的答案。」

白色西裝的新郎高大俊朗、白晳的臉有着俊美卻溫和的五官。可是此刻陰鷙的神情和炙熱的目光,卻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我的心只屬於我自己,誰也不能強迫我。」說罷Gun轉身就要離開,可是Off 用力的一把拉住他。黑色短身西服只蓋到Gun上腰,一轉身,纖細的腿和挺緻的渾圓便在黑色的長褲包裹下被一覽無遺。

「看鏡頭,我們正在拍婚紗照,不是嗎?」Off一手環着眼前人的肩膊。想逼使對方望向鏡頭。可是對方就是把臉別過去,不願意有半點讓步。

面對着不肯就範的Gun,Off也沒有動氣,只是一手抬起他的頷,逼使眼前的人不得不看着他。「害羞了麼?你的心跳很急呢,就像我一樣。」

「Off Jumpol,你不要欺人太甚。」倔強的聲音表達着不肯屈服的態度。圓圓的眼睛恨恨的瞪着對方,彷彿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成碎片。

「看來你不喜歡拍婚紗照啊?要不我們拍點別的可好?」Off勾起一邊咀角,一手把對方按倒在後方的床上,隨手把領帶解下來把Gun的手腕綁緊,並固定在床頭的通花鐵柵掛着的手拷上,超熟練的技巧既不弄痛對方卻又令對方難以掙脫。

「渾蛋,你想怎樣?」Gun倔強的聲音已禁不住帶點哭意。

「拍攝也可以有很多主題,像是紀錄片?」Off不緊不慢的語調令人恨得牙癢癢的。「每次看到你穿黑色小禮服,總是選這種外套短短的。長褲緊得臀形都顯露了,還總是不知死活的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真的覺得我只能彆着?」

說罷,Off 在Gun緊盯下慢條斯理地脫下白色的西裝褸,隨手拋到地上,然後解開襟口的兩顆扣子,再轉而處理手腕邊的袖扣。全程目光都輕挑的盯着床上的人。

「別掙扎了。既已來了你哪都別想逃。」

「你別靠過來。」Gun目光完全不能離開眼前的人,看着Off走到床邊,Gun禁不住激烈的掙扎,想也不想,便一腳踢向靠近的人,可惜徒勞無功,反而輕易的被握住了腿。

「你的腳真漂亮,連拇指都這麼可愛。」說罷便在腳背上輕吻了一口「真讓人急不及待。」無視Gun的抗拒與掙扎,Off輕易的便把Gun的褲子退掉,並把腳踝以手拷扣到床尾的柵欄上。

眼前是一場視覺的盛宴,雪白的床單上躺着上身的人兒臉色紅艷,豐厚的唇更像是充了血,唇珠彷彿是一顆熟透待享的櫻桃。上身的小禮服和襯衫因扣子被扯掉已全部敝開,少年感的肋骨和胸前的紅潤一覽無遺,一絲不掛的下身是修長纖巧的腿,和那已半勃的分身。

「不要用你的髒手碰我!」Gun怒吼。

「遵命。」隨即Off把一個小小跳蛋,沾了點潤滑便輕易的塞進了Gun的甬道裏。

「混蛋!」
「繼續罵,不要停。」雙手真的沒放到對方身上, 只是說罷便俯身一口含着已半硬的小東西並按動了跳蛋的控制器,根本不給Gun反應的時間。Off弄得十分有技巧,把舌頭從根部舔到鈴口,然後張嘴含住了冠頂,整個深咽下去,傘頂頂着的Off的喉嚨,柔軟熾熱濕潤的口腔緊緊擠壓着柱身,把Gun整個都包裹着,吞咽沒有很快卻深刻。身後的小球持續刺激着,令人渾身發軟幾乎不能發出一絲抵抗。

Gun往身下看下去,看到的是明明一身白色穿着小馬甲、英俊無比的新郎,本應應在莊嚴的教堂和美麗的新娘進行神聖的儀式,此刻卻在他的身下給他咬。從他的角度看不見身下的人的樣子,只看到濃密的髮頂和脖紅的耳廓,卻已是十足的視覺衝擊。

這樣模糊的念頭只一閃而過,快感便鋪天蓋地的向Gun湧來,一浪接一浪。感受到口中的跳動,忽然Off一頓猛吸,並把跳蛋瞬間調至最高檔,不論前方還是身後的刺激都過分得令Gun完全失控,腦仁一麻,瞳孔放大,便直接射了在Off的嘴裏。

Off色氣十分的把目光對上Gun,在他的注目下緩緩的動着喉嚨,把口中的東西吞下去,並伸出舌頭,舔了一圈濕潤的咀唇。

「該到我的時間了吧?請問…介意我先脫衣服嗎?」Off裝模作樣的問道。邪氣的笑容份外礙眼。

「你敢…」斷續的喘息聲不若言語間的堅定,反像虛張聲勢。

「不脫就不脫,我還是可以好好滿足你的。」眼看身下的人已無力反抗,Off抽掉Gun身內的小玩意,解開腳踝的手銬,愛惜地磨梭的小腿肚子,分開了Gun的雙腿,讓它們環着脖子勾到肩上,再仔細地舔吻着Gun的大腿,以吮吻印下一圈圈玫瑰花瓣般的吻痕。

明明剛射過應該萎頓的分身在Off的挑逗下又慢慢抖震的抬了頭。吻痕遍了雙腿,纖巧的腰肢,Off攥着小禮服的襟讓Gun不能閃避。肆意啜吻着泛着潮紅的胸口和鎖骨,最後Off解開手扣,把被白領帶綁着的雙手圈到自己的脖子上,慢慢的沿着鎖骨舔上脖子再吻上耳廓,以滿含情慾的低沉嗓音輕輕的貼着耳邊道:「好好感受我吧。」說罷便然拉開褲檔的拉鍊,拔出巨大的性器對準水滋滋的穴口,挺腰進入,直到兩人緊密相連。

「啊......」Gun大叫了一聲,濕潤的眼角終究忍不住流下淚珠,由於兩人抱得緊貼,Gun能深刻的感受到襯衣白色的布料磨擦着他的皮膚,冰冷的貝殼扣子隨着晃動不斷的刺激他的身體,特別是刮過他胸前的茱萸時更令他禁不住咀裏的呻吟。Off的推進緩慢但很深,Gun能感覺到肉棒慢慢地撐開他的甬道,推進到底的時候冰冷的拉錬金屬齒軌幾乎完全按在他的鼠溪處,甚至可能留下拉錬齒的壓痕。兩人相連之處傳來黏膩的水聲,因布料的阻隔,身體的每個磨擦、股間每次相撞都只有隱晦的撞擊聲。

「嗯、嗯、啊、啊...別碰那邊...不...」Gun渾身都泛紅,聲音裡帶上哭腔,Off似乎格外喜歡折磨他,一直反覆頂弄他的敏感點,他的肉棒不斷顫抖着吐着前列腺液,強烈的刺激讓他渾身發燙。

「Gun想要怎樣?」Off語調都明顯開始帶點不穩,不若剛才的游刃有餘。但依然佔着上風「求我?」
「求你...別...」
「啊...慢點...嗚...不要碰那邊......」
Gun扭動着腰想要躲開,眼淚已打濕了Off襯衫肩膊的布料,無奈自己緊綁的雙手正緊緊的圈在對方的頸,雙腿被對方抓住,此竟Off毫不留情的加快了速度狠狠抽插,每下都頂到敏感點上。Gun帶著哭腔的叫喊與撞擊的聲音曖昧的混在一起。

「Off Jumpol...變態... 畜生…你...啊、啊、啊...啊!」

叫到最後,Gun雙腿緊繃,忍受不住這樣強烈的插入,竟在雙手被捆住的情況下被刺激得高潮了,整個人劇烈顫抖,肛口和他本就緊致的涌道也隨之不斷的強烈收縮,Off低吼了一聲,險些失守。

高潮的快感還沒褪去,Gun便感覺到了不對,明明後穴還敏感的不行,Off居然還往那邊頂!

「不要...不要...」

Gun不斷的扭着腰想要打斷他的動作,Off似乎按捺不住了直接將他翻過去,換成後入的方式,抓住他的腰深深的進入了Gun。

「不行...嗚...不行...Off…不要...」Gun 掙扎着想向前爬逃避刺激,但Off卻壓根兒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讓我好好抱抱你吧。」

Off從後面親密的抱起Gun,並把Gun的後領拉下了一點,露出優美的後頸線。Off不由自主的深深吸了一口然後吻上去。
「這漂亮的脖子只讓能我看、只能給我吻、只能有我的痕跡,明白嗎?」
與溫柔的語氣相反,巨棒一點也不客氣的一次次貫穿身下的身體。新的快感很快又再湧上來,Gun繃緊腳尖,不自覺地張開了嘴,留下水潤的唾液。

「真的...不行...Off...真的要死了...不...嗯...」
Gun咀裏含糊不清地抗拒着,身體卻相反開始不由自主的配合,Off加大了抽插的程度,整根沒入時鴿蛋大的傘頂總狠狠的研磨過那處凸起才捨得退出去,退出又總是幾乎全根拔出,只為能再一次的深入。火熱的甬道被一次次撐開、摩擦再填滿,Gun彥只覺全身有一種難言的戰悚, 彷彿電刑貫穿全身。

Off持續抽動着,直到Gun的分身又顫顫巍巍的站立起來。

「我是誰?」

「Off Jumpol...哈啊...Off...嗯...P’Off、P’Off...!」

Off放慢下來,變得有一下沒一下的抽插着,還故意避開Gun的敏感點。

「不對,Gun,再給你說一次,我是誰?」Off到此刻還是不肯放過他。

「Papii…Papii…Gun的Papii…」Gun終於屈服,給出了令人滿意的答案,Off便再也不折磨他,全力開幹。

Gun不斷叫着Papii,敏感的地方被不斷頂撞,快感像浪潮一樣將他吞沒。他滿臉潮紅,被束縛的雙手奮力掙扎,腳趾蜷縮,沒有被觸碰下還是被操射了。

「嗯......」

感受到身下強烈的絞緊,Off的眉頭皺得死緊,放開抱着的人,手改圈上對方纖幼的腰肢,加快了挺腰的速度,身下人喚着他的聲音充滿情欲地,讓他十分滿意,堅硬的分身最後猛烈地抽插了一陣子,便全數射進Gun的身體裏。

GUN渾身泛紅,半閉的雙眼含淚,咀角敞着口水,全身沾滿了他和他的體液,正在高潮的餘韻中喘着氣。

「Gun…」Off也沉醉在餘韻當中,解開了Gun手上的束縛,打算好好把人抱進懷裏。誰知啪一聲,手背便吃了一個巴掌。

「都說不要了你這是不懂人話嗎?」Gun紅暈未退,發怒的聲音咋聽像是嬌慎,但當中的一絲認真已令Off心頭一震。「我都到了你還要繼續,你是想弄死我是嗎?!」

「不是啊…寶貝明明你就很喜歡啊!不是你看着我劇中這身白色禮服造型覺得很性感嗎?說要和我西裝play一下還不讓人脫的是誰啊。」Off討好的賠笑。「這戲服搞來得不易,還好寶貝你喜歡。」Off嘟嘟嚷嚷的道「還有那些道具…也是找了好耐 ㅠ.ㅠ」

「你的搞來不易,我的就可以隨便對待?」Gun怒從心上起。「幹嗎扯壞我的扣子?!??!這套衫是限量版!這位設計師已經不在這個牌子當Creative Director!有錢也再買不到!」說罷一腳把Off踢下床。「你給我把扣子找回來!少了一個你以後都不要上床了。」

於是穿着性感白禮服的boss Thawin只收拾好房間的玩意,把根本沒有開啟的相機收好,然後苦哈哈的找了一整晚扣子…